Don't Miss

為何她要離開科技行業?

By on February 26, 2015
資料圖片,作者:Nemo

資料圖片,作者:Nemo

今年獲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的演員Patricia Arquette,在頒獎典禮上高呼美國女性的薪資和權利應與男性平等,但走在時代尖端的科技行業,卻似乎没有性別平等的工作環境。

美國《Los Angeles Times》報道,有能力的女性大批離開科技界,報道訪問了從事科技界15年的女性Ana Redmond,她擁有數學及科學的專業知識,又精於寫code,入行時很期待自己可改變世界,但2011年,在她晉升管理層之前便離開了。

專業女性被同事排擠

現年40歲的她說,感到自己的男同事是在反對她,「他們很像在每個階段在排擠我出去。」

她憶述自己有一次為公司的旅遊網站建立了新搜索系統雛型,為公司解決問題,可是她的男上司卻指她未經批准便行事,只有公司網站設計師才可更改這類系統,而他們一律是男性,最後這個項目交予他人跟進,她自己被改派較没趣味的項目。

這並不是個別事件,Redmond留意到自己總被不起眼的原因拒絕,她負責的項目總是被忽略或交予他人。她離開後,開展經營教育App的生意。

Garann Means是從事科技界13年的女性,她也離開工作,因為她感到其工作環境不歡迎女性甚至懷有敵意。36歲的她現時在羅馬從事文學創作,被問到怎樣才回到科技行業,「最主要的是專業道德,能夠互相尊重彼此才是重要的事。」

根據業界組織Code.org的統計,到2020年時,美國有關電腦的工作職位會倍增至140萬個,如果女性持續離開科技行業,人手短缺的問題將會更嚴重。

去年夏天,Google、Facebook、蘋果及其他大型科企發佈數據指,科技部門員工的男女比例是4:1,報道指科企應多聘請女性及少數族裔,過去數十年,科企的勞動力主要是白人及亞裔人,他們大部份是男性。

有能力的女士大批地離開科技界

現時不少項目鼓勵女生及少數族裔在青年階段去學習科技,但在這些努力背後,很少人去討論一個事實,就是有能力的女士大批地離開科技界,就算有幾多女性去加入都填補不到不斷流失的情況,尤如你去嘗試掩蓋在漏水的水桶。

2008年哈佛大學一個研究發現,從事科學、工程及科技行業的一半女性,會因為不友善的的工作環境而離開。她們總感到以男性為主的工作文化是「不友善」,自己被孤立,欠缺清晰的工作前景,去年的同類研究,發現問題没有太大改善。

社交網站Pinterest的27歲女工程師Tracy Chou,憶述自己在上一間Startup工作時,被拒絕升職,因為她的上司認為新聘的男同事比她好,當Tracy Chou要求上司給予解釋時,對方只說了句:「我感覺那位同事做事比妳快。」

Tracy Chou說,公司的人覺得自己甚麼都不知道,「把我排拒在對話以外,不相信我的想法,這些事情加起來,這像是潛在的性別偏見。」

Tracy Chou Linkedin圖片

Tracy Chou Linkedin圖片

一個鼓勵女性投身科技的組織Women Who Code,其負責人Alaina Percival表示,「發生的問題看來是小事,你不會一時間去抱怨,但當這日復日的發生時,像把妳排擠在團隊以外,讓妳自己在質疑:這一行真的適合我嗎?」

這些情況不只發生在女性的員工身上,女性企業家亦面對同樣問題。

Wayne Sutton是「BuildUp」的合伙人,一間專門發掘女性及少數族裔創立的公司,Sutton是一位男士,他時常看到女性被不公平對待,近來看到一名女性在風險投資面前介紹自己時,對方卻認為她應找一份工作,不是展開一盤生意,該投資者說,「因為妳不會成功的」。

Sutton表示,這類情況傷害到企業家的自信心,「有人去質疑你不能成為成功的企業家,你不必要去讓這些說話困擾你,但這些都是不必要的行為。」

應作系統性的改變

報道指,目前没有公司能有方法留住女性員工,不少跨國科企嘗試不同方法去保障女性員工,例如Pinterest科技團隊有21%是女性,公司開設工程晉升委員會去確保没有人被忽視,性別、種族及喜好不應成為晉升的優先考慮因素,亦有負責聘請的專員去確保多元化。

Facebook則有15%同類的女性員工,該公司會召集全球的女性員工出席講座、工作坊,亦會讓她們組織自己去分享知識及經驗,及為員工提供特別福利,例如4個月的有薪產假,當女性員工返回工作崗位時,亦會有免費的指導班。蘋果則有20%的科技部門的女性員工,但該公司没有回應《Los Angeles Times》如何解決此問題。

加州大學法學院教授Joan C. Williams是《What Works for Women: Four Patterns Working Women Need to Know》的作者之一,她表示,敏感性訓練、輔導、商討技巧的指導這一類措施作用不大,企業應研究甚麼偏見在防礙女性向上流動,制定相應方案,而不是舉辦單一的訓練課程,企業應作出系統性的改變。

Williams以Google做例子,該公司的數據曾顯示,女性員工晉升數目較男性的少,員工需要毛遂自薦以求晉升,女性員工卻被拒絕,Williams研究發現,女性被視為應表現得「謙遜」,若做出被男性認被「進取」的行為,就會受到責備。之後Google開始在工作坊中,邀請女性管理層為各員工作指導,讓男女員工懂得有效地推薦自己,晉升推薦之間的性別差異便消失了。

縱使現時有女性在跨國科企擔任掌陀人,例如雅虎行政總裁Marissa Mayer,及IBM的行政總裁Ginni Rometty,但男性主導科企仍是大多數。科企的營運副總裁「Infomous」Scarlett Sieber表示,即使女性在公司擔任行政總裁,不代表問題解決了,旗下的男性員工應該幫忙締造良好的工作環境,推動女同事晉升,不要倚賴1%的女高層去做此事。

來源:Los Angeles Times

延伸閱讀: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