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鐘錶大王孫高鼎國 獻計再工業化 效法新加坡瑞士 發展自身產業鏈

By on August 1, 2022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周一人物

近年政府大力提倡推動本港「再工業化」及創科產業發展,務求在地產及金融以外,讓工業成為本港的第三大經濟支柱。曾獲香港青年工業家獎的華明行執行董事高鼎國(Geoffery)認為,香港必須再次發展生產市場,參考新加坡及瑞士例子,再推動產業鏈。身為鐘錶業第三代,眼見現在流行的Green Finance(綠色經濟)勢頭正盛,惟相信未來知識產權經濟(IP Finance)在港也大有作為。

商場上「快人一步、理想達到」,已故「鐘錶大王」李惠利外孫Geoffery的商業觸覺,早於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時期已顯露,九十年代末市場仍未知電競為何物,喜歡打機的他已有先見之明,在1999年讀大三時選擇休學兩年,從事電競相關業務,「嗰陣啱啱開始有啲網上(電競)比賽,我見啲人(主辦方)搞得好鬼差,不如自己落手,期間搞過啲幾百人嘅比賽。」

華明行執行董事高鼎國認為,本港必須推動再工業化,才有助走出產業單一化的困境。(黃勁璋攝)

華明行執行董事高鼎國認為,本港必須推動再工業化,才有助走出產業單一化的困境。(黃勁璋攝)

休學搞電競 女友鬧分手

走在市場尖端的Geoffery,當時想創立一個類似Steam的數位遊戲平台,然而那些年網絡速度及遊戲發展未夠成熟,於是他的平台主力提供SaaS(軟件即服務,當年叫ASP)服務,沒多久即獲日本電子遊戲巨企世嘉選用,可是後來科網股爆破,他原本仍未想放棄,卻被當時女友(現任妻子)使出撒手鐧,「佢話『喂你好似未畢業喎,不如你畢咗業先,否則我就同你分手』。」

未婚妻之命不可違,Geoffery重返校園,完成最後一年大學課程,2002年畢業後,收到投行摩根大通聘約,不過他打算累積企業管理經驗,遂選擇加盟美國一間由台灣人創辦的中小企,公司兩大業務分別是把台灣角子老虎機,銷售至美國原住民印第安人地區;以及代理日本一款自助印相機(即一男一女拍照後,會得出模擬兩人寶寶合成照,香港亦曾引入),「老闆無擺我去任何部門,叫我行行企企先,睇下想做乜就做。」

2014年Geoffery當選香港十大傑青(右二),時任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中)為頒獎嘉賓。(受訪者提供圖片)

2014年Geoffery當選香港十大傑青(右二),時任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中)為頒獎嘉賓。(受訪者提供圖片)

如是者過了2、3個月,當年他任職的公司已買斷該款自助印相機技術,並準備更新至新平台,「但佢哋一直搞唔掂,我之前做過(電競)呢方面嘅嘢,最終幫佢哋解決咗,而家講返轉頭,其實即係今日嘅商湯(科技)嚟」,惟他直言當年受技術所限,人臉識別只有60多個點,如今已可以做到幾萬點,若以現今科技再次實現,結果相信大為不同。

2004年,已成家立室的Geoffery,因外父身體狀況欠佳,決定與妻子回港發展,幫手打理華明行這盤家族鐘錶生意,當時正值沙士疫情後,內地開放自由行,本地零售業迎來機遇,他形容2004至2014年,是大中華區鐘錶業的「黃金十年」,然而花無百日紅,「我自己知道,2014年應該都係自然增長嘅最後一年。」

職業訓練局與香港鐘表業總會推出職學計劃,培育生力軍;2014年時為香港鐘表業總會主席的Geoffery(前排左)簽訂合作備忘錄。(受訪者提供圖片)

職業訓練局與香港鐘表業總會推出職學計劃,培育生力軍;2014年時為香港鐘表業總會主席的Geoffery(前排左)簽訂合作備忘錄。(受訪者提供圖片)

「感覺到銷售開始吃力,你賣到啲貨畀客(零售商),但啲客賣唔到出去,而且仲未體會到,依然不斷開舖,市場上囤積咗好多貨,之前市場增長得太快,大家搵到錢,仲未知個危機已經迫在眉睫。」他不諱言,自2014年至今,業界面臨不少挑戰,尤其近年新冠疫情,「我哋做錶,有一部分係靠免稅店,遊客衝動消費,嗰度無咗啦,加上內地內銷成本高咗好多,又有電商同埋智能手機衝擊,所以環境係吃力。」

製造業升級 重點在人力

鐘錶業是本港四大工業之一,投身業界多年的Geoffery,對本地工業發展自然份外上心,近年港府提倡「再工業化」,提出製造業升級轉型至「工業4.0」,他認為再工業化是必須,因為產業單一化太嚴重,又相信香港一定要再次着眼生產市場,參考新加坡及瑞士例子,發展產業鏈,「我哋做瑞士(錶)生意,瑞士其實同香港好似,你諗吓瑞士工業有乜?手錶、朱古力……佢哋做到,點解香港做唔到?」

Geoffery(中)與藝人張涵予(左)和徐子珊(右)出席瑞士「英納格一百周年紀念晚宴」。(受訪者提供圖片)

Geoffery(中)與藝人張涵予(左)和徐子珊(右)出席瑞士「英納格一百周年紀念晚宴」。(受訪者提供圖片)

儘管本港地少人多,他直指土地並非限制工業發展的原因,且現今工業根本不會大量佔地,很多著名品牌的廠房都不大,真正成本是人力資源,最困難的關鍵是如何發展出一整條產業鏈,因此他自2014年開始努力推廣工業發展,提升大眾關注,香港如何善用地理環境優點,推進再工業化。國家《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出,要支持香港建設區域知識產權貿易中心,Geoffery說,香港先天優勢包括國際服務業、金融體系、科學人才等,而在全球三大專利市場(歐洲、美國、中國)中,惟中國進出另外兩個市場有困難,香港可充當中間橋樑,大力發展專利平台。

他指出,現今全球市場皆在競爭專利,「美國制裁你幾個產品都可以搞掂你中國」,因此香港應研發屬於自己的專利,待再工業化時才可迎來高增值機會,而今時今日專利涉及的範圍甚廣,不單是register(註冊)和protection(保護),「以前講licencing(許可),現今已經再下一步,即trading(貿易)同financing(融資)。」

高鼎國稱,現今流行發展Green Finance,不過相信未來5年IP Finance也會急速發展。(黃勁璋攝)

高鼎國稱,現今流行發展Green Finance,不過相信未來5年IP Finance也會急速發展。(黃勁璋攝)

看重IP Finance 向財爺建言

「Trading講緊專利交易同買賣,呢個我覺得係香港未來可以做到一個好好角色,你知香港(人)最叻做買賣,另一樣就係financing,香港做磚頭financing一向好好,如果我哋可以encourage(鼓勵)呢啲無形資產,向bank financing方向發展,咁我哋個創新、創科環境就會好好多,支持啲科學家、創業家。」Geoffery如是說。

習慣早着先機的Geoffery又稱,現今流行發展Green Finance,不過相信未來5年IP Finance也會急速發展,「到時真係成功,你記住寫返我係第一個同你講(笑)。」身為上海市政協委員,他今年初曾向財政司司長提交計劃書,提供IP Finance意見,「上海3年前就以IP Finance為重點工作,呢樣嘢係重要」,惟目前港府只單純地資助專利註冊,然而trading和financing要考慮如何加入價值、保險、融資、風險評估,matchmaking等,可謂機遇處處。

採訪、撰文:許鎮邦 攝影:黃勁璋、受訪者提供

0801_P23

更多「周一人物」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