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Preface Coding度身教編程 一對一授課 高管學員多

By on October 2, 2020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創科年代編程知識倍加重要,尤其在新冠疫情衝擊下,企業數碼轉型步伐勢必加快。編程教育平台Preface Coding創辦人及行政總裁盧炳棠接受訪問時透露,公司目前每月營業額增長平均超過一成。他對公司發展前景有信心,豪言編程將來會成為白領上班族必須具備的技能。

相比起坊間的編程學校,Preface Coding以「去中心化」招徠,平台會為學員配對導師,進行一對一授課,可選擇網上遙距學習或者面授,上課地點自由決定,「可以是學員的居所,亦可以是任何一間咖啡店。」

目前平台有近千名導師,他們既有IT人,亦有一些專業人士,甚至是因家庭緣故而離開職場的高學歷媽媽,經訓練後成為編程導師。在導師指導下,學員會用40節課堂、每節2小時的時間,學習以Python程式語言,建立機器學習模型或網上預訂平台。

盧炳棠認為,編程知識的地位,將跟英文同樣重要。(何澤攝)

盧炳棠認為,編程知識的地位,將跟英文同樣重要。(何澤攝)

5年內中環人要識Python

具體學習內容可按學員實際需要而自訂,例如一位本身從事市場營銷的學員,他可以學習建立一個機器學習模型,幫助他評估網民會否點擊網上廣告;銀行從業員則可學習以人工智能(AI)科技,評估貸款申請人會否拒絕還款。此外,導師和學員均要透過平台系統,評估學習進度,以便系統透過AI演算法,分析相關數據及其他學員的類似情況,再決定下一節課的教材。

盧炳棠續指,Preface Coding的學員以企業中高層管理人員佔多數,希望透過課程掌握編程技能,方便以數據作重要決策。

他亦見過有科技初創創辦人,由於負責開發系統的技術總監(CTO)離開團隊,於是報讀課程,希望用最短時間惡補編程知識,以便率領團隊及接手系統開發工作。

Preface Coding提供一對一授課,學員可選擇網上遙距學習或者面授,上課地點自由決定。(何澤攝)

盧炳棠開設的Preface Coffee,日間是咖啡店,晚上不時舉行編程工作坊,格局有別於普通咖啡店。(何澤攝)

Preface Coding起初主攻兒童編程班,採用傳統課室教學模式,看準新世代家長願意花錢讓小朋友學習新知識。

如今Preface Coding增設一對一成人編程課,因公司向企業提供員工培訓期間,發現在職人士對編程教育亦有需求;且明白港企在數據應用未夠完善,管理人員如想取得某些重要數據作業務決策,或需得到負責IT或網站架設的同事協助方能成事。若管理人員具備編程知識,便可自行透過簡單程式碼,盡快讀取所需的公開數據或表格式資料,並把它轉化成清晰圖表,一切不假外求。

「等於數十年前,不少公司會設立特別部門,專責撰寫英文信件,後來人人都識英文,自然不需要類似部門存在。」盧炳棠大膽估計,「未來5年,『中環人』都需要懂得Python。」他認為,疫情催谷企業數碼轉型及電商發展,對軟件工程師有一定需求,但更吃香是同時具備編程、數據分析及商業技能的數據科學家及網絡安全人才。

盧炳棠開設的Preface Coffee,日間是咖啡店,晚上不時舉行編程工作坊,格局有別於普通咖啡店。(何澤攝)

盧炳棠希望透過開設咖啡店,吸引更多人關注編程技能的重要性。(何澤攝)

擬拓海外瞄準移民港人

身為編程教育平台創辦人的盧炳棠,對編程教育以至公司前景感樂觀,但他不諱言,公司此前曾有種子輪投資者,對公司營運模式頗有意見,認為一對一教學模式,不及「一對四十」的傳統課室教學具成本效益。投資者更希望,盧炳棠能夠廣開分校,吸納更多學生。

然而,盧炳棠始終主張更具針對性的一對一教學,「很多教育科技產品都是用於強化學校教育制度,但當代學校基本上是工業革命的產物:學校一響鐘,學生就要停止活動,要上洗手間就一定要舉手問准老師,跟工廠一樣。」大約一年多前,他開始將Preface Coding業務,擴展至東京和倫敦。

由於意見分歧,盧炳棠向該投資者回購股份,並在去年完成約300萬美元的A輪融資,目前公司正準備籌募B輪資金,目標金額為500萬至800萬美元,期望利用新資金加強在倫敦的投資,以及把業務拓展至悉尼,在新一輪港人移民潮下,瞄準當地港人留學生和移民市場。

採訪、撰文:陳子健

延伸閱讀:

AI大數據沖咖啡 分析時事調節口味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