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大數據沖咖啡 分析時事調節口味

By on October 2, 2020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盧炳棠坦言,香港最重要的是科技應用,最需要的是懂得利用科技下決策的人。(何澤攝)

盧炳棠坦言,香港最重要的是科技應用,最需要的是懂得利用科技下決策的人。(何澤攝)

除了編程課,盧炳棠也在天后開設Preface Coffee,日間是一間咖啡店,晚上則不時舉辦編程工作坊。除了講解編程知識,亦會邀請不同企業負責人,分享他們以科技改善業務的心得。

Preface Coffee近日力推人工智能(AI)大數據咖啡,從網絡抽取跟香港有關的熱門推特文章(Tweet)及新聞報道各100條,再透過自然語言處理(NLP)技術加以分析,得出一個快樂指數。數據每3分鐘更新一次,咖啡師會按照當刻的快樂指數調配咖啡,「如果快樂指數較低(即是較多天災人禍等負面新聞),咖啡師便會沖調出較甜,或者果味較重的咖啡,藉以平衡負面情緒。」

盧炳棠坦言「香港的新聞通常都令人不太快樂」,系統後來亦把一些熱門環球新聞納入指數計算範圍,希望減少偏見。然而,本地新聞的比重較高,佔大約六成。即使經過改動,以100為滿分的快樂指數仍然長期偏低,「最高有80多,但大部分時間低過50,最低見過只得10多分。」

他估計,原因之一是系統在NLP情感分析(Sentiment Analysis)過程中,認為「Coronavirus」之類本來屬於中性的常見詞彙是負面詞,因而拖低指數。若當天的新聞報道充斥「catastrophic」等字眼,快樂指數會更加低。

咖啡店按大數據分析快樂指數,調製咖啡的果味及甜度。(何澤攝)

咖啡店按大數據分析快樂指數,調製咖啡的果味及甜度。(何澤攝)

港最需要科技應用人才

除了參考快樂指數,咖啡師亦會依據客人落單時間及實時氣溫,調節咖啡的熱度。假設此刻天文台錄得天后一帶氣溫為攝氏30度,咖啡師就會炮製沒那麼熱的咖啡;客人黃昏點的咖啡,其咖啡因則較低,避免影響客人睡眠。盧炳棠強調,上述只是公司制定的沖調咖啡原則,咖啡師仍有自由發揮空間,「公司業務跟AI相關,但我們從不認同由AI取代人類。AI只是人類的工具。」

他坦言「很多IT人往往太着重技術含量」,卻忽略了如何好好應用科技,「他們總覺得愈多行代碼愈好,但其實講到技術,我們怎會及得上印度或中國?香港最重要的是科技應用,最需要的不是一些只會寫代碼的人,而是懂得利用科技下決策的人。」

延伸閱讀:

Preface Coding度身教編程 一對一授課 高管學員多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