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科技競爭力日漸喪失 (方保僑)

By on September 22, 2020

本文作者方保僑為香港互動市務商會會長,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香港的科技競爭力正快速地流向亞洲競爭對手,包括台灣及新加坡等。(法新社資料圖片)

香港的科技競爭力正快速地流向亞洲競爭對手,包括台灣及新加坡等。(法新社資料圖片)

近年香港科技界失利的消息接踵而來,真令人氣餒。早前Facebook及Google合資的海底光纖,從洛杉磯一直鋪設至香港,卻遭FCC(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反對,最終光纖到達菲律賓後轉折至台灣然後「上水」,一條資訊科技高速公路不經香港,大家自然會聯想到科技公司和數據中心,都可能會隨着這條光纖離開香港。

上星期彭博報道,騰訊一直討論選擇新加坡作為亞洲區樞紐,然而因為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影響,加速了其計劃;騰訊亦考慮把部分業務營運包括國際遊戲發行等轉移至境外。騰訊發聲明稱,將會在新加坡開設新辦事處,以支援東南亞及其他區域的發展。騰訊是繼阿里巴巴、TikTok(字節跳動)、Rakuten(日本樂天)、Naver(Line母公司)、Twitter、Zoom及Bigo Live等後,因應《港區國安法》落實及中美緊張關係,把原本設於香港的亞太總部或數據中心逐步轉移到新加坡,在當地投資並大量招聘人手。顯然,香港的科技競爭力正快速地流向亞洲競爭對手,包括台灣及新加坡等。

因為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影響,騰訊將會在新加坡開設新辦事處。(路透資料圖片)

因為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影響,騰訊將會在新加坡開設新辦事處。(路透資料圖片)

由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演變而成的社會事件,香港政府未能和平解決,及後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突襲,雖然社會運動在疫情下暫時緩和下來,可惜相對澳門政府對疫情的迅速反應,正正反映出香港政府抗疫表現的不足。

再者,《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導致一些外國企業及本港科技企業紛紛計劃撤離香港,就算是一些中資企業亦不例外,他們在作出風險評估後也有同樣計劃,騰訊、阿里巴巴及字節跳動的行動證明了所謂「身體最誠實」。香港政府經常把科技發展掛在嘴邊,但這一切的結果已成定局,事前是否有認真考慮過後果如此嚴重?未來香港科技發展如何走下去?就算中央政府不斷向香港「送大禮」,香港政府又是否能夠好好地善用這些資源?希望香港政府在新一份《施政報告》向科技業界及全香港市民好好地交代,還有什麼良方妙計,在現在疫情仍然嚴峻的情況下,如何能扭轉現時局面,重拾昔日光輝,把香港建設成亞洲科技樞紐?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導致一些外國企業、本港科技企業,以至中資企業紛紛計劃撤離香港。(法新社資料圖片)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導致一些外國企業、本港科技企業,以至中資企業紛紛計劃撤離香港。(法新社資料圖片)

更多方保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