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業坐困愁城 (方保僑)

By on June 18, 2020

本文作者方保僑為香港互動市務商會會長,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入境限制,導致九成以上的航班被取消。(信報資料圖片)

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入境限制,導致九成以上的航班被取消。(信報資料圖片)

去年的反修例風波,令到來港旅客驟減,而今年初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就更重創了香港,甚至全球航空業亦面臨危機,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入境限制,導致九成以上的航班被取消,雖然航空貨運量可能上升,但不能彌補航空業損失的生意。

上星期,國泰航空(00293)公布390億元的資本重組建議,當中273億元由香港政府動用土地基金提供注資及過渡貸款,而剩下的117億元則由股東供股集資。港府將任命兩名觀察員進入國泰董事會,但強調不會參與國泰日常營運,投資唯一目的是為了維護國泰在香港的航空樞紐地位,避免航權拱手讓予別人。不過,國泰沒有回覆是否仍然有裁員計劃,亦不排除任何可能性,早前又推出了新一輪僱員自願性無薪假計劃。

每個地方最少有一間代表該城市或國家的航空公司,如果這一間航空公司出現任何問題而倒閉,雖然短期造成的影響可能不大,但當疫情紓緩,國際航空業開始回暖的時候,沒有一間代表自己城市或國家的航空公司,就會削弱當地的出入境人次,從而影響當地的商業及旅遊事業。

港府打救國泰,是為了維護其在香港的航空樞紐地位,避免航權拱手讓予別人。(中通社資料圖片)

港府打救國泰,是為了維護其在香港的航空樞紐地位,避免航權拱手讓予別人。(中通社資料圖片)

故此,各地政府都不會坐視不理,例如美國總統特朗普在5月簽署了總值580億美元的撥款以支援航空業,一半用作支付薪金,餘下一半應付航空公司的借貸。雖然如此,美國及全球已經有一部分較小型的航空公司,因為財困而申請破產保護甚至結業,然而,最壞的情況似乎尚未來臨。

目前全球疫情仍然嚴峻,不知道何時才會平息,國際航空何時才能回復正常仍是未知之數。動用公帑拯救一些屬於私人企業的航空公司,可謂無可奈何的辦法,港府早前也撥出54億港元公帑拯救海洋公園,暫時協助其避過了倒閉的危機。試問香港還有多少不能倒下的公營或私營機構,需要香港政府去「打救」呢?

更多方保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