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的抉擇 (方保僑)

By on June 3, 2020

本文作者方保僑為香港互動市務商會會長,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顛覆性科技在香港卻沒有一個法定地位,全部均處於灰色地帶,令經營者無所適從。(黃勁璋攝)

顛覆性科技在香港卻沒有一個法定地位,全部均處於灰色地帶,令經營者無所適從。(黃勁璋攝)

Uber上星期於香港舉行發布會,宣布把亞太地區總部遷往香港,並設立科研和工程中心,為香港人創造更多就業機會,長遠加強本地科研技術生態系統。但首要條件當然是香港政府要研究立法規管汽車共乘服務,使其在香港有生存的空間。

現時Uber在香港營運,實在處於一個灰色地帶,當年香港政府投資推廣署把Uber引進香港營運,但是運輸署卻指Uber司機在港駕駛或使用私家車,以作出租或取酬載客用途,除非該車輛領有生效的出租汽車許可證,否則即屬違法,其後香港警察四出「放蛇」,拘捕Uber司機,事件引來滿城風雨。

我經常提到,如果港府希望利用科技推動香港的整體經濟,就應以更開放和包容的心態去接受一些顛覆性的科技(Disruptive Technology),如共乘汽車、共享旅社及加密貨幣等,這些通通都是顛覆性科技,而偏偏這些科技在香港卻沒有一個法定地位,全部均處於灰色地帶,令經營者無所適從,海外投資者把一切看在眼裏,都會認為政府這種抱殘守缺的心態,並不適宜作一些高科技投資。

適逢上星期全國人大會議審理並通過「港區國安法」,可能令外資對香港的前景失去信心,Uber作為一間美資公司,在香港風雨飄搖之際,是否仍然會考慮在香港設立亞太地區總部?

繁榮穩定對香港而言非常重要,這條沒有經過諮詢港人,香港立法會亦沒有機會審議的「港區國安法」,對香港來說到底是禍是福?如果外資都預備撤走,對香港經濟造成的影響,絕對不比疫情帶來的影響低,也對香港作為亞洲金融中心,帶來深遠的影響。

Uber宣布把亞太地區總部遷往香港,並設立科研和工程中心,為香港人創造更多就業機會。(法新社資料圖片)

Uber宣布把亞太地區總部遷往香港,並設立科研和工程中心,為香港人創造更多就業機會。(法新社資料圖片)

更多方保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