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求職平台看準東南亞薪低 Glints代僱IT人才省成本

By on September 2, 2019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吳俊坤表示, Glints逾七成的客戶是已籌得A輪或B輪資金的初創。(黃俊耀攝)

吳俊坤表示, Glints逾七成的客戶是已籌得A輪或B輪資金的初創。(黃俊耀攝)

來自新加坡的求職招聘平台Glints,專門協助企業在印尼、越南和汶萊三個東南亞國家聘用「價廉物美」的科技人才,從而降低營運成本。平台今年7月正式來港拓展版圖,其香港區業務負責人吳俊坤接受本報專訪時稱,目前已有30間本港企業採用其服務。

7月進軍香港 智選履歷

Glints於2015年成立,過去4年主力服務新加坡企業。東南亞的科技人才,可免費在Glints上傳履歷表,當企業想增聘科技人才,Glints會透過一套履歷篩選演算法,從約57萬份履歷表自動篩選出合適人選。Glints團隊隨後會透過電話或面談,核實入選者的工作經驗、語文能力等,再向企業推薦最合適人選。

香港是Glints第二個服務據點,「星港兩地情況非常相似,科技人才的薪金水平相當高。」吳俊坤稱,香港一個有5年經驗的軟件開發人才,月薪大約4萬元;但同樣資歷的東南亞科技人才,以港元計月薪只約1.2萬元,對本港初創而言,吸引力不小。

過去不少香港公司,選擇將部分開發工作外判至東南亞、印度等地區,惟質素良莠不齊,「始終人家不是你的正式員工,你不容易叫他們改完這裏又改那裏;企業即使想自己執手尾,但對方可能連Codebase都沒有提供。」

Glints透過履歷篩選演算法,從約57萬份履歷表自動篩選出合適人選。(Freepik網上圖片)

Glints以履歷篩選演算法,從約57萬份履歷表自動篩選合適人選。(Freepik網上圖片)

當地辦公室工作免移居

相反,企業經由Glints聘用的均屬全職員工,他們毋須移居新加坡或香港,會以Glints的名義受僱,在Glints位於印尼、越南或汶萊的辦公室為所屬企業工作,諸如勞工保險等,亦會由Glints代辦,藉以減省辦理工作簽證、提供住宿津貼等額外成本。其中,有跨國保險公司透過Glints,在印尼巴淡島聘用上百名系統開發人員,支援集團整個亞太區的業務。

除了跨國大企,Glints逾七成客戶是初創或中小企,冀聘用有3至5年經驗的中層科技人才,「有經驗的人才,一是創業,一是到Google、Facebook之類的科技巨頭或銀行工作,剩下的才會受僱於初創。」

吳俊坤透露,雖然印尼的創科環境漸受關注,但替跨國科企或區內獨角獸企業(估值10億美元以上的未上市初創),例如Gojek、Grab等打工,仍是當地具經驗科技人才的首選。香港或新加坡的初創,正好作為踏腳石,助他們「省靚」履歷表。

此外,公司亦開設科技學院Glints Academy,讓正在求職的科技人才甚至編程素人,掌握最新編程技術以提升競爭力。曾有一名在電器店當銷售員的印尼人,為轉行而到Glints Academy進修。完成培訓後,獲一間新加坡企業聘為系統開發員,人工以倍數跳升。

吳俊坤指出:「有經驗的人才,一是創業,一是到Google、Facebook之類的科技巨頭或銀行工作,剩下的才會受僱於初創。」(黃俊耀攝)

吳俊坤指出:「有經驗的人才,一是創業,一是到Google、Facebook之類的科技巨頭或銀行工作,剩下的才會受僱於初創。」(黃俊耀攝)

完成B輪融資吸5304萬

一如傳統獵頭公司,Glints會從成功獲聘者的首年薪金中,抽取15%作為收入。問到最新的融資狀況,吳俊坤透露,公司剛於本年7月完成B輪融資,涉及金額達680萬美元(約5304萬港元),由Monk’s Hill Ventures領投。

至於其他投資者,還包括在2017年曾參與Glints A輪融資的本港創投基金Fresco Capital、曾投資於Lalamove的概念資本(MindWorks Ventures),以及來自新加坡的Wavemaker Partners。連同種子輪在內,公司至今的總融資額,大約為970萬美元(約7566萬港元)。除了印尼、越南和汶萊三國,菲律賓亦有不少UI(使用者介面)及UX(使用者體驗)能手。該公司正計劃在泰國、菲律賓,招攬更多科技人才,讓星港企業有更多人才選擇。

採訪、撰文:陳子健

延伸閱讀:

港企用外援心得 多見面建互信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