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做荷官不做賭徒 (高天佑)

By on February 22, 2018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不少開賭的城市都禁止本地居民入場搏殺,卻鼓勵他們去做荷官。(法新社資料圖片)

不少開賭的城市都禁止本地居民入場搏殺,卻鼓勵他們去做荷官。(法新社資料圖片)

虛擬貨幣發展得太快,令各地政府無所適從,甚至上演「極速轉軚」尷尬場面。就如南韓當局上月才信誓旦旦嚴打虛幣,又高呼要取締所有交易平台,一度拖累全球幣市急瀉;豈料時隔不久,該國高官昨日話風180度逆轉,揚言要加強當地作為虛擬貨幣交易中心的地位。正所謂「轉軚唔醜怪,最緊要轉得快」,南韓此舉其實很聰明,明白到虛幣潮流難擋,倒不如讓其發展為賺錢產業,最好是像目前中國內地,一方面嚴禁國民參與炒賣,卻容許交易平台賺外國人錢;像不少開賭的城市都禁止本地居民入場搏殺,卻鼓勵他們去做荷官。

南韓嚴打虛幣口風急變

自從中國去年9月嚴禁虛幣交易平台在境內營業,全球虛幣交易重心便逐步轉移到南韓和日本;尤其是南韓「民族性」或許跟中國比較相近,很多國民同樣熱中於瞓身炒賣,當地在去年底晉身為全球虛幣交易量最大的市場,各大平台每日總成交額逾200億美元,更高過南韓股市主板日均成交額。

南韓成為了全球虛幣市場的風眼,一舉一動影響重大,政府也因而承受巨大壓力。畢竟虛幣屬於新生事物,南韓當局看着這類「另類貨幣」突然野蠻生長,成交額超越了主流股市,難免會手足無措,而且很擔心這個泡沫一旦爆煲,將令大批國民損失慘重,甚至拖累實體經濟、動搖金融穩定。

然而,相隔僅一個月,南韓當局口風逆轉,先是透過政府發言人澄清,朴相基所講的法案仍在制訂當中,目前尚未定局,關閉所有交易平台只是其中一個選項,亦有可能只關閉「違反現行法例」(例如容許匿名交易)的平台。此外,曾形容虛幣為「必爆泡沫」的Choe Heung Sik,並搖身變為「虛幣大好友」,昨日稱南韓已成為全球虛幣交易中心之一,當局希望在自律環境下協助這項產業健康發展。

趙長鵬發達模式逆轉關鍵

促使南韓當局立場逆轉的因素之一,或許是《福布斯》(Forbes)雜誌最新一期封面故事,正如筆者上周在〈中國虛擬貨幣首富〉〈趙長鵬發達之謎〉兩文所述,該報道披露了41歲中國人趙長鵬如何憑着創辦虛幣交易平台Binance,由零開始在短短幾個月內賺到20億美元身家。最大的關鍵,繫於趙長鵬在內地當局去年9月嚴禁境內虛幣交易之後,順勢轉型為開拓國際交易業務(三大市場為美國、日本和南韓),同時公司總部仍設於上海;這就像在內地成立一個虛幣交易大賭場,透過互聯網招待歐美、日韓「賭客」,卻不准本地居民入場搏殺。

此一模式不算太過新鮮,畢竟很多開設賭場的經濟體主要是想賺外國賭客的錢,又不鼓勵本地居民淪為賭徒。不過眾所周知,馬交居民對於入場搏殺向來不太熱中,或因當地賭業有逾150年歷史,幾代居民近距離觀察,早已像賭王何鴻燊一樣深明「不賭就是贏」,所以寧可入賭廳做荷官,跟賭業大亨搵食,而不會坐在莊家對面。

自己開賭免肥水外流

講到底,虛幣趨勢浩蕩,尤其在國民賭性甚強的東亞國家,實在不可阻擋,即使嚴禁國民在境內交易,也無從嚴禁他們透過互聯網幫襯境外平台,反會造成「肥水外流」,故倒不如「自己開賭場」,例如中國內地,一邊限制老百姓炒賣,同時卻默許當地交易平台開拓國際交易業務,甚至成為全球交易中心。這一方面有利於促進區塊鏈、FinTech等相關技術發展,有助掌握未來產業先機,同時起碼可帶來一點GDP、稅收、就業及財富效應。所以南韓今次極速變調,其實值得稱讚,就像平昌冬奧滑冰選手勝在轉身夠快。

反觀港府對於虛幣仍然含糊曖昧,繼網約車之後再次一味拖延,令人頗不明白「創科局」成立來幹什麼。

更多高天佑文章:

[ English Version ]

Why is South Korea reversing its stance on cryptocurrencies?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