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長鵬發達之謎 (高天佑)

By on February 14, 2018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趙長鵬能夠在幣圈中成功突圍,箇中原因可歸結為「七分好彩,三分實力」。(網上圖片)

趙長鵬能夠在幣圈中成功突圍,原因可歸結為「七分好彩,三分實力」。(網上圖片)

昨文〈中國虛擬貨幣首富〉見報後,在本港幣圈和非幣圈都引起不少迴響,有人對於趙長鵬身家在短短半年內「由0到20億美金」深表艷羨,並自忖「彼可取而代之」,亦有人嫌筆者對這位「虛幣首富」的發達經歷分析得不夠入肉;另一方面,有出身實業的敦厚長者,覺得不應宣揚這類投機炒作之徒的事跡,以免「敗壞社會風氣」。有見及此,今日索性續談趙長鵬,並作出一點回應。

首先,最多人不明白的是,近兩年在內地豎旗的虛幣交易網站如雨後春筍,部分更有雄厚資金在背後撐腰;而趙長鵬在去年7月才創辦的「幣安網」(Binance),一來已算起步得很遲,二來資金並不雄厚(主要靠趙長鵬變賣上海物業及Bitcoin作創業資金),為何偏偏能夠跑出,一躍成為中國最大、全球第三大玩家?

中國封殺 轉戰海外

事實上,對於這點,就連把趙長鵬捧上最新一期封面的《福布斯》(Forbes)也未有詳述。但筆者向內地幣圈多位人士探問,大致了解到箇中可歸結為「七分好彩,三分實力」。話說去年9月,內地政府宣布取締境內所有虛擬貨幣交易平台,當時最出位的幾個虛擬幣交易網站,包括火幣網、OKCoin、比特幣中國等等,都被當局一一約談。在內地做生意當然不可能跟官方對着幹,亦不像香港有「司法覆核」這回事,再加上該批網站起步得早,背後老闆早已賺夠一大筆,更加沒動機「頂風作案」。於是這些網站紛紛宣布在9月30日前關閉交易平台,業務基本上停擺,即使網頁仍有更新,也只剩下一般新聞資訊。

唯獨幣安網當時的處境最尷尬,趙長鵬變賣全副身家創業未夠兩個月,便迎來監管當局全面封殺整個行業,很可能令他血本無歸。好在,有別於內地其他虛擬幣網站創辦人,趙長鵬本身是加拿大籍華人(生於江蘇,小時候隨家人移民加國),曾任職日本東京交易所和美國Bloomberg總部,擁有「外國人」身份及國際金融背景,眼見內地封殺虛幣交易,他遂把心一橫,轉而開拓以美國、日本、南韓和香港為主的國際交易市場,此舉其實暗合大勢,皆因自從內地政府出辣招之後,全球虛幣交易主戰場亦逐步轉移到美、日、韓、港等地。

熟悉國際 踢世界波

假若幣安網起步得夠早,在去年9月前已賺夠一筆,便不會下決心開拓海外市場,更不可能成為今日的全球第三大交易網站。但當中也有實力因素,倘若趙長鵬不具有在東京交易所和華爾街Bloomberg任職的背景,不熟悉國際金融交易,甚至連英文也不太流利,就算想轉戰海外市場也恐將有心無力。幣圈如同任何行業,投身者成千上萬,叻人亦不少,惟「首富」(即使短暫虛榮)只得一個,肯定要身兼運氣和實力。

值得留意,趙長鵬作為中國人,公司設於上海,打的卻是世界波,基本上靠海外市場賺錢和發達(當然也有灰色地帶,例如內地人取得外國護照,或者開設外國公司後,便可用「外國人」身份幫襯幣安網,但暫時仍屬少數)。可以說,自從中國改革開放、重投環球商業世界以來,虛擬貨幣是第一個level playing field,中國玩家相對於國際玩家既不會起步落後,也沒有後發優勢,大家在同一條線起跑。然而,迄今玩得最勁的都是中國人,除了趙長鵬之外,還有研發及生產礦機的比特大陸、嘉楠耘智、億邦通信,三巨頭共佔全球礦機逾九成份額,從美國、俄羅斯到非洲的挖礦者都要幫襯它們,稱為「礦機界DJI」絕不為過。

華人搵錢 地球最強

撇開基礎技術創新不論(區塊鏈概念由美國人提出,Bitcoin由日本人創造),單講把握機會賺大錢、搵快錢,地球上相信沒有人能夠勝過中國人(猶太人長遠創富或更多,論短期狠勁也未必及華人)。

最後,大家眼見幣圈近一年非常瘋狂,充滿泡沫,最終恐難免爆煲;包括把趙長鵬放上封面的《福布斯》,以至於趙長鵬本人,相信都明白這一點。其實很多人不炒幣而炒樓、炒股,何嘗不是投機。筆者欣賞區塊鏈、虛擬貨幣和ICO帶來的創新(就像千禧年dot-com泡沫爆破後無礙科網技術發展),但不會鼓勵人們炒幣,或者仿效趙長鵬投身幣圈創富,而同樣也不會作出反對,畢竟這屬於個人選擇。講到底,對於區塊鏈和虛擬幣你可能不認同,甚至誓死反對,卻不可以不知道和不了解,否則連自己究竟反對些什麼也搞不清楚。

更多高天佑文章:

[ English Version ]

What’s behind the success story of crypto billionaire CZ?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