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智能手錶與醫療應用 (鄧淑明博士)

By on June 21, 2022

本文作者鄧淑明博士,為香港大學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系、社會科學學院地理系及建築學院客席教授,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智能手錶日趨流行,一般可分為兩類:一種以保健為目標,準確度不一,有人笑言某些品牌較「吝嗇」,在數算步數時總是偏少;另一種聲稱可達醫療級別,運用如光電容積描記(PPG,通過光透射或反射測量心率),所得數據準繩度高,可媲美專業的醫療儀器,並且會透過人工智能算式,偵測用戶的壓力、心律等,有需要時會發出警示。

根據顧問公司德勤的研究,專業級穿戴式智能裝置在未來幾年,每年會有近兩成增長,2024年的全球出貨量預計比2021年多近九成;反之,保健減磅的款式在這幾年的年增長只有大約一成。新冠疫情亦加速了這個趨勢,因為血氧含量(SpO2)被視為可快捷方便地監察是否染疫,以及之後的康復狀況,調查指有15%美國人在「中招」後購買智能手錶。不過,即使智能手錶報稱收集的數據如何專業和精準,醫生一般仍只視作參考,這有3方面的原因:

有研究指,專業級穿戴式智能裝置在未來幾年,每年會有近兩成增長。(法新社資料圖片)

有研究指,專業級穿戴式智能裝置在未來幾年,每年有近兩成增長。(法新社資料圖片)

1.數據準確度:有本地初創表示,有些用戶喜歡把智能手錶或手環寬鬆地戴上,有些則戴於腕骨的位置,有礙數據讀取的穩定性和精確性,因此研發用耳機代替。此外,即使產品已通過如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或其他監管機構批核,例如那些被診斷有心律不正的患者,智能手錶可監察情況並發警號,但對一般人或產生假陽性結果,增加健康人士和醫療機構的壓力。

2.未接駁醫療系統:即使美國人普遍使用智能手錶,只有一成醫生表示,已把病人提供的數據與電子醫療紀錄連結,不少醫生如果要用這些數據,只能靠人手輸入,大大減低使用的動力。

3.用戶焦慮:智能裝置監測病患,可能會令用戶焦慮不安,時刻關注脈搏或心跳,這樣有機會引致心房顫動等反效果。

智能裝置可能會令用戶焦慮不安,時刻關注脈搏或心跳,有機會引致心房顫動等反效果。(Freepik網上圖片)

智能裝置可能會令用戶焦慮不安,時刻關注脈搏或心跳,有機會引致心房顫動等反效果。(Freepik網上圖片)

此外,健康數據關係個人資料,私隱安全保障備受關注。哈佛醫學院教授John Torous指出,不少程式都定位在醫療監管架構之外,並以免費招徠,背後可能着眼用戶資料的商業價值。同時,網絡安全問題也不可忽視,去年便曾發現多達6100萬客戶紀錄,包括姓名、出生日期、體重、身高、性別被上載,毋須密碼也可瀏覽。

香港近年多間大學都對穿戴式智能裝置在疫情下的使用多加研究,從隔離期間監測生理變化、篩選急性心血管病患,到與遙距醫療系統和傳感器協作、為患者作遙距治療等範疇都有,可說是個好現象。如果以上私隱、醫療系統兼容性等問題可解決,有望減輕日益沉重的醫療重擔。

(編者按:鄧淑明博士最新著作《你未來就緒嗎?》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鄧淑明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