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高科技企業採舊營運模式 (黃岳永)

By on February 5, 2021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Signal聲稱不出售用戶資料,以及不接受廣告。(路透資料圖片)

Signal聲稱不出售用戶資料,以及不接受廣告。(路透資料圖片)

說到近期備受矚目的移民浪潮,不單是BNO赴英或申請到美加澳台等地,還有一眾網民決心搬離WhatsApp和Facebook的遷徙潮,除了社媒新貴MeWe及Signal外,於疫情中誕生的語音社交平台Clubhouse近日亦爆紅。

Clubhouse的交流以聲音為主,給我的感覺有點似「的士台」,用戶可開啟個人或加入別人的聊天室(Room),參與他人的語音即時對話。這個星期我嘗試在Clubhouse「開房」演講,也很好玩有趣。由於Clubhouse必須有邀請碼才能註冊,僧多粥少下,據聞有人在eBay出價500港元求購邀請碼,足見其走紅程度。

網民加入Clubhouse不僅為追上潮流,更多是想發掘新的社交平台,與此同時,這又衍生出新問題──Clubhouse會否如Facebook或Google般出售客戶數據及私隱圖利?這須視乎企業的營運模式而定。作為今次遷徙潮受惠平台之一,相信Clubhouse不會貿然下決定;加上投資者奉上大量資金,以及馬斯克(Elon Musk)等名人用戶帶來的增長效應,讓這間火速成為獨角獸的企業仍有時間摸索前路。

言論及新聞自由作為制衡政府的第四權,需要被保護而非被打壓。(Freepik網上圖片)

言論及新聞自由作為制衡政府的第四權,需要被保護而非被打壓。(Freepik網上圖片)

談到營運模式,同獲馬斯克推介、現已成為網民離開WhatsApp後首選的Signal,聲稱不出售用戶資料和不接受廣告的經營方式,備受質疑。Signal創辦人阿克頓(Brian Acton)表示,成立Signal目的是希望用戶毋須以個人數據來換取私人通訊,認為「建立一個尊重用戶、不依賴個人數據商品化的可持續技術,才可達至公眾利益及為社會作出有意義的貢獻」。

阿克頓明言,CEO不是審查員,毋須查核用戶背景、對話內容和隨時刪賬封號,更不會審閱所謂的「激進言論」,作為一個通訊平台,公司更關注如何保障言論自由免受政府與大機構侵害。他完全不擔心此等「大逆不道」的言論會導致公司遭政府取締或廣告收入下降,因為當他斥資5000萬美元建立非牟利的Signal Foundation時,已為未來不用向權貴低頭打下基礎。

Signal並非首個以基金及捐款作營運模式的企業,英國老牌報章《衞報》便因為背靠Scott Trust,可一直奉行編輯自主、不求股東利益的運作模式,毋須看廣告商的面色行事,報道能維持中立且更具說服力。

已故「現代管理學之父」杜拉克(Peter Drucker)說過,企業在生存的同時,應創造正面積極的社會價值,這不單指減少貧窮或污染,亦包括維繫全球共同價值。言論及新聞自由作為制衡政府的第四權,需要被保護而非被打壓。高科技企業Signal採用舊媒體營運模式,也許是平衡這個愈趨瘋狂的兩極世界一條新出路。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