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當SaaS成為新常態 (黃岳永)

By on December 18, 2020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無論是「老大哥」Microsoft,或者「新人王」Zoom,2020年的業務量都上升了10倍以上。(Zoom網上圖片)

無論是「老大哥」Microsoft,或者「新人王」Zoom,2020年的業務量都上升了10倍以上。(Zoom網上圖片)

曾幾何時,負責公司所有硬件架設維護及軟件設計運作的IT部,是不可取代的部門之一,然而疫情之下人人WFH(在家工作),工作流程改變,不難發現「有事搵電腦部」已成過去式;雲端系統普及加上經濟環境放緩,SaaS(軟件即服務)將頂替傳統IT部門,而「有電腦的地方就能夠工作」很可能會取代辦公室的地位。

雖然新冠疫苗已經面世,但無可否認民眾即將面臨史上最大一輪失業潮,大量中小企將會倒閉,繼續營運的會更加精打細算。既然WFH行之有效,那辦公室的面積當然可以大幅削減,SaaS可以頂替電腦部門功能,甚至連員工亦可以兼職為主,或者以項目為基礎來聘用Slash一族,節省成本之餘,營運也變得更有彈性。

以國泰大裁員及重組為例,人們終於明白「一份工不可能打一世」。(路透資料圖片)

以國泰大裁員及重組為例,人們終於明白「一份工不可能打一世」。(路透資料圖片)

上一輩人相信終身聘用制,後來人們終於明白「一份工不可能打一世」,但全職工作始終是主流,而且術業有專攻,跨界發展的不多,這在專業人士界別尤其明顯。然而,新冠肺炎疫情打破所有「常識」。以國泰(00293)大裁員及重組為例,連機師這種需要高技術性的工種亦可以遭大批解僱或更改合約,而且整個處理明顯見到政府取向以僱主為先,由此可以推論未來將會有更多公司跟隨國泰的步伐。

在僱主想節省成本及把更多工作外判之下,Slash會進一步普及化,而僱主亦會要求員工BYOD(Bring Your Own Device,即自攜電子設備)返工。相對於用「公司機」,相信很多打工仔更願意用自己的電腦/平板電腦/智能電話,方便在工作之餘,同時處理一下個人「私務」。這意味着公司需要放鬆中央化IT管理控制,以便員工可以根據工作需要購買/添加軟件,而現時建基於雲端系統的SaaS正好提供價錢合理的支援和備份服務。若公司打算自行架設及管理這些系統,金額將會是一個天文數字。

Slash會進一步普及化,而僱主亦會要求員工BYOD(Bring Your Own Device,即自攜電子設備)返工。(Freepik網上圖片)

Slash會進一步普及化,而僱主亦會要求員工BYOD(Bring Your Own Device,即自攜電子設備)返工。(Freepik網上圖片)

另一項新趨勢是「Codeless movement」,即是毋須進行任何編碼便可創建適合自己使用的應用程式。最佳示例當然要數Shopify,其應用程式讓用戶毋須使用任何代碼,便能輕易打造一個包括產品、購物籃、支付和運輸整個業務鏈的網上商店;另一個例子是Facebook的廣告,即使不認識任何編程語言,亦可以針對全球目標客戶作數碼推廣。隨着人工智能(AI)進一步發展及普及,這些SaaS將能夠提供更強大的服務。

無論是「老大哥」Microsoft,或者「新人王」Zoom,2020年的業務量都上升了10倍以上,即使系統狀況開始時曾出現不穩定,但公司已經馬上修bug並令其運作更流暢及高效。多間科技巨擘已瞄準了SaaS的龐大潛力作出投資,相信明年市場發展將會進一步加速。

為了在未來保持競爭力,我們需要快速學習和掌握這些工具,方能有充足的靈活彈性來適應這個急速變化的新常態。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