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雙11」破紀錄 過度消費隱憂大 (鍾聞)

By on November 14, 2020

本文作者鍾聞為《信報》撰寫專欄「河水集 」

沒有消費能力卻想消費的人群,卻只能透過審批寬鬆的網上借貸去實現。(法新社資料圖片)

沒消費能力卻想消費的人群,只能透過審批寬鬆的網上借貸去實現。(法新社資料圖片)

在疫情持續及經濟下滑的衝擊下,今年「雙11」網購依然交出亮麗成績,累計成交額達4982億元(人民幣.下同),刷新過去12年的紀錄。超過1600萬款商品打折,其中超過100萬款商品更是從全球緊急調貨的熱銷爆款。

今年「雙11」被寄予厚望,因為雖然中國今年前三季度GDP增速由負轉正,按年增長0.7%,傲視全球,但大部分都是由房地產等基建拉動,整體消費依然疲軟,在環球經濟不明朗下,傳統「三頭馬車」中的出口阻力巨大,基建投資亦已過度透支,唯一可以依賴的是國內消費。最近提出的內循環,其中一個重點是促進內部消費來帶動經濟復甦。

缺乏高收入支撐

問題是,高消費需要高收入支撐。在今年兩會上,總理李克強就語重心長地強調中國有「6億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們平均每個月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專家指出,這6億人包括就業人口及老人、兒童等非就業人口的平均收入。

今年「雙11」網購依然交出亮麗成績,累計成交額達4982億元人民幣。(新華社資料圖片)

今年「雙11」網購交出亮麗成績,累計成交額達4982億元人民幣。(新華社資料圖片)

沒有消費能力依然想消費,就要靠借貸了!現時「九十後」和「零零後」成為商家爭奪的消費人群,可是他們收入不高或者甚至完全沒有收入,許多人靠網上借貸來消費。有內地傳媒揭發,許多平台只要身份證、就業訊息和銀行戶口就能申請到5000至10000元不等的貸款,有時利用假身份也能輕鬆過關。

統計數據顯示,這個群體負債率高達1850%,在消費貸款群體中佔比達43.48%,以貸養貸用戶佔比近三成,可以說這班早熟的消費群已被提早透支了。幾乎每兩三天就有媒體爆出大學生深陷借貸「漩渦」,導致涉黑、失足、自殺的消息。

10月31日晚,中國社交媒體平台微博出現熱門話題──「衝啊,尾款人!」因為今年「雙11」的優惠創新猷,允許消費者提前支付訂金來鎖定商品,到11月11日再支付尾款,通過這種方式,網購平台可以實現延長預售期、拆分付款以刺激消費欲。有網民就自嘲「白天打工人,晚上尾款人」、「下單一時爽,尾款火葬場」。

在過度消費背後,有各類消費貸和現金貸產品推波助瀾。螞蟻旗下有「借唄」和「花唄」,京東旗下則有「白條」,騰訊、小米、美團、蘇寧等互聯網巨頭幾乎都推出自家的現金貸和消費貸產品,它們都聲稱快速批核、無抵押、高額度、現金返款。

現時「九十後」和「零零後」成為商家爭奪的消費人群。 (中新社資料圖片)

現時「九十後」和「零零後」成為商家爭奪的消費人群。 (中新社資料圖片)

風險轉嫁消費者

這些平台的信貸風險最後都轉嫁給了消費者。以螞蟻為例,在招股書中就披露,2020年上半年,由金融機構進行放款或已實現的資產證券化的比例合計約為98%。換言之,螞蟻用這種方式,通過360億元的資產撬動了近2萬億元的聯合貸款。

其實,P2P網貸平台在2018年遭整頓後,已由高峰期的6600多家縮減至目前的30家。中國監管當局很明顯一早已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但對於螞蟻、京東等這些大平台,卻出於不想打擊消費信心,而採取了「睜一眼、閉一眼」的策略,直至螞蟻天價上市才觸動了敏感的神經而喊停。11月2日中國銀保監會、央行聯合公布《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準備規管。

中央一方面千方百計想促進消費,沒有消費能力卻想消費的人群,卻只能透過審批寬鬆的網上借貸去實現,但過度借貸又會釀成金融風險。這種深層次的矛盾,注定監管政策將左搖右擺。

今年「雙11」被寄予厚望,唯一可以依賴的是國內消費。(路透資料圖片)

今年「雙11」被寄予厚望,唯一可以依賴的是國內消費。(路透資料圖片)

更多鍾聞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