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片「大煉鋼」 錢多辦不了事 (鍾聞)

By on October 31, 2020

本文作者鍾聞為《信報》撰寫專欄「河水集 」

任正非提到:「無論怎樣,永遠不會忌恨美國……你要真正強大起來,就要向一切人學習,包括自己的敵人。」 (路透資料圖片)

任正非提到:「無論怎樣,永遠不會忌恨美國……你要真正強大起來,就要向一切人學習,包括自己的敵人。」 (路透資料圖片)

華為創辦人任正非一路帶領華為打江山,清醒地知道企業今日面對的技術制約,正是國家對基礎科研重視不足的困境。不過,他也清醒地意識到需要腳踏實地,不能再重蹈當年全民大煉鋼的覆轍。

美國對華為的封殺令一波接一波,最新一波更阻斷了華為取得晶片的管道,包括日本、南韓、台灣等大型半導體廠商已於9月15日後停止了與華為的合作。業界人士預計,早前購入的晶片最晚只能用到明年六七月,屆時華為恐怕連手機生產都有困難。處在風尖浪口的任正非,肯定比其他人更焦慮,更希望立即有國產的晶片供應。

華為任正非自潑冷水

不過,他對「大幹快上」大潑冷水。在9月份與大學生座談時,他指出,「華為今天遇到的困難……是華為設計的先進晶片,國內的基礎工業還造不出來,我們不可能又做產品,又去製造晶片。」

華為任認為,「華為今天遇到的困難……是華為設計的先進晶片,國內的基礎工業還造不出來,我們不可能又做產品,又去製造晶片。」(路透資料圖片)

華為任認為,「華為今天遇到的困難……是華為設計的先進晶片,國內的基礎工業還造不出來,我們不可能又做產品,又去製造晶片。」(路透資料圖片)

那為什麼造不出來呢?任正非的解釋是以往太急功近利。他形容,中國今天的科研狀況很像二戰前的美國,在科研上充滿功利主義,不重視基礎研究、基礎教育。「二戰前50年,儘管美國產業已經領先全球,但在科研上充滿功利主義,不重視基礎研究、基礎教育,大量依賴歐洲的燈塔照耀,利用歐洲的成果,發展短、平、快的產業。」

任正非表示,美國在二戰結束時改變方向,提出要重視不以應用為目的的基礎研究,才逐步擺脫了對歐洲的依賴,從此美國基礎科學研究遠遠領跑全球,形成若干重大突破。

在演講中,任正非還有一個觀點值得一提:「無論怎樣,永遠不會忌恨美國……你要真正強大起來,就要向一切人學習,包括自己的敵人。」

任正非的講話是發人深省的,目前「晶片大煉鋼運動」,走的正是「短、平、快」的老路,以為錢多就好辦事。

晶片製造恰恰需要基礎科研、基礎工業的配合,不存在所謂彎道超車,要先由28納米、14納米。(中新社資料圖片)

晶片製造恰恰需要基礎科研、基礎工業的配合,不存在所謂彎道超車,要先由28納米、14納米。(中新社資料圖片)

早前中央宣布未來5年將投資9.5萬億元人民幣發展晶片研發,這個銀碼已足夠買下台積電、英特爾、高通、ASML……這塊肥豬肉引來了地方政府、企業的垂涎。原本風馬牛不相關的公司都來申請國家專項基金,舉例,海鮮銷售商大連晨鑫5月收購上海一家半導體公司,股價立刻上漲。

截至2020年9月1日,全中國已有9335家企業變更經營範圍,加入半導體、積體電路相關業務,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2倍。但瘋狂胡亂投資的苦果已經出現,像是武漢弘芯、安徽、浙江等地一窩蜂研製半導體,但許多已出現爛尾。

國家發改委對此也大表不滿,批評一些無經驗、無技術、無人才的「三無」企業投入,加上部分地方政府盲目支持,強調將按照「誰支持、誰負責」的原則,對造成重大損失的項目通報追究責任。

大陸的科技發展一直是應用發達、基礎薄弱,而晶片製造恰恰需要基礎科研、基礎工業的配合,不存在所謂彎道超車,要先由28納米、14納米,再藉由改良才能發展至目前的5納米,將來的3納米、2納米,否則國家再放更多的錢,也只是益了一些渾水摸魚者。

業界人士預計,早前購入的晶片最晚只能用到明年六七月,屆時華為恐怕連手機生產都有困難。(法新社資料圖片)

業界人士預計,早前購入的晶片最晚只能用到明年六七月,屆時華為恐怕連手機生產都有困難。(法新社資料圖片)

更多鍾聞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