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專業助你再起飛 (高天佑)

By on October 23, 2020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空服員工作時間靈活,不少人在公餘時建立「第二專業」,到丟了飯碗時就不用太愁生計。(黃潤根攝)

空服員工作時間靈活,不少人在公餘時建立「第二專業」,到丟了飯碗時就不用太愁生計。(黃潤根攝)

國泰(00293)一口氣炒5300個香港員工,令市民擔心大批空姐空少前路。筆者也認識一些CX、KA空服員朋友,暫時感覺他們反應兩極,有些愁爆,有些則略顯興奮,打算拿着「瘦雞餐」開展人生新方向。差別在於有冇「第二專業」,例如有些空服員以往利用「等飛」閒暇持續學習,建立了咖啡師、品酒師、寵物護理、露營教練等專業資格,現在便可循另一跑道「再起飛」。隨着新經濟環境日益波動,加以人類壽命愈來愈長,「第二專業」從物質和心靈角度看都愈來愈重要。

公餘進修尋興趣變出路

有一個CX空姐本身是「啡迷」,酷愛精品咖啡,過去幾年花時間逐步考取了國際精品咖啡師協會(SCA)最高級別證書(須累計上課及實習逾100個小時,並通過多次考試),獲得了培訓和監考資格。她原本兼職教班,賺點外快,過去幾個月CX基本上停飛,先後減薪及實施無薪假,令其正職收入銳減近半;但與此同時,她的教班生意卻突趨熾熱,幾乎應接不暇。

這位空姐的教班收費通常是每個學生每3小時1200元,每日大概教一至兩班,每班3至4人,意味平均每日收入約6000元,扣除機構中介及租用咖啡室開支後,仍有約4000元「落袋」,遠超空服員正職收入,她坦言自己也估計不到。

何解生意突然這麼好?一來在疫情下,港人無法外遊極其鬱悶,不少人「搵啲嘢學」以作消遣和寄託,咖啡師、品酒師、甜品師等證書課程正是熱門選項。二來部分人打算移民,如果想在他鄉搞點小生意,開間café、餐廳,便需要進修打底。

「搵啲嘢學」之外,近月另一熱門活動是去露營,各山頭營地旺過旺角,銷售露營產品的專門店生意好到不得了。有一個CX空少是「露營狂人」,一身健康膚色,平時不在飛機上就是在山中帳篷,又會利用員工機票赴尼泊爾等地紮營。憑着愛好和知識,他跟朋友夾份開設一家露營服務小店,提供基本訓練課程,並代理銷售相關用品,最近生意大旺,他即使被國泰裁掉,相信暫時毋須太憂愁。

國泰一口氣炒5300個香港員工,令市民擔心大批空姐空少前路。(法新社資料圖片)

國泰一口氣炒5300個香港員工,令市民擔心大批空姐空少前路。(法新社資料圖片)

事實上,空服員職業一大特色是工作時間相對靈活,加以航空公司大多准許他們做兼職副業,所以頗為適合建立「第二專業」,視乎各人把閒暇時間花在什麼地方,有些追求愛好以達「專業」門檻,到丟了飯碗就感受到差別。

保身份認同 延工作生涯

「第二專業」概念早於八十年代便有人探討,惟千禧年後在科網經濟衝擊下,各行各業飯碗都欠安穩,建立「第二專業」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漸見增加。近年甚至出現slasher(斜桿族)講法,意指一個人同時兼具多種職業身份和收入來源,不再分正業副業。

不過slasher比較適合由零起步的最新世代追求,對大多數人來說,較為可行還是在正職以外慢慢儲備第二種專業能力。開拓職業出路和收入來源之餘,此舉在心靈層面也有價值,事關不少人都把「第一專業」跟自己的社會地位及自我認同緊密掛鈎,萬一失去了這份正職身份,便可能深陷身份危機,這時候若有「第二專業」,感覺便大不同。再者,人類愈來愈長壽,而很多正職工作通常在60歲左右便要退休,「第二專業」有助以某種方式延續工作生涯。

過去幾個月CX基本上停飛,先後減薪及實施無薪假。(法新社資料圖片)

過去幾個月CX基本上停飛,先後減薪及實施無薪假。(法新社資料圖片)

關於開創「第二專業」,有幾點需要留意:

一、顧名思義,必須達到「專業」(professional)基本門檻,若只是「我鍾意飲咖啡/嘆紅酒/行山」則純屬愛好(amateur),不算是具有賺錢資格。各領域「專業」定義不同,例如有些範疇以高級別證書為標準,有些行業則着重實戰經驗和人脈關係。不可或缺是從愛好更進一步、追求專業門檻的覺悟和決心,事關不論考取證書、累積經驗或建立人脈,通常都很花錢花時間,須在正職之外高度投入,往往要在生活其他方面(例如休息、娛樂、消費)作出一定犧牲。

二、正因要有這麼大投入和犧牲,所以「第二專業」務必建基於自己的愛好,否則正職已經辛苦,連副業也是自己不喜歡的事,人生恐怕太沒趣味了。相反,「第二專業」若符合愛好,寓事業於享受,則不但有助平衡人生,更可對正職有所調劑,更能承受枯燥和壓力。

三、應作長期耕耘打算,不宜過於短視功利。例如上述兩個空服員屬幸運例子,其副業正可在疫情下受惠,成功「對沖」。然而筆者也知道有空姐是兼職瑜伽教練,疫情導致航企停飛,健身室也停業,使其正職、副業收入同皆大減。當然,每個行業都有起伏,瑜伽是她的愛好,總不會因為近日「禍不單行」便否定自己的「第二專業」。同樣道理,若有人看到咖啡師、露營生意大旺才考慮入行,相信已趕不及捕捉這一波紅利。或許,待疫情平復後,現在受挫的健身教練、深度遊領隊等行業將迎來「報復性反彈」。綜言之,發展「第二專業」應保持定力和彈性,風物長宜放眼量。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有些空服員以往利用「等飛」閒暇持續學習。(中通社資料圖片)

有些空服員以往利用「等飛」閒暇持續學習。(中通社資料圖片)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