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香港 科創天堂與地獄 (松仁)

By on July 11, 2020

 本文作者松仁,為《信報》撰寫專欄「私募廣角鏡」

不少本地初創企業和地產行業有一定關係,例如共享辦公室、智能倉儲等。(GOGOX網上圖片)

不少本地初創企業和地產行業有一定關係,例如共享辦公室、智能倉儲等。(GOGOX網上圖片)

隨着香港第三波疫情逐漸出現,本來已千瘡百孔的經濟情況面臨更大挑戰。在科創界,不少筆者在科學園認識的科創好友老闆,有些之前已經融資、在賬上還有錢燒的,還可以撐一下,最多就是不斷被投資者照肺,不斷被要求更進一步開源節流,畢竟老闆及投資者都害怕錢燒光撐不過是次寒冬。

不過,他們都比那些剛創業不久還未募資的初創來得好,畢竟現在本地初創企業要募資的話,可謂甚為艱難,不但很多本地創投目前都抱着先看看、再等等的心態,不急於在疫情時期投資風險本來已經很高的初創企業。

很多本地創投目前都抱着先看看、再等等的心態。(Freepik網上圖片)

很多本地創投目前都抱着先看看、再等等的心態。(Freepik網上圖片)

更甚者,不少本地風投或天使投資者的財富都來自本地商業地產起家的家庭,目前不少商業地產都出現問題,不少本地家族分分鐘不見了兩三成的資產規模,無論心理上及實際上都有一定打擊,目前再叫他們投風險較高的科創企業的確不容易,心態很容易回到「High Tech,揩嘢」的老模式。

再加上不少本地初創企業和地產行業有一定關係,例如共享辦公室、智能倉儲等,或者是B2B的FinTech或旅遊有關的初創企業,面對疫情來襲,影響也更為明顯。

氣候突變嚇窒投資者

另一邊廂,一些地區的初創企業,例如以色列,就有更明顯分別。除了在疫情前沒有本港的社會事件及中美貿易戰的困擾,可以繼續吸引資本來度過是次寒冬,反之不少國際投資者在去年到今年第一季,就因香港特殊情況而暫停投資本地的初創企業。筆者有初創企業老闆朋友,難得是本地企業並已募集到B輪,去年募集C輪時,就跟一個東南亞主權基金談了好一段時間,對方面對本地情況出現變化,臨時縮沙。

GOGOX若是現在才進入需要快速募資及增長的時期,可能整個故事會變得很不一樣。(GOGOX網上圖片)

GOGOX若是現在才進入需要快速募資及增長的時期,可能整個故事會變得很不一樣。(GOGOX網上圖片)

相對早前本地較成功的初創企業例如GOGOX(前稱GOGOVAN)Cherrypicks等,若是現在才進入需要快速募資及增長的時期,可能整個故事會變得很不一樣,所以亦屬時也命也,不少最近面臨倒閉的本地初創企業,其實往往並不是單純業務模式的問題,可能就是需要資金的時候整個氣候不就而已,然而如果能撐過去,未來5年可能變成另一家獨角獸也說不定。

上述談到的以色列初創企業就相對幸運很多,在2020年第一季度當地科創企業融資額就創了當地單季融資紀錄,達27.4億美元,而筆者沒有可比較的本地數據。不過,本地科創企業2019年全年才募集到12億美元左右,去年下半年有大概4億美元,而今年首季很有可能本地融資額少於2億美元,相對以色列的融資額可謂天堂與地獄。如何讓國際或本地知名投資者,例如鍾情投資以色列科創企業的誠哥,可以多一點關注我們本地努力掙扎求存的初創,相信並不是一個容易解答的問題。

在2020年第一季度,以色列初創企業融資額就創了當地單季融資紀錄,達27.4億美元。(路透資料圖片)

在2020年第一季度,以色列初創企業融資額就創了當地單季融資紀錄,達27.4億美元。(路透資料圖片)

更多松仁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