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辦公2.0 (黃岳永)

By on May 22, 2020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我們正在適應一種全新的常態,待疫情過去,WFH 2.0應會給予我們更多驚喜。(Freepik網上圖片)

我們正在適應一種全新的常態,待疫情過去,WFH 2.0應會給予我們更多驚喜。(Freepik網上圖片)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發,多間企業或是因應政府呼籲,又或憂慮員工安全,相繼推出不同程度的在家辦公(Work From Home, WFH)政策,當中又以一眾科技公司行得最前最徹底。結果一試之後,發現這種模式完全可以進一步發展,於是WFH 2.0應運而生。

自3月2日以來,Twitter便一直「強烈鼓勵」員工在家工作。兩個月後,Twitter發現這種工作模式行之有效,公司行政總裁Jack Dorsey早前發信給全球(對,是全球)員工,指他們若願意,在疫情過後,可以永遠(forever)留在家中工作。

至於那些想返回辦公室的員工,最快要等到9月才可回公司上班。總之是否回公司工作,由員工自行決定。其他包括Google、Facebook、 Amazon等科技公司,也先後公布WFH的政策會在今年內持續。

香港初創企業9GAG上周決定全面實施WFH,7000方呎荃灣總部已人去樓空。(9GAG提供圖片)

香港初創企業9GAG上周決定全面實施WFH,7000方呎荃灣總部已人去樓空。(9GAG提供圖片)

很羨慕吧?其實不只是美國,香港初創企業9GAG上周亦決定全面實施WFH,連荃灣總部那7000方呎辦公室也提早與業主解約,花了3、4天便把公司清倉交樓,馬上做到人去樓空。可能有人會認為9GAG的決定只是節省租金,我不排除可能有這方面考慮,但從開始時被迫留在家中工作,到現時企業決定作出改變,反映WFH已經重新挑戰,變成新常態。

我亦認為在家工作比在公司辦公室更有效率,即使香港這一彈丸之地,上班所需時間不少,以我自己為例,往返交通時間「起碼」一個半小時,會議時間一般一個小時起計算;要和海外合作夥伴面對面開會的「成本」就更高,我和台灣團隊一般是兩個月開一次會,大家輪流到對方所在地見面,相當公平。

如今大家一齊WFH,透過定期舉行Scrum會議,無論是與本地合作夥伴會面,又或是國外團隊開會,次數反而有增無減。透過各項工作軟件的輔助,可以快速整理好會議文件及進行紀錄;再配合不少「一鍵功能」,例如縮放、加重點、錄制視頻等,遠比每次開會要憑記憶及筆記來記錄要方便得多,還有共享日程及Trello的工作進度管理模式,無論是跟進工作或檢討方案,亦變得更加容易。

WFH透過各項工作軟件的輔助,無論是跟進工作或檢討方案,亦變得更加容易。(Trello網上圖片)

WFH透過各項工作軟件的輔助,無論是跟進工作或檢討方案,亦變得更加容易。(Trello網上圖片)

此外,相比起過往在公司開會動輒一、兩小時,在WFH後,開會時間變短了,會議反而更加頻繁,因為大家習慣發現問題時便馬上商討解決方案,這種模式令營運更具彈性。

疫情迫使一眾企業實施在家工作方案,老闆及僱員發現現時各項科技原來足以支援WFH。現在,我們正在適應一種全新的常態,待疫情過去,WFH 2.0應會給予我們更多驚喜。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