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Deliveroo敗走台灣 (高天佑)

By on April 10, 2020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Deliveroo在台灣的市佔率始終遜於對手,經營更見困難,最終決定本月十日起停止當地業務。(Deliveroo網上圖片)

Deliveroo在台灣的市佔率始終遜於對手,經營更見困難,最終決定本月十日起停止當地業務。(Deliveroo網上圖片)

人人都說外賣App是今浪新冠疫情之下的大贏家,不過全球最大「外賣仔」之一、Amazon旗下Deliveroo(戶戶送)剛剛黯然宣布,周五(10日)起在台灣停業,敗走寶島市場。事實上,內地及國際例子都證明,同一市場內最多容許兩個「外賣仔」存活,否則變成「三個和尚」無水食。

Deliveroo由華裔英國人許子祥(William Shu)於2013年在倫敦創辦,由於許的父母皆來自台灣,所以該公司其實跟寶島甚有淵源。受惠於先發優勢,Deliveroo在英國、德國、法國、西班牙等十多個市場穩居龍頭地位,並於去年5月獲Amazon斥5.75億美元入股。

競爭烈運費低 回本無期

然而,Deliveroo雖由「台灣之子」起壇,卻遲至2018年底才進軍寶島市場,此前在亞洲只有香港和新加坡兩個據點。當時Uber Eats和foodpanda兩大巨頭已在台灣扎根,後來又有foodomo、有無快送(yo-woo)等本土App冒起,當地的「外賣仔」市場可謂七國咁亂。

台灣現時堪稱世上最發達的外賣App市場之一,除因百花齊放,亦由於當地有大量價廉物美餐飲小店,加以勞動力供應相對充裕,交通規劃對電單車和單車友善,因此若作為一個「又為食又懶」的人,身處台灣等於在天堂。

不過,顧客們的幸福,往往由經營者承擔代價。正因競爭太激烈,各家營運商千方百計搶客、搶餐廳,提供折扣優惠之外,現時多個App的最低免運費單價降至120元台幣(約30港元),基本上買一杯加大版的珍珠奶茶就可免費外送,試問這樣怎可能賺錢。

誠然,世界各地「新經濟」公司為求短時間搶攻市場,都狠狠地採取「燒錢模式」,先憑虧本經營吸納大量用戶,創造規模效益,擠壓競爭對手,直到市場只剩下一兩家營運商時,才是「回本期」的開始。

Deliveroo此前在亞洲只有香港和新加坡兩個據點。(Deliveroo網上圖片)

Deliveroo此前在亞洲只有香港和新加坡兩個據點。(Deliveroo網上圖片)

當中最佳典範是內地兩大外賣App,即騰訊(00700)系的美團(03690),以及阿里(09988)旗下餓了麼,最初也是瘋狂燒錢,並面臨大量競爭者,但憑着兩大科網巨擘在背後撐腰,已「燒死」絕大部分對手,就連百度外賣亦被邊緣化(現市佔率不足2%)。

輸在遲入場 拒再燒錢

換句話說,美團和餓了麼成功確立寡頭壟斷格局,雙方自去年起形成默契,恢復對食客和餐廳的合理收費,隨即由「燒錢」逐漸轉為「賺錢」,這可說是天下所有「新經濟」模式的教科書案例。

說回台灣市場,由於競爭太慘烈,既有Deliveroo、foodpanda、Uber Eats三大國際級玩家,又有幾間本地startup,甚至連美團和餓了麼都嘗試拓展當地戰線,距離「和氣生財」階段仍很遙遠。而Deliveroo因為遲入場,市佔率始終遜於foodpanda和Uber Eats,經營更加困難,一直燒錢看不見盡頭,因此作出沉重的停業決定。

隨着Deliveroo拒絕再玩,台灣外賣App市場的經營環境可望稍為改善,現在最開心的相信是foodpanda和Uber Eats。畢竟在這個燒錢遊戲中,誰能撐到最後不死,就可望成為贏家。但對台灣用戶來說就不是喜訊,「一杯珍奶都送貨」的美好日子未必持久。

至於香港的外賣App市場,百花齊放其實跟台灣不遑多讓,同樣有Deliveroo、foodpanda、Uber Eats三方同場競逐,再加小量本地startup,相信各家營運商很難賺錢,不排除遲些會有玩家退場。

Deliveroo在英國、德國、法國、西班牙等十多個市場穩居龍頭地位。(Deliveroo網上圖片)

Deliveroo在英國、德國、法國、西班牙等十多個市場穩居龍頭地位。(Deliveroo網上圖片)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