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直播睡覺丁財兩旺 紅遍海內外

By on March 11, 2020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抖音掀起直播睡覺熱潮,透過通宵直播睡眠情況,爭取追蹤者支持及直播收入。(路透資料圖片)

抖音掀起直播睡覺熱潮,透過通宵直播睡眠情況,爭取追蹤者支持及直播收入。(路透資料圖片)

美國《紐約時報》報道,近期內地社群媒體抖音(TikTok)掀起直播睡覺潮流,影響力更擴展至海外。數以百計的抖音用戶,臥床前首先開啟鏡頭,通宵直播其睡眠實況,以贏得追蹤者支持,以至額外的直播收入。

內地演員瞓醒賺8萬打賞

通過抖音直播功能,觀眾可贈送數碼硬幣(Digital Coins)予直播主,其後用作兌換現金。美國《紐約時報》引述抖音直播主Brian Hector表示,他首次直播睡覺後醒來,就已賺得價值10美元(約78港元)的虛擬貨幣。

內地江西省業餘男演員「圓三」於上月9日,透過「誰家的圓三」賬號直播,最初只為驗證自己會否打鼻鼾。豈料他隔天醒來發現,頻道於5小時直播內,吸引了成千上萬的觀眾。他其後重複「表演」,最多有1850萬人觀看,追蹤者多達100萬。觀眾更向他打賞虛擬禮物,合共7.68萬元人民幣(約8.59萬港元)。

數以百計的抖音用戶,臥床前首先開啟鏡頭,通宵直播其睡眠實況。(抖音網上圖片)

數以百計的抖音用戶,臥床前首先開啟鏡頭,通宵直播其睡眠實況。(抖音網上圖片)

然而,不少直播主發現,當終止有關短片後,就失去部分新追蹤者。《紐約時報》引述抖音用戶,觀眾未必被直播主吸引,反而喜歡在直播期間,跟不同的網民聊天。報道指出,該平台不會保存網民實時對話,以作用戶交流樞紐。

網民乘機聊天 非純觀看

抖音用戶Oscar Reyes說,他曾於直播期間醒來幾次,看到約有600人在聊天。他亦留意到,曾有人整夜直播着屋頂的電視,亦有1萬人次觀看。因此,Oscar Reyes認為不少人為了在直播群組聊天才「觀看」有關視頻。

值得留意的是,為防止新冠病毒疫情於社區蔓延,內地學校、電影院、酒吧及體育館等仍然關閉,群眾轉投虛擬世界打發時間。科技媒體KrAsia指出,在疫潮期間,網上遊戲、教育以至其他虛擬服務等用戶量激增。

KrAsia引述研究機構QuestMobile數據顯示,在農曆新年間,抖音及快手的每日活躍用戶平均增長約4200萬,兩者訪問量較平日增加三分一。此外,用戶每天在應用程式費時大約105分鐘,較去年同期增長34%。

內地業餘男演員「圓三」在抖音直播睡覺,一度吸引1850萬人觀看。(抖音圖片)

內地業餘男演員「圓三」抖音直播睡覺,一度吸引1850萬人觀看。(抖音圖片)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