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導演開拓AI水墨畫

By on December 20, 2019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電影特效導演黃宏達(黃勁璋攝)

電影特效導演黃宏達(黃勁璋攝)

團結香港基金昨天頒發「香港創新領軍人物大獎」,憑《頭文字D》、《黃飛鴻之英雄有夢》等電影,多次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及台灣金馬獎最佳視覺效果的電影特效導演黃宏達【圖】,是6位得獎者之一。他近年致力把科技結合水墨藝術,不但把名畫立體化,更研發人工智能水墨畫家。

拆解筆法教曉機械臂

黃宏達出生於紙紮舖世家,父親經常幫人寫揮春和神主牌,因此自小已接觸筆墨。長大後他投身視覺效果工作,多次跟水墨畫聯乘。在去年的Ink Asia(水墨藝博)上,黃宏達靈機一動,想到以AI繪畫水墨畫。AI繪畫並非新鮮事,法國藝術團隊Obvious曾以1.5萬幅肖像畫,供AI進行深度學習,最後電腦繪出肖像畫Portrait of Edmond Belamy,在紐約佳士得拍賣會以43.25萬美元成交。

黃宏達以一組本來用於鐘錶製作的機械臂,畫出三十三幅AI水墨畫。 (被訪者提供圖片)

黃宏達以一組本來用於鐘錶製作的機械臂,畫出三十三幅AI水墨畫。 (被訪者提供圖片)

黃宏達認為,AI需要做的,是學習人類的作畫方式,而非模仿畫風。故此,當他研發其AI水墨畫家A.I. Gemini時,要先把山水地貌改變化成方程式輸入系統,再讓它學習如何繪畫山脈、海洋等自然景觀,教曉它何謂黃金分割、留白;當然不少得把點水、點墨及基本筆法仔細拆解,將之化成座標數據,讓本來用於鐘錶製作的機械臂掌握筆法軌跡,令畫筆操控更得心應手。黃宏達提到:「AI毋須學習大師的功架,掌握基本功後,自然就能畫出獨特的山水風格。」

每幅約16萬售出大半

由黃宏達跟A.I. Gemini共同創作的AI水墨畫系列「逸」和「月球背面」,今年先後在台北及倫敦展出。問到AI畫作的價值會否比不上傳統畫作,黃宏達直言,「梵高在生時,他的作品毫無價值,但他死後,作品變得價值連城。『藝術性』這回事會隨時代變化。」33幅AI畫作之中,過半已經售出,每幅售價大概2萬美元(約15.6萬港元),「即是說,有十多二十名收藏家,認同這些AI畫作有價值。」

AI水墨畫系列「逸」,今年1月曾於台北展出。(黃勁璋攝)

AI水墨畫系列「逸」,今年1月曾於台北展出。(黃勁璋攝)

採訪、撰文:陳子健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