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賣仔之謎 (高天佑)

By on November 15, 2019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美團以流動程式結合人力的O2O模式,的確能同時為食客、餐廳和餐飲業整體創造價值。(法新社資料圖片)

美團以流動程式結合人力的O2O模式,的確能同時為食客、餐廳和餐飲業整體創造價值。(法新社資料圖片)

上周寫過〈外賣仔燒錢修成正果〉一文,獲中原地產老闆施永青在其《am730》專欄回應,施老闆所講的觀點我都認同。事實上,關於美團(03690)的「外賣仔模式」,筆者還有兩個疑問,一是這種模式為何只在東亞地區發揚光大,二是究竟有否為社會創造價值。經過進一步了解及思考,得出了一些解答,跟讀者們分享。先由第二個問題答起,現時在內地大行其道的美團和餓了麼等外賣App,以及奔波於馬路的800萬個「外賣仔」,究竟有沒有為社會創造價值?

拓經營半徑創造價值

身為資深的外賣App用家(雖然在香港用的並非國產App),筆者的答案是100% Yes。這種以流動程式結合人力的O2O模式,能為食客、餐廳以至餐飲業整體都創造價值。對食客來說,撇開「足不出戶有飯食」此一懶惰因素,現在用膳選擇的半徑範圍也大幅擴闊。例如中午食lunch,以往願意行落街,通常離不開15分鐘步程內的餐廳,來來去去那幾家,質素欠佳也將就硬啃。

自從有了外賣App,選擇半徑拉闊至5公里以上,一些以往行路要1小時、搭車要半小時的餐廳,「外賣仔」騎電單車15分鐘內為你送上食物。假若提早預訂,甚至可幫襯另一個城市的餐廳。例如浙江的科網公司,一些團隊在豪氣「萬歲」慶功時,往往會預訂重慶市某名店的麻辣火鍋,由外賣員連鍋帶料坐高鐵送到,又或者由北京送來整隻填鴨,但當然要付出較高附加費;至於這種消費方式是否過於奢靡,涉及太多不必要的碳排放和人力,則另當別論。

對餐廳來說,其經營半徑同樣大幅擴闊,以往即使自己僱有外賣員工,但寥寥幾人很難發揮運作效率,若要配備電單車及專業訓練則成本不划算,如今委託專業外賣App團隊代勞,實現division of labor。此外,正如上述,以前餐廳的生意多建基於地利因素,現時則傾向比併食物質素,而且食客每次用餐後都可評分,有助促進餐飲業界良性發展。

儒家文化圈特色「加持」

由此引伸筆者另一個疑問,據觀察,外賣App模式暫時只在中國內地、香港、台灣與南韓真正大行其道,不論歐美以及同屬亞洲的日本市場至今仍只是相對小眾玩意,何解?筆者認為,這關乎所謂「儒家文化圈」之兩大特色,一是「食不厭精」,十分嘴刁,不像歐美人士樂於每日食冷冰冰三文治;二是工作勤勞,具自食其力精神,尤其中港台韓皆屬低福利社會。相比之下,日本福利網較完善,加上少子化令青年勞動力不足,令外賣App模式不易運作。

據統計,去年內地外賣員平均月入7750元人民幣,比大學生更高,當中最勤力和高效的一批,月入逾萬元很平常。(法新社資料圖片)

據統計,去年內地外賣員平均月入7750元人民幣,比大學生更高,當中最勤力和高效的一批,月入逾萬元很平常。(法新社資料圖片)

事實上,內地外賣員是一份辛苦及高危的工作,由於採用多勞多得制度,底薪通常只佔收入兩三成;再者,食客每次都可對外賣仔的服務及準時度評分,其結果不但影響每月花紅,亦關乎日後的訂單分配及分佣水平。因此,外賣仔每次取餐和送餐都飛馳奔波,甚至超速或衝紅燈,經常險象環生;有時在餐廳候餐受氣之餘,送到食客手上又要受氣,偶爾有人跪低哭求食客不要給低分,很沒尊嚴。

一個很明顯對比,是在1999年港產電影《喜劇之王》,男主角尹天仇(周星馳飾)扮演茶餐廳外賣仔,衣着邋遢,懶懶閒送飯盒和奶茶,毫不專業,連價錢也記不住。來到2019年《新喜劇之王》,女主角如夢(鄂靖文飾)擔任某個App外賣員,身穿鮮明有型制服,騎電單車威風凜凜,專業程度遠勝當年尹天仇,卻不幸因為冒着大雨送餐而炒車出事,正可反映前後兩代外賣員之形象和處境。

低學歷青年儲錢新捷徑

又辛苦又危險又受氣,為何依然這麼多人去做,「因為愛抑或責任?係因為窮呀!」據統計,去年內地外賣員平均月入7750元(人民幣.下同),比大學生更高,當中最勤力和高效的一批,月入逾萬元很平常,正好反映,這是缺乏學歷及專業技能的青年能夠賺取較高收入的少數門路之一,且光明磊落,不用為非作歹。尤其是一些來自農村的有志青年,打算在這條路上搏命幾年,賺一筆錢創業做小生意,或者回鄉起樓結婚,儲錢速度比起去富士康打工快一倍以上,但就更加有血有汗。

建基於外賣仔模式,美團和餓了麼等平台亦開始轉型擴充業務,麾下人員除了送外賣,也扮演「跑腿」,例如代為繳費、排隊、買票、購物、接送老人甚至遛狗,用戶只需在App上落單,按時或逐項計酬。這些服務都很受歡迎,既為用戶省時及提供便利,亦讓外賣員在非餐飲繁忙時間也能多賺錢,善用人力。且看這類「懶人經濟模式」,還會怎樣發展下去。

一些來自農村的有志青年,打算在這條路上搏命幾年,賺一筆錢創業做小生意,或者回鄉起樓結婚。(法新社資料圖片)

一些來自農村的有志青年,打算在這條路上搏命幾年,賺一筆錢創業做小生意,或者回鄉起樓結婚。(法新社資料圖片)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