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惡性工作 (老占)

By on October 30, 2019

本文作者老占,為《信報》撰寫專欄「俺俺占占」。

YouTube每分鐘產出五百小時視頻,而Facebook每分鐘產生二百五十萬條訊息,其中不乏反政府、敵對言論、色情、暴力、仇殺、暴打、斬首、孌童等等內容。這時候,必須有人採取一些行動把關。

想像一下,如果你向YouTube或Facebook舉報某些內容,在社交媒體傳播管道的另外一端,就有一班科技民工,每日必須瞇着眼睛,努力地睇住一條又一條的暴力影片、真實的車禍,或在陰暗的房間裏觀看驚恐萬分的幼兒影像、黑警狂毆年輕人,甚至IS虐殺被俘虜者。這類工作,就是網絡世界最骯髒惡心的網絡審查員。

Facebook、Google、Twitter等全球知名網絡公司大概有十五萬人在這些崗位上,光是一家Facebook在全球已有二點五萬名。他們不在矽谷,而外判在菲律賓、印度,因為這裏的人工成本低廉,人人懂英文,時薪只要一美元。

網絡審查員日常沉浸於恐怖暴力內容,部分員工甚至患上創傷後遺症。(路透資料圖片)

網絡審查員日常沉浸於恐怖暴力內容,部分員工甚至患上創傷後遺症。(路透資料圖片)

工作大部分是識英文的大學生,工作性質就是審核源源不絕的恐怖黃色、暴力內容,全部都是人類流露出最惡劣的畫面,包括抑鬱、憤怒、仇殺、暴打、斬首等等。

這類厭惡性工作日日坐足八個鐘,工作環境昏暗又壓迫,令人筋疲力盡兼生痔瘡,說起來也很簡單。他們需要運用智力和良好的判斷力,能在幾秒之中解釋影像的脈絡。

有些網絡審查員一開始接手工作十分痛苦,日常是在恐慌與嘔吐中度過,甚至有部分員工患上創傷後遺症,在美國從事這類工作的公司會提供定期的心理輔導,在南亞及中亞這類國家,這些支援根本沒有。日復一日地沉浸於這些訊息,真係人都癲,不少人患上了抑鬱症,也有精神失常,而這些景象,就是香港的日常。

更多老占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