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網絡安全 提升宜居水平 (黃岳永)

By on October 11, 2019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今年全球最宜居城市的排名,香港下跌5位至第38位,而排名仍未考慮目前社會動盪情況。(法新社資料圖片)

今年宜居城市的排名,香港下跌5位至第38位,而排名仍未考慮目前動蕩的社會情況。(法新社資料圖片)

近年香港作為最宜居城市的排名不斷下滑,今年9月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簡稱EIU)公布的「2019年全球最宜居城市」排名,爆發黃背心示威的法國巴黎排名急挫6位至第25位;而計算成績時仍未考慮到目前社會動盪情況的香港,也下跌5位至第38位,觀乎目前情況,對明年的排名實在不敢寄予厚望。

每個人對宜居城市的定義都有自己看法,國際上則有一套客觀衡量標準,以廣受認同的EIU排名為例,便從生活水平、犯罪率、交通建設、教育資源、醫療保健和政經穩定等影響宜居程度作為指標,為全球140個大城市排名。值得留意的是,國際上對宜居城市的定義似乎逐漸有所改變,擁有大量發展機會的金融或商業中心,不一定是最宜居城市,反而提供有質素生活的二線城市愈來愈受歡迎。奧地利首都維也納去年首度擊敗澳洲墨爾本,連續兩年蟬聯全球最宜居城市,多少便反映這個趨勢。

相比起發展機遇,現今人們對社會安全及生活安定更為重視。來自墨西哥的Jon選擇宜居城市時,第一個脫口而出的條件便是「治安」。雖然他和家人熱愛墨西哥,視每年9月16日墨西哥獨立日為全年頭等大事,但他對當地治安仍相當不滿。墨西哥城被稱為罪惡之城,槍械及毒品問題不斷,現時Jon成家立室,顧及家人安全,自然把治安放在首位。至於其他如教育、醫療及發展機會等,亦是考慮條件之一。

國際對宜居城市的定義似乎有所改變,提供有質素生活的二線城市愈來愈受歡迎,圖為蟬聯首位的奧地利首都維也納。(新華社資料圖片)

國際對宜居城市的定義有所改變,提供有質素生活的二線城市愈來愈受歡迎;圖為蟬聯首位的奧地利首都維也納。(新華社資料圖片)

其實治安問題是果不是因,貧富懸殊才是影響社會安全穩定的主要因素。香港每5年公布一次反映貧富差別收入分配的堅尼系數,最新公布數據是2016年的0.539,數字是45年來的新高,冠絕已發展經濟體。

根據聯合國指引,0.6以上屬極危險水平,香港明顯已接近臨界點。社會不公平很容易衍生出其他問題,歐洲亦有貧富不均,但政府平衡做得好,大部分人仍可以安居樂業,難怪宜居城市都是以歐洲為主。

除了宜居城市指數外,《經濟學人》撰寫的《安全城市指數報告》中,香港的排名從2017年第九位,急跌至2019年的20位。猶記得香港當年進入十大的主要原因,是香港警方設立「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在數碼安全上表現出色所致。現時網絡上流言與假消息亂飛,起底及攻擊不斷,香港如何改善這方面的表現,會是一項重大挑戰。在最宜居城市方面,曾經排名不低的香港,現在改善空間看來相當多。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