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揀先至係老闆 (黃岳永)

By on September 13, 2019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源於日本的詞語「過勞死」, 不少人都認為與當地的社畜文化有關。(法新社資料圖片)

源於日本的詞語「過勞死」, 不少人都認為與當地的社畜文化有關。(法新社資料圖片)

「Karoshi」這句日語港人可能有點陌生,但說到「過勞死」就應該相當熟悉。這個源於日本的詞語,早在十多年前已收錄在牛津字典之內,不少人都認為這與當地的社畜文化有關。在日本這個男主外女主內的社會中,除了男性可能在工作上出現過勞死,婚後回家相夫教子的女性其實亦背負着沉重的心理壓力。

那有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

若擺脫地域限制,以地球村的眼光來看未來發展,可能性便會大得多。在香港住了二十多年的Suzuki便屬於勇敢走出自己comfort zone的日本女性。她笑言自己高中時已立志出走日本,打算大學畢業後到美國生活,並苦學英文,為日後出國鋪路。當年來港僅當作去美國前的中轉站,結果愈來愈喜歡這個地方,往後便過着一般日本女性截然不同的生活。

其實日本社會的男主外女主內做法,除了受文化影響外,亦與生活環境有關。Suzuki說,日本對聘用外傭的限制相當嚴格,育兒設施亦不足,大部分女性婚後都需要回家相夫教子;而且日本職場對女性有角色定型,認為斟茶遞水兼filing這些工作才是由女性負責,她們在工作上可以發揮的地方有限,做到管理層甚至自行創業的女性更屬稀有物種。

日本職場對女性有角色定型,使她們在工作上可以發揮的地方有限。(路透資料圖片)

日本職場對女性有角色定型,使她們在工作上可以發揮的地方有限。(路透資料圖片)

相對之下,香港工作環境對女性便友善得多。Suzuki在香港先後結婚生子兼創業,她不諱言若是留在日本,應該都會走上家庭主婦的道路,現今在香港則是「自己做老闆」,開了一間日語學校做校長。雖然工作辛苦,但忠於自己的選擇,實現自己的夢想,一切亦是值得的。

Suzuki除了打破日本女性的「既定人生模式」,亦沒有人在異鄉必須融合當地才能生存的想法。在香港生活多年,亦聘有外傭幫手家務的Suzuki,骨子裏仍然是「日本魂」,例如一定幫襯日本超市、正式場合必穿和服、習慣鞠躬多於握手、送禮物的價值要達至3000至5000日圓才算有禮貌等等,仍然是跟隨日本的做法或習慣。

除了對體力等有特別要求的工作外,我一向認為在職場或創業上男女之間分別不大,有時同齡的女性較男生更加可靠。然而,因為社會對男女的角色設限,很多人沒有機會在成長的地方發揮所長,到外國發展是可以考慮的方案之一,但又怕未能適應環境而失敗。Suzuki的故事正好證明出走在外,亦毋須放棄自己的文化及傳統,反而更能珍惜來之不易的機遇。對於年輕人而言,「有得揀」至為重要,正所謂「有得揀先至係老闆」,而這亦是拓展未來無限可能的最佳道路。

對於年輕人而言,「有得揀」至為重要,亦是拓展未來的最佳道路。(Freepik網上圖片)

對於年輕人而言,「有得揀」至為重要,亦是拓展未來的最佳道路。(Freepik網上圖片)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