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村式世界觀 (黃岳永)

By on July 12, 2019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數碼遊牧民只要有WiFi就能工作,完全不受時區地域限制。(Freepik網上圖片)

數碼遊牧民只要有WiFi就能工作,完全不受時區地域限制。(Freepik網上圖片)

科技急速發展,今時今日只需一「腦」在手,世界便與你同行, 數碼遊牧民(Digital Nomad)也順應而生。簡單來說,這是一群只要有WiFi就能工作,完全不受時區地域限制的人,他們可以是容許遙距工作的公司僱員,亦可能是一眾自己接job的Freelancer。

這種沒有固定工作場所的Digital Nomad,在香港方興未艾,但在西方國家已經發展了好一段時間。由於他們的辦公地點通常是咖啡室、酒吧,又或是按時間收費的出租辦公空間,相應產業亦應運而生。2010年在美國成立的WeWork,便創立了共用工作空間這個概念,除了初創企業之外,一眾「牧民」亦是其目標客戶。這間沒有多少房產的公司目前估值高達500億美元,甚至比一眾有樓有地的地產商還要高。

不少國家亦想把握當中發展機會。旅遊熱點泰國於2018年推出「Smart Visa」,以4年期簽證吸引國外科技人才和投資者,清邁成為一眾遊牧民的天堂。當地開設了愈來愈多co-working cafe,提供無限使用的高速WiFi,一眾牧民只需一杯咖啡的價錢就能舒舒服服工作一個下午;相比每天逼地鐵逼巴士,在辦公室對着電腦默默耕耘八九個小時,簡直天壤之別。

清邁開設愈來愈多co-working cafe,提供高速WiFi,牧民可以歎住咖啡舒服工作。(Freepik網上圖片)

清邁開設愈來愈多co-working cafe,提供高速WiFi,牧民可以歎住咖啡舒服工作。(Freepik網上圖片)

Digital Nomad的興起及快速發展,除了靠科技推動外,亦與年輕一代的價值觀改變有關。

遊牧民族的最大特色是不會在同一地方長期停留,自然亦不會買樓置業,過去這種生活方式會被人說是「無腳嘅雀仔」,但現今年輕人對「安居樂業」4字已有不同看法,資產不再重要,對家庭的定義亦告改變,既不太想生小朋友,亦不認為應該將一生放在供樓買車之上,相信生活應該是以個人意向為依歸,這亦算是斜槓族(Slash)的另一個發展模式。

在數碼年代,很多傳統價值觀正在改變,到底是否有樓有車便是成功?拚命讀書一早投入工作方為人上人?被譽為科創之國的以色列,18歲高中畢業後先服兵役,男生3年,女生約2年,服役完後通常還來一年Gap Year才進大學讀書,27、28歲畢業都是等閒事。這種被不少家長認為「沒有專心讀書」兼「太老才畢業」的教育制度,卻成功發展出多項出色科技及初創企業。我曾見過一位以色列8200部隊的年輕人,年僅20已能夠負責逾5000萬美元的科技項目。

世界持續在變,時區和地域不再是限制,我們需要接受天涯若比鄰的地球村世界觀,更需要為此作好準備。隨着科技發展、經濟及社會數碼化程度加深,Digital Nomad的部落人數將會不斷增加,到底會對經濟及社會造成怎樣的改變,仍需要拭目以待。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