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夢者北歐圓夢之旅 (黃岳永)

By on May 10, 2019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香港學童自殺率高企,學生對未來亦全無夢想。(政府新聞處圖片)

香港學童自殺率高企,學生對未來亦全無夢想,唯獨小學生仍會「發夢」。(政府新聞處圖片)

文章見報之時,我正於瑞典與當地人士分享香港DreamStarter(啟夢者計劃)的成果。這個受芬蘭教育啟蒙並以此為基礎的計劃,在香港截然不同的社會環境中竟然取得卓越成就,我還可以到計劃發源地,跟一眾有志於教育的人士分享心得,也算圓了我這「啟夢者」的夢想。

DreamStarter以愉快學習為宗旨,但其推出的原因一點也不愉快。雖然香港教育在國際層面一直取得不錯成績,例如在每3年一次的「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IZA)中,香港在閱讀、數學及科學能力一直名列前茅,教育局更不時以此來引證香港教育表現佳。然而,這個成績背後,是學生「7-11」的學習時間和沉重的功課壓力。

事實上,香港學童自殺率高企,學生對未來亦全無夢想。大學生的人生目標是「上樓」,中學生則想入讀著名大學,唯獨小學生仍會「發夢」。大約在三四年前,我與香港教育界的熱心人士到訪芬蘭,包括當時仍是浸信會天虹小學校長的朱子穎(朱Sir),而我們訪問芬蘭的目的,便是希望能從芬蘭的教育模式中,為香港找到一條出路。

朱子穎(左一)及DreamStarter以愉快學習為宗旨,朱子穎(左一)及黃岳永期望,為香港教育找到一條出路。(黃岳永 FB 圖片)

DreamStarter以愉快學習為宗旨,朱子穎(左)及黃岳永(右)期望,為香港教育找到一條出路。(黃岳永 FB 圖片)

這個北歐小國人口與香港相若,論經濟實力與一眾PIZA排名高企的城市如香港、上海及新加坡等更是相距甚遠,然而在教育一項上,一眾學生輕輕鬆鬆便贏上述城市「幾條街」。不過,仔細研究當地教育制度,發現同一套系統在香港應該「唔work」,最主要原因是兩地對教育界截然不同的態度。在芬蘭,教育是備受尊重的職業,只有最優秀的人才方可從事教師一職,社會地位甚高; 但香港人一向視教育(或師範)為「水泡科」,即使「勁人」亦受制度所限而壯志消磨。

本着Think Global, Act Local原則,我們將眾籌網站Kickstarter的模式套用到DreamStarter之上,由學生擔任創業家寫計劃書及眾籌;學校亦作出配合,減少功課及劃出下午課堂讓學生「創業」,從而培養學生運用創新思維並學習企業家精神。簡言之,就是要懂得自行思考和學習,懷着正向思維,即使失敗亦不會失去信心,繼續解決問題和迎接挑戰。

這個「北歐教育香港版」相當成功。2018年獲得世界紀錄協會列入「世界最大型18歲以下兒童夢想募資日」世界紀錄;其將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納入教育課程之內,亦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可。朱Sir去年便就此赴北歐與一眾人士分享香港經驗,今次輪到我這個dream starter到瑞典演講,亦是心願達成。

培養學生運用創新思維並學習企業家精神,簡言之,就是要懂得自行思考和學習。(政府新聞處圖片)

培養學生運用創新思維並學習企業家精神,簡言之,就是要懂得自行思考和學習。(政府新聞處圖片)

更多黃岳永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