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三大隱憂 vs 終極絕招 (高天佑)

By on May 1, 2019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Google母公司Alphabet首季業績遠遜預期,拖累周二盤前股價急瀉8%,主要基於廣告收入增速顯著放緩,因現在愈來愈多人直接使用手機App,愈來愈少利用搜索引擎。由此角度看,Google似已淪為一家「傳統科網公司」;這也難免令人猜測Facebook、Amazon、騰訊(00700)、阿里巴巴等其他科網股會否步上後塵?答案是未必。況且,Google還有終極絕招,事關全球逾八成半手機使用該公司旗下Android系統,只須嘗試引入一些內置廣告,肯定令收入激增;但這一招的反效果也很大,務必審慎平衡使用。

網民多用App 少用搜尋器

實際上,Google面臨三大隱憂。首先是正如上述,這家巨擘自1998年創辦至今,始終主打搜索引擎業務。大家應該還記得,在不是太久之前(大約三、四年前),每日上網都要「光顧」Google搜索引擎主頁N次,例如想買戲飛便先要search「戲院」或「百老匯」,想去一個陌生地方要search地址,想聽歌就要鍵入歌星名字。Google靠着大家每日高頻搜尋,趁機向用家展示第三方廣告從而賺錢(通常每次搜索出來排在最高的三個網站是「廣告位」,必須投標競價才可進佔這些黃金位置)。

然而,隨着智能手機生態日益成熟,現時絕大部分常用服務都有專用獨立App,包括戲票App、地圖App、音樂App等等,比起逐次在Google慢慢打字搜索更加方便快捷,服務的集中度和精確度也更高(例如戲飛App一次過綜合百老匯、UA、嘉禾多家院線服務)。

Google原本主打的搜索器業務受到App的威脅,減少了他們的收入,而首季業績正正反映這情況已進入臨界點。(路透資料圖片)

Google原本主打的搜索器業務受到App的威脅,減少了他們的收入,而首季業績正正反映這情況已進入臨界點。(路透資料圖片)

在此趨勢下,Google最依賴的核心賺錢業務有可能受到動搖,而今年首季業績似乎反映了臨界點正式來臨。在首季期內,Google的付費廣告點擊次數(paid clicks)按季減少9%,同時每次點擊平均收入(cost-per-clicks)大跌19%。換言之,Google不但面對點擊量倒退,更須減價來吸引廣告客戶。結果,Google儘管在YouTube、Waymo、DeepMind等其他業務帶動下,首季純利仍達63億美元,按年增長17%,但此為近年最慢增速,身為科網股毫不sexy,且顯著遜於市場預期的73億美元純利。

第二個隱憂,在於Google銳意開拓的雲端、人工智能、大數據之類的新生意成績未見理想,其雲端服務全球市佔率僅排名第四,遜於AWS、微軟和阿里巴巴。另方面,Google的廣告生意面臨激烈競爭,不但被Facebook、Instagram等百花齊放的社交平台搶走網民注意力,近日就連Amazon也推出第三方廣告服務,還直接連結到購物網站,比Google廣告更高效率。

重返中國市場要等「芝麻開門」

最後,身為市值接近1萬億美元的巨無霸,Google若想進一步增長,免不了需要開拓新興市場,可是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該公司自從2010年撤出中國內地市場,至今一直被China Firewall擋諸門外,且看中美經貿協議能否為Google「芝麻開門」。

相對來說,Facebook、Amazon、騰訊和阿里等其他科網巨企比Google更能適應智能手機時代,而騰訊和阿里更坐擁中國本地薑優勢,又可開拓國際市場,暫時未擔心會像Google碰上增長瓶頸。

(編者按:高天佑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