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顛覆這些領域的不是Amazon而是未來

By on December 3, 2013

2013年12月1日CBS 60 Minutes 「Amazon」專題節目播出後,仍處於試驗階段的Amazon Prime Air無人機快遞服務受到了廣泛關注。此外,節目還清晰介紹了在用戶下單後Amazon進行的一系列動作,Jeff Bezos也在與主持人Charlie Rose的對話中,透露了他對Amazon未來的展望。現把節目的完整腳本翻譯如下,不妨一讀。英文聽力好的朋友,文末的14分鐘節目視頻也別錯過了。

史上從未有過像Amazon 這樣的企業,以線上書商起家,不斷創新,繼而顛覆了全世界的購物、閱讀,乃至計算的方式。現在Amazon 在世界範圍內有2.25 億的顧客,而它的目標則是將所有的物品賣給所有的人。而作為Jeff Bezos 智慧結晶的Amazon,也以其對傳統的顛覆而自豪。

接下來,你將目睹可能是Amazon 史上最大膽的嘗試!

上個月,60 Minutes 節目組很難得的獲准近距離接觸Amazon 的內部業務操作。你在網上下單後的一切都在這裡發生了。如果聖誕老人工坊(Santa’s workshop)當真存在的話,那一定就是這裡無疑了。它是一個一百二十萬平方英尺的配送中心,比20 個橄欖球場還要大,整個假日消費季的銷售都得仰賴它的高效運作。

像這樣的倉庫,世界上共有96 個,它們被Amazon 稱作是fulfillment centers(實現中心)。明天,也就是Cyber​​ Monday,預計每秒會有超過300 個下單。

Jeff Bezos: 18 年前,我還得開車載著包裹去郵局寄送,剛起步時,我們都還很原始。

Jeff Bezos是Amazon帝國的創始人和CEO,其目前身價約為250億美元。1995年,他在Amazon上賣出了第一本書。

Charlie Rose: 下單後,馬上就拿到東西——這恐怕是Amazon 顧客的眾多期望之一。為滿足這一期望,你們的fulfillment centers 都做了什麼工作呢?

J:秘密在於,我們的fulfillment centers 已經走到了第七代了,每代都會優於上一代。回想起來,在我還自己開車送包裹的時候,我能想像到的成功的樣子,便是公司大到需要用叉車來安排配貨了…

C:恭喜你!你已經有不少叉車了。

J:的確如此(笑)。

現在的Amazon可不缺什麼了。

Dave Clark: 現在我們站的地方,是全球最大檢貨倉庫的正中心。

Amazon的副總裁Dave Clark向我們展示了貨物分發是怎樣開始的。當貨物到了中心後,它們馬上會被掃描,然後被放到外人看來毫無頭緒的貨物堆裡。

C:額…這個是手持除塵器?

D:對的。

C:而它被擺在一套世界歷史百科全書旁邊?

D:沒錯。

C:這…這樣說的通嗎?

D:當然,他們都能剛好被放進一個箱子裡。為了能充分利用空間,才這麼安排的。並且,我們有算法來告知工作人員什麼時候哪裡的空間最適合存放貨物。

Amazon現在利用空間的能力十分強大,比起五年前,現在能用相同的空間儲存雙倍的貨物。

D:地球上的東西,無論你想要什麼,我們都能提供。

C:什麼?我沒聽錯吧?

D:這是我們的前進方向。

你下單後,負責撿貨的工作人員(Amazon內部稱為pick ambassador)會把貨物找出來,掃描後再放到箱子裡。這些箱子最後會來到包裝工人的手上,他們很熟練就知道多大多重的貨物要配多大的紙箱。你的地址會被貼在包裹上,並自動拍照留底。然後,在運送帶上,根據目的地的不同,名叫「shoes(鞋子)」的小工具會把它們撞進相應的螺旋溜槽裡,發貨速度也因此被加快了。再然後,貨物會被裝載到待命的大卡車上,再運到目的地去。得益於Amazon近顧客修建的眾多配送中心,Amazon更多的使用了卡車而非飛機。

C:要是所有產品都能用上你們的方法,那接下來呢,你們把整個世界都整理了(organize the world)?

J:這也不是沒可能的…

生鮮電商的當日送達業務Amazon也沒有放過,Amazon Fresh 在西雅圖啟動,經過5年的發展,現已擴張到了洛杉磯地區。

C:在西雅圖試驗五年之久,你們想從這五年裡學到些什麼呢?

J:要弄清楚如何才能產生經驗效益。網上下單,在家坐等食品雜貨上門便可,這樣的生鮮電商服務誰不喜歡呢。可問題是,實際運作起來,可不便宜。

C:生鮮產品也做當日送達,這是Amazon 孜孜以求的吧?

J:這至少是種可能性。模式如果被我們走通了,我們能售賣的產品種類就更多了。

賣書起家的Amazon也在嘗試與老本行區別頗大的其它領域。今年秋秀推出的Amazon Fashion 開始銷售高端服裝…

C:能告訴我今天的Amazon 是個怎樣的存在嗎?

J:我會用一些宏大的概念來定義Amazon:以顧客為中心,做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把顧客放在中心考慮,以及創新。我們喜歡開拓和探索,喜歡往深巷裡鑽,看看世界的另一邊是什麼模樣。

而Amazon在線零售業務的另一面去是大多數顧客所不熟知的。這就是Amazon Web Services (AWS),而它可能很快就成為Amazon的最大的業務了。

為了追踪浩如煙海的網上訂單,Amazon建立了龐大而精密的 ​​計算基礎設施。後來他們發現,還可以拓展這些設施去儲存外部數據,並助力成千上萬的公司和政府的網站運行,這就是所謂的「雲」。

C:那你們的雲服務支持了多少的網站呢?

J:這是個好問題,嗯…很多吧。我可以說大多數的互聯網初創企業和許多的互聯網企業都是在AWS 上運行的。Netflix 就是一個好例子,儘管你也許覺得Netflix 在某種程度上是Amazon 的對頭。

C:除了Netflix 外還有誰用AWS 呢?

J:那些大型企業啦,還有大型的政府部門。

C:比如中情局?

J:嗯,中情局。

C:為中情局提供儲存數據的云不會把你們推入一些…衝突中麼?

J:我們為他們創建了所謂的「私有雲」,因為他們不想用「公有雲」。

不過Amazon在公眾得以觸見的領域也有擴展。在Amazon發布Kindle前,人們已經數個世紀沒有改變讀書的方式了。並且Amazon還剛發布了Kindle Fire HDX,一如往常的Amazon風格,Amazon不會從設備本身獲利。

C:真按成本價賣?

J:是的,但我們希望從用戶購買的書籍和電影中賺錢。

C:這是你一貫的哲學。

J:對。

Bezos相信,低價能確保客戶的對Amazon的忠誠,哪怕要以犧牲利潤為代價。Amazon是少有的季度利潤一般,但卻仍被投資者看好的公司。

J:長遠來看,對顧客負責就是對股東負責。我們做過價格彈性調查,然而每次的結果都顯示我們應該上調價格。

C:然而為何你們沒有呢?

J:因為這樣會侵蝕顧客的信任,並且會從長遠上對我們造成更大的傷害。

Bezos相信,堅持著眼長遠,能給Amazon帶來明顯的優勢。

_J:堅持著眼長遠利益的策略,讓我們面臨更少的競爭對手。_ 因為大多數公司都希望從最多兩三年的投資中得到回報。

C:你就不關心短期回報?

J:我關心,但我卻希望它能在六七年這個層面盈利。因此,這個時間差會成為極大的競爭優勢。

舉例來說,Amazon的利潤都被投到了建造更多配送中心上。更多的配送中心意味者顧客能更快的拿到他們的東西。每一座新中心建起,傳統的出版商和零售商又會多一層擔心…

C:許多小型的圖書出版商和小公司都擔心Amazon 正在擠掉他們的生存空間。

J:在這個世界,生計都是掙回來的。你創造些新的東西,而顧客也買你的賬,老一套就被顛覆了。

C:話雖沒錯,但我想說的是,有些領域你們已經如此強大,還將利潤壓的如此之低,很多人會被你們逼到關門,你們有這麼大的力量。人們也在擔憂:Amazon 是否正無情地追求市場佔有率?

J:互聯網正在顛覆每一個媒體行業,這你是知道的。人們可以抱怨,但抱怨有用嗎(people can complain about that, but complaining is not a strategy)?顛覆圖書銷售的不是Amazon,而是未來。

Amazon還同時投資自己打造原創電視節目,Alpha House就是他們的第一部作品。有趣的是,Amazon並沒採用傳統的好萊塢手法,而是數據驅動,依靠來自Amazon眾多顧客的評價,Alpha House從上千個劇本中脫穎而出。

C:所以你們是出於用戶而非那些好萊塢導演的意見來做出選擇的?

J:沒錯。我們改變了篩選流程,不再依賴影視公司高管決定什麼行的通甚麼行不通,而是依靠群眾智慧(crowd sourcing)。

那Amazon還會顛覆哪些行業呢?Amazon在加州126秘密實驗室裡,設計師和工程師正在測試下一代的設備。

C:亞馬遜是否在開發讓人不需要有限電視就能看流媒體的機頂盒呢?

J: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笑)。

不過在我們參觀西雅圖的Amazon園區時,Bezos一直告訴我們他有一個大的驚喜想要給我們看。

J:讓我給你看點東西。

C:嗯…? 天哪…. 天哪!這是什麼?

J:這是是八翼飛行器。我們準備用它來做半小時內的運送。它可以載5 磅重的東西,這占到了我們運送的東西的86%。這幾代的飛行器工作半徑能達到10 英里。在市區,這能覆蓋不少人口。飛行器是用的全電動馬達,比起卡車,這要環保的多。這完全是Amazon 研發小組(R&D)的項目。

C:那這些飛行器是有人通過監視屏操控的嗎?

J:這還真沒有。它們是全自動的。你只要告訴他們去某個特定的GPS 坐標,它們就會直接飛過去了。

C:那製造這套運送系統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呢?

J:最難的其實是精簡整個飛行器的設計還有提高它的可靠性。比如說,你肯定不希望它降落在後院裡誰的頭上…

C:那就太糟了。

J:不過,我也不希望大家以為這是馬上就能實現的,我的設想裡,還得有好幾年時間‥‥‥

C:五年?十年?

J:我是一個樂觀​​主義者,但這在2015 年前是無法實現的,因為聯邦航空局(FAA) 在那之前肯定批不下來。樂觀地估計​​,大概四五年?我覺得大概就四五年吧。

無機送在不遠的未來就有望起飛,這為Amazon在快遞速度爭奪賽中加重了砝碼。Bezos 稱這是公司不得不做的事情。

J:你知道的,Charlie,公司的生命週期都很短,有一天Amazon 也會被顛覆掉。

C:你很擔心這一點麼?

J:我並不擔心,因為我知道這是無可避免的。即便是那些在某些時代最為閃耀和偉大的公司,過個幾十年,都會暗淡下去。

C:所以你的職責就是盡量延後這個時間?

J:我會希望公司沒落的情況在在我死後才發生。

資料/圖片來源︰36kr.com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