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ef Entertaining Officer (柏拉圖)

By on March 26, 2019

本文作者柏拉圖,著有《柏拉圖自殺式創業》一書。早期「放棄高薪挖角」由投資銀行轉戰初創界的創業者。2010年起創辦過補習配對平台、共用工作空間等等,在初創界成績非常一般但又好鬼鍾意發表偉論的偽哲學家。

本地初創當然知道光做香港市場的話,長遠一定飽和,所以要衝出去。(Freepik網上圖片)

本地初創當然知道光做香港市場的話,長遠一定飽和要衝出去。(Freepik網上圖片)

近幾年的財政預算案,都大大力揼錢科學園擴建和發展,另一邊廂的數碼港有點被冷落的感覺 — 直至今年政府終於撥款55億數碼港發展第五期。

據小弟所見,政府這幾年發展香港創新科技業大致有兩個範疇。第一,設立不少的起動基金--10萬也好、15萬也好,培育初創起步;不過正如今日見面的一位朋友所講,除非你真的是初出茅蘆的窮小子,其實申請這些 funding 更在意的是人脈上的幫助。另一方面香港政府積極招攬外來初創拓展到香港;對這些過江龍來說,除了香港的低税率和政府提供的優惠外,最大的誘因當然是大中華市場的潛力和內地廉價的生產力。

在這兩類初創之間,就是一班在本地捱了幾年還撐得下去的 startups。不過俗語有云「不進則退」,這時候更要有遠見繼續擴張發展保持競爭性!有些初創可能選擇加強產品發展,有些初創則會是地域性擴展到其他國家、城市,不過講到尾都是 no money no talk。可惜的是,香港什麼都不缺就是缺肯投本地初創的投資者--有錢的香港大孖沙倒不如買多兩層樓重建等升值,香港政府亦不似新加波政府設立了淡馬錫去作各式各項投資。所以在香港真的有幸拿到 ABCD 輪的初創,投資者大多不會是本地資金。

醒目的本地初創當然知道光做香港市場的話,長遠一定飽和,所以要衝出去!不過香港缺 investors,要出外找投資者又是一個雙倍困難的故事。一方面投資者不是本地人,在香港做得有多好他們只懂看數字,卻未能親身感受到 — 感覺有點像只從一套電影的票房就斷定它是不是一套好戲 (事實上大部份奧斯卡得獎電影的票房不見得特別好) 另一方面當一間初創有需要新資金發展海外市場,有些投資者反過來問

在這些海外市場的 track record?沒有資金又何來發展得到有「track record」?但沒有 track record 你又説沒有信心投資…… 這不是一個雞先定蛋先的無間輪迴?結果初創的 founders,全部成為另類 CEO--Chief Entertaining Officer,花最多時間就是 entertain 投資者,正職變成要跑來跑去找資金;分了心不能專注產品發展,一定對公司發展有影響,説實在有點本末倒置。

Chief Entertaining Officer花最多時間就是 entertain 投資者,正職變成要跑來跑去找資金。(Freepik 網上圖片)

Chief Entertaining Officer花最多時間就是 entertain 投資者,正職變成要跑來跑去找資金。(Freepik 網上圖片)

更多柏拉圖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