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自有黃金屋 (黃岳永)

By on February 15, 2019

本文作者黃岳永為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若能運用創意把大數據運用於實際場景,隨時可以無本生利,發掘出人生的第一桶金。(Freepik 網上圖片)

若能運用創意把大數據運用於實際場景,隨時可以無本生利,發掘出人生的第一桶金。(Freepik 網上圖片)

踏入豬年,做生意的都想豬籠入水。然而,香港租金以昂貴聞名於世,計算租金或上架費這些與「地產」相關的支出後,做生意愈來愈不容易。有些年輕人更認為與其冒險做生意,倒不如買樓等升值。不過,大數據及人工智能(AI)快速發展,與過去地產為主的經濟不同,現在是「得數據者得天下」,相比投資金額龐大的物業,若能運用創意把大數據運用於實際場景,隨時可以無本生利,發掘出人生的第一桶金。

早前我邀請了兩個年輕人分享他們的創業經驗,發現其「發跡」的過程相當值得深思。先說九十後女生Winnie,她與朋友在2016年創立Spread-it,原是與品牌合作的獨特明信片代寄平台,但生意一般,適逢當時Instagram開始在學界流行,還捧紅了一班擁有固定粉絲的「大學IG女神」,人氣雖不及KOL等網絡紅人,但也是可以影響周遭朋友的「微網紅」。

Winnie便決定將Spread-it轉型成微網紅配對平台。公司可以委託Spread-it簽約的微網紅在其社交平台上出帖,透過相片和影片等宣傳品牌,而且生意不俗,兩三年已經收支平衡,據其公司網頁資料,其客戶更包括Microsoft及UNIQLO等國際企業。

九十後女生李穎茵Winnie與朋友在2016年創立Spread-it。(黃勁璋攝)

九十後女生李穎茵Winnie與朋友在2016年創立Spread-it。(黃勁璋攝)

傳統想法可能認為,大公司對這些小小的微網紅會不屑一顧,然而在數碼年代,只要揀啱對象,微網紅產生的like和share其實不可小覷。

過去五成以上的市場推廣費用會放在電視廣告和燈箱位置上,但隨着消費者吸收資訊渠道轉變,這些推廣方法所產生的效力正持續下降;現今企業亦不介意撥出少許資金,發掘其他推廣渠道。Winnie的成功正是在市場改變下抓緊機會的例子。

Spread-it憑藉微網紅推廣,另一間初創企業初創Cloudbreakr的創辦人,則是從另一個方向發掘數碼推廣商機。他開發電腦系統自動偵測香港及東南亞等地區的網紅,系統可以追蹤每名網紅followers的變化和增長率,亦會顯示followers的IP(Internet Protocol)來自哪個國家,防止數據造假。品牌及企業可以透過支付月費來瀏覽其資料庫,監察推廣工作的實際成效。Cloudbreakr創立不久已達收支平衡並錄得盈利,連Uber也是客戶之一。

Cloudbreakr和Spread-it的創辦人其實都不是念大數據出身,但「度橋」後再找人編寫程式及落實推出,成功發展出一盤生意。未來一直在變,大數據對我們的影響愈來愈大,與其將買樓當作人生目標,倒不如探索數據的運用,為自己人生找到一條出路。

(左起)Cloudbreakr創辦人及行政總裁王江源,Cloudbreakr創辦人、市場總監蕭進熙,Cloudbreakr業務分析及董事陳慶達。(何澤攝)

(左起)Cloudbreakr創辦人及行政總裁王江源,Cloudbreakr創辦人、市場總監蕭進熙,Cloudbreakr業務分析及董事陳慶達。(何澤攝)

更多黃岳永文章:

[ English Version ]

How to start a business with little investment in the data era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