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員工馬雲 (高天佑)

By on September 12, 2018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馬雲(左)的阿里巴巴主席之位將由張勇接棒,此舉可免除主席負擔,往後更暢所欲言。(法新社資料圖片)

馬雲的阿里巴巴主席之位將由張勇接棒,此舉可免除主席負擔,往後更暢所欲言。(法新社資料圖片)

車寶山講過:「權力的最高境界,不是要,而是不要;不是收,而是放。若你真正把權力牢握於手,還何須其他證明?」古往今來,做到這種「最高境界」的人不多,在政壇有「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當今商界則有阿里巴巴「即將退休主席」馬雲。

作為「人民民主專政」政權,中共有別於西方民主國家,不能只看明文規章,更重要是「不明文」部分。簡單來說,中共早自1927年確立了黨中央政治局(簡稱政治局)制度,成為最高權力機關,至今基本沒變(僅微調細節)。

Amazon老闆Jeff Bezos講過:「任何會議,若叫一個pizza不夠分,就是廢的。」中共也深諳箇中道理,所以政治局最核心的常委會從來只有寥寥幾名成員,去食海底撈一定毋須兩個爐,最多曾經有9人(十六屆),最少只得5人(十三屆),目前(十九屆)有7人。理論上,政治局常委是由中央委員會全體成員(現有204人)選舉產生,中央委員則由全國黨員(現有約9000萬人)透過全國代表大會選舉產生,因此中共理論上是一個有充分民意授權基礎的民主政權。

然而,上述只是「明文」部分,實際上並由政治局常委平起平坐投票決定全國大事那麼簡單,甚至鄧小平自1987年起連常委也不做,照樣能牢掌話事權。不過一般而言,政治局常委會反映了黨內大小派系權力形勢,鄧伯伯不需官階卻擁有超然影響力,原因很簡單:當時整個常委會都是「鄧小平派」!更準確來說,當時整個中委會、中共,以至全國大多數人,都是「鄧派」。換言之,他隨便講幾句已能主導國策,這正是文首所述「權力最高境界」。

阿里巴巴的權力結構看來跟中共差不多,表面上與任何上市公司無異,由董事會掌控最高權力;但在「同股不同權」設計之下,公司章程寫明「合夥人團隊」有權提名逾半數董事會成員,所以「合夥人」才是背後最高權力核心,就像「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之於「中國政府」。

合夥人制如政治局常委

截至去年底,阿里合夥人團隊有36名成員,大多為初期創業元老,但也會持續新老交替,例如目前最年輕的合夥人是螞蟻金服數據事業群研究員胡喜,現年37歲,在2007年才加入阿里,去年晉身合夥人。同時,合夥人團隊設有60歲自動退休制度,唯獨馬雲和CFO蔡崇信身為僅有兩名「永久合夥人」,不受此限。

至於合夥人如何產生?條件有三:一、在阿里供職超過5年;二、具備優秀領導能力,高度認同公司文化;三、獲得至少四分三現任合夥人同意。其中第二點屬虛文,第一點不難達到,唯獨第三點才是「硬條件」,確保合夥人團隊在新老交替的同時可維持穩定及延續企業文化。

鄧伯伯不需官階卻擁有超然影響力,正是「權力最高境界」。(路透資料圖片)

鄧伯伯不需官階卻擁有超然影響力,正是「權力最高境界」。(路透資料圖片)

馬雲在明年「退休」後仍會是合夥人,但這並非重點。須留意的是,像當年整個政治局常委會、中共以至全國都是「鄧派」,目前阿里整個合夥人團隊以至全公司都是「馬派」。阿里現任CEO張勇將於明年接替馬雲,升任董事會主席,理論上成為集團一哥,惟假若馬雲日後對張勇不滿,或基於其他原因而在合夥人團隊內提出撤換董事會主席,試想像屆時有幾多個合夥人會say no?

那麼,54歲的馬雲為何要退休?可理解有三大原因,三者並不互相排斥。首先,馬雲的確想交棒予新世代擔大旗,確保公司朝氣蓬勃,這是他一貫理念,有點似鄧小平當年放權予青壯派幹部。

馬派主導 牢掌話事權

其次,馬雲偶像查良鏞1981年訪京,問鄧小平為何不做國家主席,後者答:「當國家主席,資格嘛,不是沒有。不過我還想多活幾年,多為國家、人民辦點事。現在和中國建立外交關係的國家有120多個,國家元首來訪問,迎送、接待、設宴,這要花很多時間和精力。」同樣道理,擔當阿里如此巨型上市公司的主席,有很多繁文縟節要面對,單是各國元首或中國各省區要員來訪杭州,若逐一招呼肯定極耗精力,「大細超」又怕得罪人。馬雲一年後不再做主席,只是「001號普通員工」,自可免卻這種負擔。再者,馬雲向來口若懸河,雖尚算有分寸,不像Tesla馬斯克般經常「禍從口出」,惟當卡片銜頭由馬雲主席變為馬雲老師,就可進一步放膽吹水。

最後,中國的政商環境尚未穩定,特別是阿里和騰訊(00700)兩大業務龐雜超級網企,橫跨科技、金融、實體、民生範疇,難以避免受政策風險影響。因此馬雲作為「關鍵人」隱身幕後,有助建立緩衝區;touch wood就算出了大事,也可撤換董事會主席「交人頭」,向政府和社會交代,不易算賬到小股東(持股僅6.4%)兼「普通員工」馬雲頭上,這也有助保障企業長久穩定。畢竟優秀接班人無疑稀有,但馬雲的icon角色更只得一個。

當然,不論馬雲威望如何無可動搖,若缺少合夥人機制,改為「同股同權」(等同中共撤銷政治局機制,改為普選領導人),他憑6.4%股權根本難以確保權力長治久安,隨時可能被「短視」的基金投資者逼宮。由此可理解,阿里在2014年為何寧可接受較低估值,也誓要為了合夥人機制而棄港赴美IPO。

 (編者按:高天佑最新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 English Version ]

Why Jack Ma is handing over control of his Alibaba empire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