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東讀書 馬雲教書 (高天佑)

By on September 10, 2018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馬雲(左)和劉強東(右)都是中國兩大電商老闆,不過兩人建立的企業治理架構卻十分不同,前者重視分散權力和風險,後者則大權在握,若有任何風吹草動,對集團影響重大。(資料圖片)

馬雲(左)和劉強東(右)都是中國兩大電商老闆,不過兩人建立的企業治理架構卻十分不同,前者重視分散權力和風險,後者則大權在握,若有任何風吹草動,對集團影響重大。(資料圖片)

中國兩大電商老闆近日都在美國「出事」,皆與「讀書」有關,頗為玄妙。不同的是,京東劉強東身為千億巨富依然孜孜向學,赴美進修DBA課程,卻捲入涉嫌性侵案被捕,水洗未清;馬雲則被《紐約時報》指他將於今天(周一)趁「生日」宣布「退休」(卸任阿里巴巴主席),重操故業去「教書」及做公益,惟阿里集團已作出否認和澄清。透過這兩宗事件,看得出阿里和京東的企業治理架構差天共地。

大強子堪稱進修狂人

不少打工仔都有「沙紙收集癮」,不斷考取一個又一個學位,為自己編織安全感。想不到來自江蘇窮困農村、現年45歲的劉強東,雖已貴為千億身家大老闆,肯定毋須「靠沙紙搵工」,卻也有這味嗜好,是一個「進修狂人」。

實際上,劉強東整個人生都是透過「考名校」實現逆襲,他當年考進江蘇宿遷中學,從鄉下背着「十斤大米,一罐醬豆子」赴校;後來又考進「北京四大」之一的人民大學社會系,這次就帶着「500塊錢人民幣和76隻雞蛋」上京。正因憑着「考科舉」從窮鄉僻壤逆襲到帝都,他才有機會於25歲那年,在北京中關村商場開設一個賣CD碟的櫃位,取名「京東」,意即「北京的劉強東」。

這便不難理解,大強子為何在發大達之後仍執着於讀書,先是2011年在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獲得EMBA(行政人員工商管理碩士)學位,2012年再赴哈佛大學商學院短期進修兩個月,2013年又在哥倫比亞大學讀4個月課程,還有這次赴明尼蘇達大學卡爾森管理學院攻讀DBA(工商管理博士)學位,堪稱終身學習典範。

相對於劉強東「讀書癮」,即將屆54歲的馬雲則有鋪「教書癮」,他本身畢業自杭州師範學院,第一份工就做英文教師,而且愈教愈起勁,後來索性在西湖湖畔創辦英語角。教書的興趣和職志貫穿馬雲人生,除了先後創辦「馬雲鄉村教師計劃」和湖畔大學,在阿里內部他也是「教師型領導人」,善於感化和啟發下屬發揮,愛講故事和大道理,喜歡員工稱他為「馬老師」多於「馬總」或「老闆」。他亦多番講過,由於「每月賺一二十億很難受」、「我對錢沒有興趣」、「最後悔創辦阿里」,所以每天都夢想從阿里退休後,做回一個普通教師。

劉強東萬一因為美國的性侵案而被限制活動,京東隨時連董事會都開不到。 (中新社資料圖片)

劉強東萬一因為美國的性侵案而被限制活動,京東隨時連董事會都開不到。 (中新社資料圖片)

馬老師抽身不太意外

正因如此,《紐約時報》上周五獨家報道,馬雲將於今日宣布卸任阿里主席,重操故業做教師,便令很多人信以為真。更甚者,《紐時》謂今天既是中國教師節,又屬「馬雲生日」,整個故事更加「似層層」;但這其實擺了一個小烏龍,9月10日確是中國教師節,但馬雲生於1964年10月15日,「甲辰年九月十日」只是他的農曆生日。

小烏龍無傷大雅,更嚴重的是阿里集團隨即澄清,馬雲會繼續擔任阿里主席,今日將宣布的只是「十年傳承戰略計劃」,意在培育新一代接班人。實際上,眾所周知馬雲早自2013年卸任CEO後,已逐步抽身於日常具體業務,愈來愈「風清揚」,把管理大權交託予張勇、彭蕾、井賢棟等幹將,加上副主席兼CFO蔡崇信守尾門把關,而這5年間阿里仍在高速增長,業務規模和市值都升了幾個「呢」,因此今天宣布的「傳承大計」若意味馬雲再退後一步和放權,並不會令人太意外。

阿里放權 京東集權

言歸正傳,本文想說的其實是阿里和京東的企業管治架構差異。阿里在三個層面上達致了權力和風險的分散:首先是合夥人制度,現有逾30人,馬雲只是其一,而整體合夥人團隊有權提名逾半數董事,同時合夥人也會持續新老交替,讓新生代上位。其次為董事會層面,目前有超過10人,除了合夥人代表,還有孫正義、董建華、楊致遠等董事或獨董,帶來充分多元化及外部監督。最後是具體營運,如上文所述,早已放權予一批幹將。所以touch wood講句,即使集團icon馬雲真的退休或離開,對阿里業務和股價的衝擊相信有限,而這正是「馬老師」建設長治久安架構之功勞。

京東則屬另一極端,董事會只得5人,而且執行董事僅兩個,一個是代表大股東騰訊(00700)的劉熾平,另一個就是劉強東自己。再者,在同股不同權下,劉強東雖持股僅約15%,卻擁有80%投票權,而且不像阿里透過合夥人團隊行使權力,全由大強子一人話事。更甚者,京東公司章程設有極罕見條款,寫明「劉強東倘不在場,董事會不得召開正式會議,除非他精神或身體永久喪失能力」。換言之,劉強東萬一因為美國的性侵案而被限制活動,京東隨時連董事會都開不到,決策和營運亦恐會停滯或癱瘓。作為市值達400億美元的大型上市公司,如此管治架構難言理想,儘管執行效率或高,但始終欠風險防治。且看大強子完成DBA學位後,會否學以致用,改善京東架構,但願不會太遲。

(編者按:高天佑最新著作《中產必須死》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