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後才俊創管家平台 數據記錄喜好 貼心打點家務

By on July 9, 2018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創科鬥室

(左起)由細玩到大的馬筠皓、林樂宜及陳德鴻,共投資近7位數字,創立管家預約平台BUTLER。(黃勁璋攝)

(左起)由細玩到大的馬筠皓、林樂宜及陳德鴻,共投資近7位數字,創立管家預約平台BUTLER。(黃勁璋攝)

九十後馬筠皓、林樂宜及陳德鴻由細玩到大,三人各自在投行、私募基金等打拚,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倦透回家後仍要處理家務。三人聚首一堂時聊起平日工作生活,有感「家務太沉重」,令生活缺乏休息,遂決定成立管家服務預約平台「BUTLER」,幫客人打點家居、預備飯餸、添置雜貨、餵飼寵物及整理衣櫃等。公司試業至今已近一年,不但累積了一批熟客,更收集不少服務數據。

為客人買餸煮飯、執屋,乍聽之下BUTLER的管家服務,似乎跟普通鐘點工分別不大。陳德鴻介紹稱,他們自家開發的後台系統可記錄客人的喜好及生活習慣,提醒旗下管家提供相應服務,「每位新客使用管家服務時,我們會先了解他們的習慣及喜好,例如物品擺位、對浴室清潔的要求、哪天要穿着西裝上班等。」

創業始於獨居難

陳德鴻強調,他們的服務細緻入微,比鐘點工做得更貼心,「當客人即將吃完某牌子朱古力,管家就會主動為家居補貨;另外可幫客人訂花慶祝母親節,賬單會從預繳費用中扣除。」不過,並非所有人也需要專人服侍,故系統保留了服務數據,確保不同客人的特殊要求,在不同管家手上均獲得滿足。

客人要求五花八門,陳德鴻舉例說,曾經有客人指明「要喝滾燙的水」,也有人要求「洗碗時要落大量洗潔精」。他憶述曾有客人對管家出言不遜,他們會「溫馨提示」,提醒對方注意言行,否則終止服務,「我們尊重客人同時,亦要求對方尊重我們的管家。」

現時BUTLER有一名全職員工,還有兩名兼職員工,處理公司日常業務,至於3位創辦人仍須兼顧正職。陳德鴻透露,他們是小學同學,曾一同留學倫敦,回港後投身金融業。他們都是獨居人士,有感每天經過漫長工作後,回到家仍須落手落腳做家務,還要熨好翌日用來見客的恤衫、西褲,而且餐餐叫外賣,吃一頓住家飯也感奢侈。

「辛苦賺錢又如何?放工回家後打開雪櫃,卻發現一罐可樂也沒有,因為平日根本沒時間補貨。」他們試過聘請鐘點工,但後者一般只負責打掃家居,難以照料日常起居生活,加上不少朋友都有類似煩惱,3人決定創立一個管家平台,讓一眾大忙人毋須費神便能預約「比鐘點工更貼心」的服務。BUTLER由構思到面世,前後經過8個月時間;平台的手機應用程式(App),預計最快本月底登場。創業期間除了建立網站,更不斷向身邊朋友取經,了解他們對管家服務的需求和期望,又參考「收納女王」近藤麻理惠(Marie Kondo)的家居整理心法,藉此制訂服務標準。

BUTLER強調,他們的服務細緻入微,比鐘點工做得更貼心。(網上圖片)

BUTLER強調,他們的服務細緻入微,比鐘點工做得更貼心。(網上圖片)

師徒制培訓新血快

3人在聘請過的鐘點工之中,向部分表現良好的人招手合作,雙方一拍即合。這幾位經驗豐富的鐘點工隨即「升呢」,成為BUTLER的合夥人管家,負責以「師徒計劃」訓練新管家,培訓新血平均只需數星期時間。

目前平台有20多名管家,清一色是中年婦女,年齡介乎40至50歲。當中不少生力軍更是由合夥人介紹加入,亦有從僱員再培訓局課程,以及「樂活一站」平台中挑選。陳德鴻強調,他們絕不聘請黑工(包括暗中賺取外快的外籍家庭傭工),但不會禁止旗下的管家從事其他鐘點或家務助理等工作。

過去一年平台屬試運階段,客人均由熟人轉介。由上月開始,平台已正式開放予街客,接受不同人士預約。客人中既有獨居人士、在港工作的外國人,亦有新婚夫婦及大家庭,「他們本身已聘請外傭,但外傭多專注照顧家中長幼,我們的管家則提供額外協助,甚至教外傭怎樣執屋。」

助新婚太太 家庭變和睦

「管家點止幫手做家務咁簡單!」創業路上,團隊被潑過無數次冷水,陳德鴻坦言相當不忿氣,「坊間已有不少鐘點工訂約平台,有人認為管家的角色跟鐘點工沒分別,不明我們為何『叉隻腳入去』;甚至有人覺得我們在涉足低下階層的工作。」

雖然一肚子牢騷,陳德鴻笑言,過去不乏滿足感。曾有一位新手太太過往因家務問題經常跟丈夫吵架,後來用BUTLER的服務,家居企理不少,夫妻和睦之餘,更造人成功,「她用了我們服務8個月,一直沒讚沒彈。某一日突然打電話給我們,就為了分享這好消息。」

管家服務預約平台「BUTLER」,可幫客人打點家居、預備飯餸等。(網上圖片)

管家服務預約平台「BUTLER」,可幫客人打點家居、預備飯餸等。(網上圖片)

0709_P02

採訪、撰文:陳子健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