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N數碼營銷跟科技走 進軍AI大數據區塊鏈

By on June 14, 2018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創科鬥室

安宇昭形容,自己的核心工作其實是以科技實現營銷。當科技不斷改變,難免要涉獵不同領域。(羅雅琳攝)

安宇昭形容,自己的核心工作其實是以科技實現營銷。當科技不斷改變,難免要涉獵不同領域。(羅雅琳攝)

如果某公司名字是創辦人姓名的諧音,你或會認為他多數自我中心。安宇昭(英文名Andy Ann)16年前用自己名字的諧音,創立公司NDN Group(New Digital Noise Group),為企業提供數碼營銷方案。

如今集團旗下9間子公司,涉足11個不同範疇,包括手機廣告、市場營銷、數據分析、社交媒體,最近更進軍人工智能(AI)及區塊鏈(Blockchain)領域,整合新科技輔助企業做市場營銷。在瞬息萬變的科技業如何愈做愈多「瓣數」?全靠安宇昭每當遇到市場情況轉變時,總能四両撥千斤,將危機變成創業新機會。

安宇昭營商多年,早已放下自我中心,更信奉數據決策,「我跟同事講,發電郵畀客,電郵嘅標題要根據A/B Testing結果,睇吓(轉化率)NDN高啲,定係New Digital Noise高啲。」他還跟同事打賭,「我擺杯酒出嚟,邊個輸咗要請對方飲。」

測試結果出來,採用New Digital Noise字眼的電郵標題,轉化率約有19%,相反一直沿用的NDN僅4%,「一個測試完咗,知道B好過A。我哋會繼續試B1/B2,到知道B2較好,就到B2a/B2b咁試,不斷優化。」

頭炮蘭桂坊電視機仔廣告

安宇昭當年辭工創業,頭炮是蘭桂坊戶外電視廣告。專門在酒吧、餐廳安裝電子螢幕。 「當時想法,年輕人鍾意夜浦,何不直接在餐廳、酒吧裝電視機仔,賣廣告。那時地鐵、巴士仍未有廣告螢幕,我們算是第一代電子廣告。因為無對手,推出近一百家公司接洽。」

第一個創業危機,是沙士,很多餐廳酒吧執笠。安宇昭表示,即使沒有沙士,普通餐廳平均18個月倒閉,他知道要變陣。 這時候,剛好WiFi開始普及,有間新公司叫Y5ZONE,安宇昭看到轉機。「佢有wifi技術,但無網點,我們有點,可以拍住上,幫商舖起wifi,同時放電子螢幕。」

就這樣,安宇昭成立了第二間合資公司,殺出蘭柱坊,網點由小店變成大型連鎖店,例如Pacific Coffee和加州紅,當年唱K點歌的廣告,都由他們代理。最後,連最難簽的麥當勞,也成了合作伙伴。 「佢地要生意增長,要開24小時,但係點樣吸引人流?就係畀免費wifi啲人,同裝電子螢幕。」

安宇昭憶述,好日子維持了幾年,但到10、11年左右,忽然又遇上瓶頸,「當時我們的麥當勞螢幕,唔可以有聲,生意即刻跌。」當年「被靜音」不止他們,巴士電視也同一遭遇。安宇昭認為理由是shift mobile,大家看自己的手機螢幕就足夠。

有危就有機,安宇昭再發揮四両撥千斤的本領,找了一家行內有名的手機軟件開發公司,合資開了另一間公司,專做手機廣告平台,當年的OpenRice、九巴、商台等手機App,廣告都由他們代理。

這段時期,安宇昭有精神有餘力,另外搞了一個以婚嫁為主題的媒體,進入內地市場;又投資了一間電子書公司,又搞過ecommerce生意,但有各自局限,不是輸晒,就是賣盤離場。

「你呢啲都叫大數據?」

安宇昭其後又創辦了一間名為Klarity的數據分析公司,初時的目標是收集及儲存全球大品牌的社交數據,並提供分析服務,覆蓋平台中西合璧,包括Facebook、YouTube、LINE,以至內地的新浪微博、微信、優酷等。惟後來發現生意的營運成本極高,平均每月儲存15億數據集,遍及6.5萬個品牌;資料又要翻譯,變成22種語言。

這趟生意無法四両撥千斤,單靠企業客戶難以存活,他知道要靠融資了。當時見過145個投資者,有些人的說話頗「難頂」,「你呢啲都叫大數據?你識唔識?」

當時的主要競爭對手,通通有品牌、有全球網絡,融資額3000萬美元起,至1.6億美元不等,Klarity沒有明顯優勢。即使安宇昭見慣大客,也以「做得好辛苦」形容這段時期。2015年終獲得知名創業加速器500 Startups垂青,成功融資100萬美元(約780萬港元),「我要多謝我拍檔,佢份人就好Stubborn,好『㒼(音萌)塞』。我覺得Data太貴,係佢堅持要儲。」

NDN Group旗下有9間子公司,涉足11個不同範疇。(網上圖片)

NDN Group旗下有9間子公司,涉足11個不同範疇。(網上圖片)

其他數據分析公司,數據放一年就扔掉;他們卻由2010年一直儲到現在。後來,連競爭對手Meltwater亦要向他們買數據,由敵人變成朋友,最後更直接收購了Klarity。

今時今日,人工智能及區塊鏈等技術仍未完全成熟,但市場趨之若鶩,情況有點似iPhone及Facebook面世初期。NDN引述Tractica的調查報告指出,全球人工智能系統到了2024年,收入將高達111億美元(約865.8億港元),當中以亞太區佔最大份額。

投資初創低成本留人才

根據往績,安宇昭對新科技機會有敏銳觸覺,而他涉足以上兩個領域,都是由投資初創開始。集團旗下兩間子公司,分別是創投NDN Ventures及共享工作間NDNX,為初創提供種子資金及工作地方。當中最吸引的賣點,還是集團超過1600個企業客戶資源。他們支持的初創,包括AI聊天機械人Rocketbots、以區塊鏈提升廣告效率的項目NOIZ等。公司去年為恒生銀行引入DORI人工智能助理,正式開拓了一門新「瓣數」。

安宇昭要同時兼顧多種業務,由社交媒體,到大數據,甚至人工智能及區塊鏈,或予人「博而不專」的印象。他的核心工作,其實是以科技實現營銷。當科技不斷改變,難免要涉獵不同領域。昔日是「營銷溝通」,今天是「營銷科技」。

安宇昭認為,「對客戶而言,我們角色是Chief Marketing Technologist,而不是Chief Marketing Officer。」

安宇昭透露,他們的關連初創中,部分創辦人其實是公司前員工;他們想辭工創業,公司就入股投資,提供客戶資源、辦公空間。安宇昭笑稱,這安排「既可留住人才,又唔使出糧」,原來又是他那四両撥千斤的本領。

安子介孻孫 創業靠自幹

安宇昭讀大學主修心理,副修經濟。畢業後加入4A廣告公司。「當時我那組,有機會見個大客,但我係新人無份。我覺得創意唔應該講階層,而係睇能力。

他問同事,公司大老闆當年何時升至合伙人?答案是38歲。當時正值01年,發生了911恐襲,安宇昭覺得不能再等。返工僅兩個月,就向公司請辭創業。今天的他,正是38歲。

他的另一個身份,是已故全國政協副主席安子介的孻孫。我直接問他,他的連環創業路,家裡有否出錢支持?

安宇昭的答案,是其生意,多數以服務企業為主,一開始就有客戶付費,除了Klarity之外,基本上不需要額外融資,靠自己也可以。

難怪他為Klarity融資時感到痛苦。當公司有足夠收入,不用受投資者指指點點,創辦人的快樂指數理應更高。再想深一層,「不需要融資」會不會可能是原因?

採訪、撰文:羅雅琳、尹思哲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