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芯強國夢 (高天佑)

By on April 23, 2018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華為早於十多年前已大力研製國產芯片,可惜單憑一己之力,難以追趕西方的技術進度。(資料圖片)

華為早於十多年前已大力研製國產芯片,可惜單憑一己之力,難以追趕西方的技術進度。(資料圖片)

所謂「新四大發明」即是高鐵、支付寶、共享單車和網購,除此之外,騰訊(00700)和阿里巴巴分別是全球第五大和第七大上市公司,聯想位居全球PC龍頭,華為和中興則雄據全球電訊設備第一和第四位,還有小米、大疆DJI、滴滴打車等大量「超級獨角獸」,誰敢說中國不是科技強國?

然而,上述一切軟件和硬件科技的背後,都建基於芯片(chip),偏偏中國在這方面非常「食塵」,不論手機和PC的處理器(processor),抑或電訊商基站設施的應用晶片(ASIC),以至高鐵控制列車的TCS元件,基本上都依賴西方進口。在2017年,中國進口芯片金額達2600億美元,為第一大進口商品,而且規模較第二位的石油高出兩倍以上。

中國不是沒有研發「國產芯片」,但技術上落後於西方幾十年,現時只能應用於最低端產品,例如售價幾百元一部的手機,以及室內單頻路由器(router)等,而且性能和穩定度都差過國際上同級數產品,真正「價廉物不美」。

 

平情而論,不但中國未能掌握最尖端芯片技術,就連美國、歐洲和日本,其實也無法獨自掌握箇中技術。現時全球生產尖端芯片設備的公司只有一家,就是位於荷蘭的ASML,集合了美國的科研理論、歐洲的技術積累和日本的精密零件,每年才可製成12部生產晶片的光刻機(EUV),供應予Intel、三星、台積電等晶片商(每部機皆在幾年前被預訂,而且由「熟客」壟斷,中國廠商最多買到幾代之前超舊款)。這些光刻機的技術、精細度和速度都令人難以想像,中國芯片科學家、上海微電子董事長賀榮明曾經形容:「相當於兩架大飛機從起飛到降落,始終齊頭並進。一架飛機上伸出一把刀,在另一架飛機的米粒上刻字,不可以出差錯。」正因如此精密,溫度、濕度和光線等都會影響成敗,賀榮明坦言:「就算對方給我們全部圖紙,我們也造不出來。」

據內地業界估計,假設西方真的斷供,中國最樂觀可以倒退回2G歲月,勉強能發文字短訊SMS。(新華社資料圖片)

據內地業界估計,假設西方真的斷供,中國最樂觀可以倒退回2G歲月,勉強能發文字短訊SMS。(新華社資料圖片)

華為先見之明 惜獨力難支

對此,華為老闆任正非的認識十分清醒,他早於10多年前已下令華為大力研製國產芯片,但並非為了短期內造出尖端產品,一舉超歐趕美,而只為研發出二流甚至三流貨色,以待西方萬一斷絕供應,也不致於舉國茫然眼光光,「他們不賣給我們的時候,我們的東西稍微差一點,也要湊合能用上去。」可惜,西方芯片成果乃經過百年提煉,單憑華為一家公司努力,在10多年間可追回的進度有限。據內地業界估計,假設西方真的斷供,中國最樂觀可以倒退回2G歲月,勉強能發文字短訊SMS;但更可能跌回1G模擬通訊階段,即是「大哥大」時代。

過往一段時間,朝野上下都沉醉於微信、網購、支付寶、大數據、共享單車、華為中興、小米聯想、高鐵、DJI的成功,自詡為科技強國,誇誇其談「後發優勢」。但實際上,上述科技產物,在軟件方面主要是「商業模式創新」,突顯中國人擅長做生意賺錢,連猶太人也難匹敵,卻無關乎核心技術創新。至於華為中興、小米聯想等硬件企業,純屬代工商和集成商,無異於八十年代「來料加工」,首先輸入芯片等西方尖端元件,將其集合起來,再加上「微創新」和差異化,最後憑着廉價勞力、工程師紅利及規模效應,賺一點血汗錢,等於深水埗黃金商場「砌機佬」之加強版。

今次中興事件就像暮鼓晨鐘,把「強國夢」敲醒。猶幸在過去幾日,內地從官媒輿論到網民反應,都沒什麼人訴諸陰謀論、譴責「美帝亡我」,反而大多數人均承認我們只顧炒炒賣賣、追逐新潮概念,忽略了「板凳要坐十年冷」才可稍見成果之基礎科研。在此背景下,政府、學界和商界痛定思痛,或許未為晚也,否則的話,人無心不可活,國無「芯」也難言強大。

更多高天佑文章:

[ English Version ]

US export ban on ZTE is a wake-up call for China’s tech sector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