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黃牛黨經濟學 (高天佑)

By on March 28, 2018

本文作者高天佑,為《信報》撰寫專欄「新聞點評」,此為節錄版本,原文請按此

藝人黃子華的棟篤笑告別作《金盆𠺘口》掀起撲飛潮,惟有疑似黃牛黨介入謀利,令擁躉一票難求。(資料圖片)

藝人黃子華的棟篤笑告別作《金盆𠺘口》掀起撲飛潮,惟有疑似黃牛黨介入謀利,令擁躉一票難求。(資料圖片)

香港人很多事情都要爭要搶,例如爭相認購毛記(01716)新股,又搶購黃子華棟篤笑門票,尤其後者疑似被「黃牛黨」介入謀利,把一張飛炒到萬幾元,惹起全城公憤。有人問,既然子華神這麼受歡迎,按經濟學101原理,何不加開場次(增加供應)以滿足需求,或者索性把官方票價調升幾倍(加價),實行公平的價高者得,總好過益黃牛黨。但現實世界的行為經濟學比較複雜,就像毛記,眼見獲得逾6200倍超額認購,何不趁機增加發行量或調高招股價?背後道理其實異曲同工。

總言之,種種因素導致這次棟篤笑門票嚴重供不應求,再加上黃牛黨令大量擁躉買不到飛,同時本港討論區及內地淘寶網卻有黃牛飛放售,平均炒貴超過3倍。暫時最誇張是原價880港元門票以8888元人民幣(約1.1萬港元)標售,而且銷情非常熱烈,系統顯示截至昨晚已按此價格賣出287張飛(但不排除部分為「刷單」),成交額逾300萬港元。

篤手指炒賣無貨沽空

據本港黃牛界人士透露,內地淘寶網上的黃牛黨很多都是「篤手指」炒賣,相當於股票市場「無貨沽空」(Naked Shorts),即手上並無充足票源,甚至連一張飛都未有,卻放膽開天叫價,一旦有買家「落疊」認購,那才想辦法(以較低價格)「撲飛補倉」,賺取當中差價。就算最終無法「補倉」,也最多交易告吹換來一個「差評」,而毋須像股票沽空「上身到底」,可說封了蝕本門。所以大家假如從淘寶網買到黃牛飛,但在實體門票到手(還要檢驗真偽)之前也且莫放心得太早。由於黃牛情況太猖獗,連子華神也拍片開腔譴責,呼籲大家寧可錯過今次演出,不惜讓現場出現大量空凳,也切勿幫襯黃牛黨。

同時,有人按照經濟學101理論,建議主辦單位加開場次以滿足需求,或者索性大幅調高官方票價,甚至舉行拍賣,實行價高者得,總好過益黃牛黨。但在現實世界,不論增加供應或加價,都面對很多考慮。首先,紅館檔期有限,出名難book,不是說加開就可加開。其次,即使有檔期,不少主辦方其實刻意維持緊張供應,營造搶購熱潮,變相飢渴營銷(Hunger Marketing)。第三,儘管以子華神現今號召力,完全毋須耍花招促銷,惟恐向隅粉絲太多;但對表演者來說,若真的開出萬元官方票價,心理壓力必定很大,擔心交不出「物有所值」表演而有愧買票人士;反觀子華神今次票價介乎280元到880元,額外炒價只因黃牛作祟而不會落自己袋,心理負擔相對輕鬆。

門票實名制除笨有精

無論如何,經濟學主要是一門解釋社會現象的科學,並非解決一切社會問題的萬靈丹;即如它可以解釋今次子華神棟篤笑的定價和售票原理,卻不能用市場方法去解決黃牛問題(其實黃牛本身也是一種有效市場機制,就像內地八十年代的黑市價格雙軌制,在當時情況下有助促進經濟效率)。要解決眼前黃牛情況,其實很簡單,不是用市場機制,而是用常識和行政手段,就是跟隨內地、台灣和歐洲等地大勢所趨,實行門票實名制,犧牲一點經濟效益(令交易成本和排隊入場時間增加),但能確保真心欣賞表演人士較易買到門票,藉此提升居民整體幸福感及促進文藝事業發展,除笨有精也。

更多高天佑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