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在一個情字 (占飛)

By on June 7, 2017

本文作者占飛,為《信報》撰寫專欄「忽然文化

圍棋棋手柯潔, 跟AlphaGo作賽3局,每戰皆北。 (新華社圖片)

圍棋棋手柯潔, 跟AlphaGo作賽3局,每戰皆北。 (新華社圖片)

世界排名第一的圍棋棋手柯潔,跟AlphaGo作賽3局,每戰皆北。他說:「因為太緊張的緣故,下了一些不好的棋。」言下之意是,他的落敗原因是情緒。《紐約時報》文章指出,「能冷漠無情地集中注意力,是人工智慧也許有朝一日取代大量白領工作的一個主要原因。」

英語中的「情感」(Emotion),在十六世紀出現,由拉丁文「Emovere」而來,代表「移動」及「出去」。Emotion作為「情感」的意義,約在十九世紀早期在西方流行。至於中文的「情感」,譬如有白居易的《庭槐》所言:「人生有情感,遇物牽所思。」

柯潔在賽後分析,一個非常人類的因素讓他失誤──他的情緒。他說,在棋局中,當他覺得自己可能有獲勝的機會時,便變得過於緊張。「我太緊張了,心跳太快。」譬如你叫一個人瘋狂做加減乘除,他會覺得很悶很煩很惱,繼而出錯,但計算機計得快之餘,卻不會有任何情緒,它是一個不會投訴的奴隸。

機械伴侶

關於人工智能或機械人的功能,久不久就有用來作「女朋友」、「男朋友」、「終生伴侶」替代品的討論。當你很生氣現任女友脾氣大、男友經常失蹤、老婆不夠溫柔、丈夫爛滾爛賭,且屢勸不改之際……另一邊廂,機械情人在用家的設定下,卻無任何壞習慣以至惡劣情緒浮現。一個每事say yes的伴侶,會否是個完美伴侶?

史提芬史匹堡執導的電影《人工智能》(A.I.,祖迪羅的角色Gigolo Joe是一個機械男妓,他跟女客人調情時,側一側腦袋就能播出羅曼蒂克的音樂,然後他溫柔地說:「當你擁有一個機械情人,你就不會再想要一個真男人(Once you’ve had a lover-robot, you’ll never want a real man again)。」想像一下,機械女友可被設定模式,像Photoshop軟件可隨意調校光暗度,如1至10度的撒嬌程度,1至10度的性愛熱度,你帶她們上高級餐廳,不用破費;任你有多少個小三,她都不會生氣。由吹氣娃娃到人工智能娃娃,這個市場似乎以男性主導。至於女人,也許不輕易愛上一個沒能力為她埋單的機械伴侶。

情緒調味

人工智能專家David Levy在其著作Love and Sex with Robots估計,人類與機械人婚姻將在2050年合法化,原因是人類有被愛與愛人的需要,「這個世界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因為某些原因,沒有人愛,以及沒有被人所愛。對於這些人來說,機械人會是一個解決方法」。(There are millions of people out there who, for various reasons, don’t have anyone to love or anyone who loves them. And for these people, I think robots are going to be the answer.)

有人認為,沒有人會愛上一部機器的,人工智能伴侶是荒謬的。但更荒誕的事情天天已在發生,一個上班族,每天對着電腦屏幕的時間,肯定較對着伴侶或家人為多,這還沒有計算人們下班後,繼續沉浸在虛擬的網絡世界。人們早已不自覺地踏進愛上機器的年代了。

《紐約時報》文章說,「冷漠無情地集中注意力,是人工智慧也許有朝一日取代大量白領工作的一個主要原因。」當然,我們也許更討厭的是,致電到客戶服務熱線,那些冗長而生硬的錄音程式。「請按1字,請按2字……」不過,這是很低層次的機器操作。美國國家生物技術資訊中心(NCBI)2007年有份文件指出,電腦根據算法系統及人為輸入而作出連串指令,人類腦袋則靠非線性操作去處理資訊並作出令人意想不到的結果,因此我們才有創意和創造力。

情緒應該是中性的,但它卻帶有負面意思,如說別人「情緒化」、「鬧情緒」都是貶義。但情緒亦有如食物中的脂肪,聽起來很「邪惡」,卻為人體提供能量及味覺享受,如朱古力炸雞薯片,皆是生活調味劑。沒有情緒,就沒有需要,也就沒有世間各式各樣的發明,也不可能發明機械人。

撰文 : 占飛

更多占飛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