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從一個App看中美 (老占)

By on March 17, 2017

本文作者老占,為《信報》撰寫專欄「俺俺占占

而在中國,無論紅綠燈,你都得眼觀四面、耳聽八方,避免被車死。(法新社圖片)

而在中國,無論紅綠燈,你都得眼觀四面、耳聽八方,避免被車死。(法新社圖片)

Uber和滴滴這兩個App的差異,以及其所代表的「矽谷派」App與「大陸派」App的差異,彷彿就是中美兩個社會的縮影。滴滴的App含有不少可以讓司機鑽空子的地方。

美國的社會規則非常完善,每個人很遵守契約精神,當所有人都按照規矩行事的時候,美國的App,系統能夠達到它設計的最大效率,而個體不需要自己動很多腦子,可以變蠢變笨而快樂地活着。

一個產品,是大陸PM做的,還是美國PM做的,幾乎可以一眼看出。美國的產品介面都是非常簡單的,而中國的產品介面都堆着很多垃圾東西,這正是因為兩個社會的DNA導致了不同的用戶使用習慣,從而導致不同的產品邏輯。

在中國和美國過馬路,有兩種不一樣的體驗和樂趣。在美國,綠燈的時候人們可以閉着眼睛過馬路,不用動腦子;而在中國,紅黃綠燈你都可以過,有很多方法在某種紅綠燈的組合中找到過馬路的節點,從而節省時間,但代價是無論紅綠燈,你都得眼觀四面、耳聽八方,避免被車死。

這就是不同社會制度及契約精神下的不同文化。中國社會制度相對不完善,個體本能地愛鑽制度漏洞,甚至繞過制度,就是每個中國人都很聰明、愛費心也缺乏安全感,他們更信任在一個不一定可信的規則裏自己的選擇,並在自主的選擇中得到樂趣。

可以說,從滴滴誕生之日起,就是可以被人投機取巧的,因為數千年的中國人民都習慣於這樣的潛規則,如果不讓司機做選擇了,司機會不高興的。所以,不要抱怨什麼,他們承受的果,是他們自己種下的因。

更多老占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