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Google 創辦人公開信表明不忘初心

By on May 16, 2014
Google 的 兩位創辦人Larry Page 和Sergey Brin

Google 的 兩位創辦人Larry Page 和Sergey Brin

Google 兩位創辦人Larry Page 和Sergey Brin 自公司在2004年上市後,每年都會輪流寫一封信放進年報中,並在投資人關係網站上發佈,借此分享公司最新概況,以及他們對Google 當前發展的看法和對未來的展望。今年的公開信是這樣的:

Sergey 和我之所創立 Google,是「為了開發出讓人們的生活顯著提升的服務」(摘自 2004 年的 創始人的IPO之信)。我們一直恪守這個使命,在諸如搜索、Gmail、Google 地圖、Chrome、YouTube、Android 等用戶會真心熱愛的新科技上押上長期賭注。在很短的時間內,公司的業務觸及到非常多的領域,於是有人問:如今的 Google 是個什麼樣的公司呢?它將向著何處去?

Search on…

資訊是 Google 的命根,我們一直用這樣的信仰鞭策自己,獲取知識,就能改善人類世界。我們倆還是小孩的時候,就總是充滿好奇心。我現在都還記得自己是怎樣沒日沒夜翻騰在書海之中,又是怎樣把家裡的玩意拆了裝、裝了拆的,我就是想弄個明白:這東西是怎麼一回事啊。如今要找資訊可比以前簡單多了,打開 Google就什麼都能找著。哪怕你只是多找到了一點點資訊,也很可能改變整個事情的方向,這也是為什麼搜索具有重大的意義,無論你是為了國家大事,還是柴米油鹽,或者像這位非洲農夫一樣,為了找出拯救土豆田的方法。

正在 Google 上發生的事是非常令人震撼的。每個月,它要處理 1000 億次搜索,我們還更新了檢索系統,保證每個人都能得到最棒的搜索回饋。為了簡化人們的生活,我們在提供直接答案方面取得了長足的進步。舉例子,如果你搜索「世界上最深的湖是哪個?」,我們就會直接告訴你:「Siberia 的 Baikal 湖,1741 米深」。另外,我個人還對語音搜索方面取得的進展非常自豪,它現在支援 38 種語言,比如泰語、越南語。要知道,如果你是在用一台移動設備,說話肯定是問問題最快、最輕鬆的方式。

但為了做出心中最完美的那個搜尋引擎,我們還任重道遠,最終得讓人們能不費吹灰之力,在最需要某些資訊的時候,獲得最準確的資訊。這件事之所以充滿挑戰,部分原因是要深層地理解什麼才是資訊,這本身就是個艱深的問題。Google Now 現在就扛起了這個擔子,它甚至不需要你開口問,就能提供你所需要的資訊,就是這樣,你再也不需要在自己的收件箱裡找什麼快遞單號,我們已經幫你找好了。Google+ 也能基於你的興趣做出資訊推薦,這也是很棒的探索。我個人在這幾個產品上的使用體驗一直都是很不錯的。

還是在很早期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在理解人們的情景上取得不俗的進展了,這對於改善人機交互很有意義。想想你是怎麼上下班的。你得有交通資訊,才能規劃路線,或者規避堵車。如果你突然要奔赴某個約會,那你就很渴望能瞬間獲得前往路線,而不是在小螢幕上一個字一個字地輸入你在哪裡要去哪裡。提升對於用戶所處情景的辨識能力,同樣能讓搜索體驗更自然,而不是在電腦裡打上一串串關鍵字。我們離完美的搜尋引擎漸行漸近了,你試試,問 Google:「Eiffel 鐵塔多高?它是什麼時候建的?」 通過理解在不同情景下「它」的意義,我們就能將搜索變得更像是自然而然的交談。

我們生活在各種螢幕裡
人們使用的設備越來越多了,所以很有必要找到辦法,好在它們之間輕鬆自如地切換穿梭。我們的 Chrome 流覽器現在已經有 7 億 5000 萬用戶了,它非常快、超級安全,能在不同設備間無縫地運轉。你這會在桌面端開了個地圖,一會到移動端開 Chrome 的時候,同一個地圖標籤頁就在那等著你呢。

還有照片,它是多屏生活切膚之痛的完美例子。我們都體會過,在不同的設備上處理一大堆照片時那種痛苦的體驗。找起來都已經夠難了,就更別提分享了。G+ 會迅捷地把照片們上傳到網上,這樣你就能從不同的設備上查看它們。還有一個更大的好處:如果你手機丟了,你的照片還安然無恙地在雲端。

在不到 6 年內,有超過 10 億 Android 設備獲得啟動,而且增長迅猛。這為全球的應用開發者們創造了一個良好的平台。看著這個生態圈一步步崛起,我們都感到特興奮,要知道,Android 開發者在 2013 年時的平均收入是 2012 年用戶收入的 4 倍。我們還在將 Android 拓展到可穿戴設備,比如說手錶呀,還有汽車呀,我們能幫助駕駛者更便捷地導航、打電話、放音樂。

Google Play 背後的哲學也是一個道理,我們希望用戶能從同一個商店中買到App、電影、圖書、音樂,而且再也不需要無休無止的同步,就能在任何設備上運行、播放它們了。你這會在平板上聽著這歌呢,一會用手機去了,你直接就能接著聽。我們再來聊聊最近推出的Chromecast,有了它,你就能輕鬆地在自個家或者朋友家的電視上,從 Google Play 上,Netflix 上看電影了。把遙控器都丟了吧,用手機和平板上的 app 就能遙控電視,操作就像 YouTube 上那樣。還有一個特好的消息:它才 35 美元。

但話說回來,離了出色的設計,一切都是白搭。我還記得自己在密西根大學上過一門關於可用性的課。那時候我們都得挑個非常瞭解的項目,我自己選定是 email,然後做出估計:專家完成各種不同的任務需要花費多少時間。這門課讓我真正意識到,做出一個優質、高效的介面是很不容易的,而且這很可能與你原來想像的不同,它更像是在做一個工程。比如說,這放了一個標籤,那放了一個下拉式功能表。你給人們的選擇越多,他們就要花越長時間明白用法。現在還是有人會談到 Google 主頁的簡潔,正是我們成功的一大根基,而它背後的設計原則是適用於所有產品的,尤其是當下,人們有著如此多的設備,如此多的選擇,如此多的干擾和誘惑。

資訊接入是個還未解決的問題
你覺得不是?那是因為你是 20 億能上網的人中的一員,但還有 50 億人呢——這真的很可悲——要知道如今可是資訊時代,但全人類中還有三分之二連基本的互聯網都享受不到。這也是為什麼當我們團隊放飛Project Loon 時,我是如此自豪。這個項目的出發點是將氣球放飛到一個非常驚人的高度(差不多是商業航班的兩倍飛行高度),為農村和偏遠地區的人們帶去互聯網。我們很快就要在巴西東北部利用 Loon 做一個線上課堂。隨著項目進一步延展,我們希望能為越來越多的人帶去互聯的力量,創造出我們曾經連想都不敢想的機遇。

發明與再發明
憑藉著最初的原則和專注的團隊,所能做成的事是可以超乎你的想像的,也沒什麼陳規束縛。但親身經歷讓我有個意外的體會:讓大多數人變得雄心滿滿,這事不是一般難做。要知道,很多人一直以來還沒有養成要去「登月」的意識。他們更傾向於覺得「這事可做不了」,或者太過恐懼失敗。這就是為什麼 Google 花費大量心力來招募那些有主見的人,來建立宏大的目標。如果你有一支對的團隊,有很厲害的夢想,就總會達成願景的。即便不幸失敗了,也能收穫寶貴的經驗。

另一點也的確沒錯:很多公司會變得好逸惡勞,越來越在自己擅長做的事情上產生依賴的慣性,傾向做漸進式改變。這種漸進傾向會逐漸產生各式各樣的問題,尤其是在技術方面,畢竟改變總是向著革命性的方向去的,而不是進化性。這也是我們持續為長遠目標投入的原因,我們押注在下一個重大的創造上。在醫療領域,我們有Calico,這家新公司是由Genentech 的前 CEO Art Levinson 領導的,它專注于身心健康、長壽。還有Iris,它是一款隱形眼鏡,是為改善糖尿病患者的生活而造的。最近我們還收購了Nest,這家公司將房屋裡原本不受待見的恒溫器變成了實用得多的東西。我還得提到Google Shopping Express 當天快送服務。嗯,還有我們的無人駕駛汽車,這些產品看上去似乎都只是瘋狂的 ideas,但如果說觀史能通今(想想看曾經的 Google 搜索,看看它今天的成就),那麼今天的押注怎麼就沒可能辦成明日之星呢?

我們創立Google 16 年了,但仍在重新打造無限的可能。Sergey 和我每天上班的時候,都會因為面對的一切,都會因為這些卓絕超群的同事而無比興奮。Google 人能把一切可能性化作現實,而他們正是這家公司的未來。沒錯,經年累月,世界的確發生了很多改變,但就像這家公司剛創立時那樣,我們仍然因為自己具有改善人們生活的能力而倍感激勵。

Larry Page

[原文:36Kr ]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