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為你的公司培養出第一位Chief Dissent Officer

By on November 19, 2013

hear-no-evil-speak-no-evil-photo

大公司常常沒有好名聲。我們把他們當作抹殺創意的機器,認為他們粉碎員工辛辛苦苦改變世界的創意。事實上,就我的經驗而言,細想有多少可怕的idea差點成真才是一件可怕的事。

如果不是有少數持不同意見的人轉變了方向,這些idea可能真的成事了。

人類學家Grant McCracken在其著作《Chief Culture Officer(首席文化官)》中曾為公司管理層提過一個建議,就是要去跟蹤、監督美國以及世界文化的暗潮湧動。一個CCO(Chief Culture Officer)是一個有關cool和新的大師,保證公司不落後於人。這很重要,但今天我覺得公司更迫切需要一種人:一個對抗壞想法的內部守門人—一位首席異議官(Chief Dissent Officer)。

隨著我們步入一個高速、由數字引領的經濟時代,公司因為要推出更多的新事物、做到動作更快、緊跟產品開發週期,而承受越來越大的壓力。在網上,特別是在社交媒體上,我們常常是「發表第一,思考第二」的狀態,公司無法鼓勵那些反對者。

「我曾希望CCO會成為CDO,特別是在公司準備做些事而又在文化上表現得五音不全、不在狀態的那一刻。」McCracken在郵件中解釋道:「但CCO也可能會變成好點子的領導者,而CDO則變成壞點子的敵人。他們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作為帶策略標籤的團隊。無論他們是不是真的帶上面具,也要將事情完全交由他們決定。」

就像Gmail創造者Paul Buchheit在Google用“Don’t be evil”抹殺掉壞主意的技巧那樣,一個好的反對者不僅能避免災難,還能夠讓異議人士獲得這麼做的權力。Buchheit的箴言依舊被Google作為官方座右銘,他的名聲也逐漸升高。

讓我用親身經歷舉個例子:在我其中一家公司Amaerican Apparel中,我們為了創意而實行了一個比較不尋常的做法。因為這家公司是垂直整合型的,所有人基本上都能和其他人交流,公司也鼓勵員工分享想法。所以一些僱員會直接走到CEO的辦公室裏做新產品的建議。

儘管這很讓人興奮,但這也增加了公司做壞決定的風險。而很幸運的,在American Apparel中我們有一位無名英雄,殺死了很多壞的ideas。「壞想法殺手」並不是這個人的官方稱謂,但就是她常常扮演的角色。她從不殘暴或專制,好想法會順利得到通過,而壞想法,一旦被她的雷達探出,她就會迅速地用不同策略去反應:可能會是寫一封落點控制得好的郵件,可能是和CEO密談,還可能是和創作者做更有智慧和啟發的對話。而一旦完成,它就避免了潛在的危機。

套用科學家Jacob Bronowski的話,沒有社會或組織會因為這種異議而亡,但卻有很多因為一致的理念而被毀滅。每家公司都應該用上自己專用的反對者—當別人不敢批評時,可以具自信地挺身而出提出批判。現在,是時候讓你的公司也培養一個了。

資料/圖片來源︰36kr.com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