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社會創新實例優秀典範(徐苑思)

By on December 1, 2016

本文作者徐苑思為香港中文大學創業研究中心項目總監,為《信報》撰寫專欄「商管啟示」

上一篇文章我們討論過社會創新生態,今天我想與大家分享一些來自世界不同角落的社會創新實例。

史丹福大學出版的《史丹福社會創新評論》(Stanford Social Innovation Review)期刊定義社會創新為「較新穎、比現行方式更有效和具可持續性,並以社會整體而非個體為對象的一個解決社會問題方法。」

社會創新實例的定義相當廣泛,它可以涉及到一個大型活動計劃,也可以只是單一項目,又或是一家企業。

讀者可能對不久之前的「冰桶挑戰」仍有印象,該活動鼓勵獲提名的參與者,將自己高舉冰水桶、往頭上倒下去的情況拍下,之後再提名其他人做相同的事情。「冰桶挑戰」的遊戲規則是,獲提名者有24小時去接受挑戰,否則就要受罰捐款。

冰桶挑戰籌集龐大捐款

「冰桶挑戰」的主要目的是提升大眾對肌肉萎縮側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簡稱 ALS,亦被稱為運動神經元病,美國稱之為葛雷克氏症(Lou Gehrig’s Disease)) 的關注,從而鼓勵人們共襄善舉,捐款資助相關研究。活動在2014年7至8月期間獲網民於社交平台Facebook上瘋傳並響應挑戰,美國的參與者多數為美國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協會(ALS Association)籌款,而英國的網民則為英國運動神經元病協會(Motor Neurone Disease Association)籌款。也有一些參與冰桶挑戰的人士,將善款捐獻到其他有關機構。

「冰桶挑戰」是一個成功的項目,它糅合競爭意識、透過社交媒體影響力所構成的朋輩壓力(peer group pressure),以及參與門檻低這三個要素,令活動期間於Facebook加上「冰桶挑戰」標籤的影片總數量高達240萬段。雖然40%至50%的新捐款者只會作單次捐款,不過活動結果還是成功動員大量參與者,得到大批響應片段,並且籌集到可觀的捐款,亦加深大眾對這疾病的了解。

據《紐約時報》報道,2014年7月29日至8月21日期間,ALS協會約74萬名新捐款人,合共捐出超過4000萬美元善款,金額是2013年1月完結的財政年度所得總善款的兩倍以上。

「冰桶挑戰」透過加入遊戲元素,將嚴肅議題變得有趣,亦有效動員公眾資源 ,支援有需要的人士,同時亦可以教育公眾,筆者個人認為這是社會創新活動的優秀典範。

另一個動員社會大眾參與的例子,是Google的辨析工具reCAPTCHA。它是與傳統CAPTCHA系統類似的工具,能判別登入網站的電腦用戶是否真人(一般用以保護網站免受網絡機械人(bot) 的侵襲),同時亦能協助將書本數碼化。

reCAPTCHA為用戶的網站提供一些電腦未能辨析的文字影像,在確認用戶登入身份的程序中,向登入者展示CAPTCHA文字影像,讓他們直接進行辨認。這些文字影像,都是選取自一般光學文字辨析(OCR)軟件難以辨認的,如因書本印刷年代久遠而含糊不清的文字影像。

reCAPTCHA已完成將《紐約時報》的文章,及Google Books藏書數碼化的工作。《紐約時報》文章資料庫收錄由1851年至今超過1300萬篇文章,現已可供大眾搜尋。透過集體合作,reCAPTCHA協助將文字難以被電腦辨認的書籍進行數碼化,同時它亦參與將書籍翻譯成不同的語言。這也是社會創新的優秀例子,好比「眾籌」項目,籌集人腦支援,協助電腦識別難以辨析的文字。

除了這些短期活動,在公共和私人領域也可以看到一些社會創新的例子 ,例如,「生命吸管」(LifeStraw) 是一個濾水裝置,由一間瑞士企業設計,適合個人飲用時作濾水用途。最高可過濾1000公升水,足夠一個人一年飲用。此裝置幾乎可以移除所有水生細菌及寄生生物,不但可以解決食水衞生問題,最重要的是產品的設計顧及了居住在發展中國家的人的生活模式和他們在日常生活上會遇到的困難。此產品體積輕巧,非常容易使用,連兒童也能掌握,如此,任何水源也可以隨時安全飲用。「生命吸管」備受國際媒體讚賞,並贏得數個獎項,包括2008年盛世廣告 (Saatchi & Saatchi) 的「改變世界創意大獎」(Award for World Changing Ideas) 及《時代》雜誌 (Time Magazine) 的「2005年度最佳發明」(Best Invention of 2005)。

需跨界別合作維持

「生命吸管」的設計初衷雖說是為了發展中國家的人民以及災難配給使用,其實產品也可以成為一種商業產品,作為登高遠足者都能用的緊急裝備。該企業還舉辦了一項推廣活動--當市場上每售出一個「生命吸管」,缺乏食水的發展中國家便可免費獲得一支「生命吸管」。這亦是一項社會創新的優秀例子,因它結合了產品創新、社會效益以及動員公眾資源。

事實上,成功的社會創新通常也需要跨界別合作才能維持,例如獲得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大獎 (UNICEF Award) 的嬰兒保健追蹤計劃「快樂嬰兒計劃」(Khushi Baby program)。Khushi Baby (意即快樂嬰孩) 是一個用黑色繩索繫着的塑膠吊飾,印度農村孩童會佩戴傳統的黑色細繩,用以保護他們免受邪魔侵害,這吊飾是一種現代演繹。吊飾內含電腦晶片,儲存了孩童的疫苗接種數據和母親的健康紀錄。相比起累贅的醫療紀錄卡或者幾乎無法搜尋的紙張紀錄,把資料保存在孩童身上可以讓保健人員確保嬰孩適時得到適當的疫苗接種。晶片資料可透過智能電話或平板電腦獲取,讓保健人員在偏遠地區也可以實時獲取孩童的疫苗紀錄。當保健人員回到城市,可以把資料上傳至中央雲端資料庫,讓他們在下次出訪該地區時帶備適當的疫苗供應。

這一個重要的創新項目,能幫助印度農村內教育水平較低、缺乏醫療支援的婦女,確保她們的孩子得到必須的免疫注射。此獲獎項目是數個單位的共同成果,包括美國耶魯大學的學生、印度非牟利機構Seva Mandir,以及印度衞生部 (Ministry of Health)。此實例可見跨界別合作能助社會創新項目得以發揮其真正效益。

基於以上幾個例子,我們可以概括成功的社會創新項目通常有以下幾個特點。首先,它能夠滿足社會的需要,或產生一定的社會價值。這些社會價值,可以是提升公眾對社會問題的關注度,或者動員集體力量創造有意義的項目。第二,它必須是新穎及獨特的,以不同及更有效益的方式應對社會問題或需要。第三,它涉及不同範疇人士的共同協作,如普羅大眾或各界別的持份者。隨着大眾對國際社會重要議題的意識及參與度逐漸提高,筆者希望將來可以見到更多由跨界別合作或者動員社會大眾共同協作而產生的社會創新例子。

更多徐苑思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