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智慧城市先行者──新加坡(洪文正)

By on August 20, 2016

本文作者洪文正為香港科技大學工商管理碩士校友會會員,為《信報》撰寫「經管錦言」專欄

上星期到訪新加坡,看看這個智慧國家(Smart Nation)的運作。新加坡比香港早3至5年發展智慧城市概念,其中一項是智慧交通。

新加坡現有的道路收費系統(ERP)已經用了20年,當局最近提出第二代電子道路收費系統(Electronic Road Pricing 2, ERP2),ERP2的好處是鼓勵駕駛者使用其他道路,減少交通擠塞,此舉或可借來解決困擾香港已久的隧道問題。與以往的不同,ERP2是利用全球衞星導航系統(Global Navigation Satellite System, GNSS),配合安裝在道路上的Beacons,即時追蹤每輛車的行車時間和地點,特別是在擠塞路段上的行車時間,協助解決道路繁忙問題。

道路收費香港落後廿年

香港每日面對紅隧擠塞,東隧稍塞, 西隧暢通,這對所有車輛都不公平。不同時段,有時擠塞,有時較暢通;不同車輛長度,使用路面也不同,貨櫃車跟私家車比較,收費亦應該根據使用道路的時間來計算。

香港最近也正在熱烈討論道路收費問題,可惜是計劃應用新加坡20年前的技術;反觀新加坡,現在已經有公司開始ERP2的工程,估計在2020年可使用這個全新系統,香港可謂非常落後!

新加坡還打算在一些區域實行自動汽車計劃,為了這個計劃,當局邀請了不同的汽車生產商提供自動汽車,進行測試。那些系統可以將當地實景用來做測試,然後滙報情況。在杜拜,自動汽車已預計在2020至2025年實行,香港仍然沒有任何一個計劃。其實本港可以考慮將科學園或者大嶼山新發展地區,劃為使用全自動駕駛車試驗區。自動汽車的好處是讓車輛互相「溝通」,從而減少意外,也可以避免因司機不良駕駛習慣而導致的事故。

智慧國家的第三個計劃是電子貨幣。新加坡市民除了可使用現金,已有很多不同的移動付款方法,這項發展比香港早很多,這是值得留意的。

Call車Apps早已合法化

在新加坡的數天,發現除了Uber外,新加坡和東南亞地區還有一個Apps──GRAB。GRAB在東南亞及新加坡比Uber更多人用,原因在哪?因為Uber費用是根據道路收費和等待時間計算,GRAB則是在Call車前乘客已可以預計到收費。由於東南亞地區的交通擠塞問題比較嚴重,GRAB變相提供了一個穩定的價格。GRAB的使用方法跟Uber一樣, 乘客只須輸入上下車地點就可以,GRAB更可以讓乘客召喚的士。在新加坡,Uber和GRAB已經合法化,新加坡交通管理局有法例容許車輛去做這類生意,香港在這方面也是比較落後。

新加坡為了減少乘客等候的士的時間,在一些公共地方,裝有自動叫車系統,用閉路電視監察等候的士的人數,如果等候人數達到某個數量,而5分鐘都沒有的士前來接載,系統會自動召喚的士到該處。

教育方面,新加坡在2年前開始進行研究STEM(科學Science、科技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數學Mathematics),將課程由STEM做出發點,讓學生有「動手做」的機會,成為「Makers(製造者)」。配合課程,學生可製作一些電子零件、簡單的機械人一些3D印刷,去解決日常問題。我拜訪過一些學校,部分有很大的願景,諸如要將一些製成品送上火星。香港的教育制度內, STEM暫時只聞樓梯響,未知怎樣落實。

去到機場,遊客可以在離境前將未用完的坡幣放進一部機器,經運算後,會提議遊客去哪一家店舖消費,或者直接購買機器內的貨品。

總括來說,新加坡當局採取了有關系統,有利於大數據分析。當然,大家也很顧慮私隱問題。

其實,這些系統是可以過濾私隱訊息和使用者身份,只要妥善處理資料,就會只得到使用者的總數量,當中的年齡、 性別等私人資料不會被收集,這就是智慧城市政府想做到的。

更多洪文正文章: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