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百度醜聞:一個遭到網信辦突擊的五一長假

By on May 3, 2016

本文作者為財經新聞作者Emmy Hu,原文刊於其社交媒體上

百度創辦人李彥宏 (keso s cc licensed )

百度創辦人李彥宏 (keso s cc license )

五一長假,今年震撼全中國的,不是萬頭鑽動的密集恐懼畫面,而是一個被百度、軍醫院、莆田系財團聯手害死的大學生。

男孩魏則西在大二時被診斷出罹患「滑膜肉瘤癌」,因為這種癌症幾乎無法治療,男孩的父母在百度上搜尋到了「北京武警二院」有美國史丹佛大學最新治療技術CIK,於是散盡家財送男孩來北京,醫院滿口答應「包治好」,最後病情不見好轉,在多方查詢下才發現,北京武警二院將腫瘤科「外包」給惡名昭彰的福建莆田系醫院。在中國,莆田系就是「黑醫院」的代名詞,專開各種性病、皮膚病、婦科等病人有心理陰影而不敢去大醫院治療的「莆田系醫院」。

自然,史丹佛大學沒有這項「新技術」,CIK是一項根本已經從臨床實驗剔除的廢棄技術,然而在莆田系醫院花大錢向百度購買關鍵字廣告的代價下,這個把腫瘤科賣出去的「武警二院」,排在滑膜肉瘤癌症的搜索第二名,包治好。魏家花了二十多萬,但是他們的兒子在兩個多禮拜前走了。

正牌的軍醫院、百度醫療關鍵字的最高排名、莆田系醫院「經營」的腫瘤科,這個男孩不像是癌症而死,而像是被一樁完美的騙局逼死。他在「知乎」網站中回答過一個題目「你認為人性最大的惡是什麼?」他寫道:「騙光癌症病人和他們家人所有的錢財應該排在很前面。」他說,罹癌期間,他回答過三、四千人CIK到底有沒有效的詢問。

詳細的情形請看我所附上的連結。之所以想在臉書上寫下這件令我氣憤了一整天的事情,是因為等下美股就要開盤,過去在金融線上累積了許多券商分析師、基金經理人的臉友,如果你們大家看見了我張貼的訊息,請賣百度、放空百度、在報告裡underweight百度,或者盡一切力量告訴你們cover百度的分析師同事,在兩年之內都不要加碼百度。我不是出於義憤,有太多實際的理由讓我感覺到百度非常不妙。

1. 中國國家網信辦已經進駐百度:雖然我不知道一個把google趕出中國的網信辦,要怎樣叫百度正派經營,但是和中國屁民們同呼吸共命運的我,真的也只能等待政府出手了。深刻感受到作為一介屁民的心情。

目前中國國家網信辦聯合國家工商總局、國家衛生計生委、北京市網信辦工商局衛生部門等已經成立聯合調查組進駐百度。在中國,只要能成立「跨部門、跨省小組」的,一定要上報到相當高的層級才能動員,網信辦目前是習近平辦公室親自管理,其他部會屬於國務院,這是一次力度非常、非常大的調查行動,不會雷聲大雨點小,尤其習辦很可能已經介入。

2. 百度正在掏光自己僅剩的資產換取收入:百度以「論壇貼吧」聞名,今年初就已經爆發百度把醫療論壇貼吧出售給莆田系醫院的醜聞,包括血友病、糖尿病、甲狀腺抗進等二十多個論壇都已經出售給莆田系經營,上面的主流用戶都是病友。

去年百度已經因為「推廣費用過高」而遭到莆田系抱團抵制,當時莆田系對外表示,2014年總共付給百度120億人民幣廣告費用,儘管百度內部人士表示沒有那麼高,但是也差不太多。多家券商曾經估算過莆田系對百度的營收佔比,當時我看到從7% ~15%的各種估算都有,也就是說,這種黑心錢佔了百度相當比例的營收。

此次事件會在病人和監管部門中留下記錄,病人不再信任這種醫療廣告,監管部門也會大力打擊,百度第二季的營收一定馬上會出現下滑。

3. 百度在互聯網世界的影響力大幅下降:過去百度作為中國最大的搜尋引擎,關於百度的負面消息幾乎無從流傳。我曾經因為一件工作上的事情,要向外國訪客介紹百度創辦人李彥宏,結果在百度上搜尋,全部都是「男神」「癡情」「愛家」這些關鍵詞,簡直比馬英九叔叔還要沈迷於裝扮自我,讓人驚駭得很想叫他出來選總統。剛剛我在百度新聞搜尋「魏則西」字樣,只有出來四條新聞。

隨著百度在行動網路佈局上的節節敗退,這次事件主要是透過微信朋友圈、公眾帳號流傳,「度娘」再也無法遮蓋自己所做的醜事,因為大家早就不依靠度娘了。這次事件完全暴露了百度在行動網路世界的敗退,也突顯出互聯網圈子中,大家已經討論很久,哪一家公司會先頂上來取代BAT的B,的確是很可能要出現交叉了。目前最熱的說法是小米。

所以,賣百度,賣百度,賣百度。如果你有任何在美股交易的家人朋友,請轉告他們,這次事情真的很嚴重,賣百度。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