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小巷茶餐廳的守業智慧

By on August 17, 2015

原文刊於《信報》的「中小企動態

新香園的凍奶茶沖好後放入雪櫃,讓客人可以喝到無冰奶茶。

新香園的凍奶茶沖好後放入雪櫃,讓客人可以喝到無冰奶茶。

中環中心後面一條小巷,名為鐵行里,表面上毫不起眼,稍不留神不會留意到,就連我們每天流連中環的攝影師,也是第一次行入這條小巷,不過每天朝早及午飯時間,這裏卻有一班有心人,定時定候走入巷中覓食,事關巷內有一間神秘小店:新香園。

說起這店很神秘,其實一點也沒有誇大,人稱華哥的老闆潘振華從未接受過訪問,亦沒有花錢賣過廣告,甚至在OpenRice網站的食評也不超過30個,問華哥客人從何來,他老實道出全部是附近上班的熟客,「多數都是附近律師樓的律師,以及銀行的大班,基本上每個都幫襯了十多年,店舖位置太僻,可以說完全沒有街客,靠的都是這班熟客,他們都很捧場,有不少已經不在中環工作,轉了去其他地方上班,也會專程找時間回來探我們。」有賴這班熟客,新香園方可迄立至今20載。

時間回到1995年,當時華哥的父親在中環經營大牌檔,但政府礙於衞生問題要收回牌照,華哥於是與家人商討何去何從,「當時得兩個選擇,一是搬去上環的熟食中心,但我們看過環境,熟食中心已經有不少食店,競爭好大,熟客亦可能會嫌遠,未必會繼續幫襯,所以很快就決定放棄這個選擇。」

最終選擇了另一個方案,接受政府賠償,賠償了差不多三萬多元,乍聽起來好像頗多,但實情卻不是那回事,「我們打聽過中環店舖的租金,就算是像這類巷內的小舖,每月租金也要$21000,那份賠償只夠捱一個月,還記得當時新香園一杯奶茶只賣八蚊,根本撐不起交租,我們又不想離開中環區,思前想後,當時自己有少少積蓄,於是決定買舖。」

日做十五小時供舖

當時用300萬買下現時鐵行里的地舖,即使傾盡所有儲蓄作為首期,銀行息口卻超過20厘,每個月要供萬多元,「雖然已比月租便宜,不過供款也不是一個小數目,為了慳錢,一個夥計也沒有請,全家人落手落腳一齊做,每朝要凌晨四點回到店中打點一切,務求清晨六點開舖,因為當時旁邊中環街市的商販很早就已開工,開店要夠早先做到他們的生意,每日一直做到七點(晚上)收檔,回家食完晚飯再埋數,差不多十點、十一點才可休息,工作時間長得驚人,但為了供款,迫不得已唯有辛苦一點。」

花了十年時間,才完成按揭供款,華哥坦言現時毋須再做得那麼辛苦,可以請夥計幫手,亦可早點關門,星期日及公眾假期見沒有太多人流,索性關門休息。回想起那段艱辛日子,華哥慶幸當初下了買舖這個決定,「你看近年租金瘋狂飆升,如果當年沒有買舖,可能一早已經做不住,就算捱得住,也會做到很大壓力。你見到餐牌價錢還是很相宜,30元一個餐,全部麵食用出前一丁,不另加價,就是為了回饋熟客,支持了我們那麼多年,如果每個月還在交租的話,一定不可能這樣做。」

升值三倍亦不賣

雖然不及以前辛苦,華哥仍要每天清晨五點起身,落舖打點一切,為何不乾脆賣舖退休嘆世界?「趁有能力就繼續做啦!退休回家沒事可做,反而不習慣,每天可以見到熟客,與他們聊聊天,也算是件賞心樂事。」記者一再追問,原來曾有地產經紀問價,用1000萬引誘華哥賣掉整盤生意,不過華哥卻一點也沒動心,「做地產的很討厭,時常來問價,隔離店舖亦時常有地產煩擾,說旁邊的店已經加租加到幾多,你們也應該要加租,他們如此抬高整個市場,我就覺得很不應該,所以每次來問價,我也堅決不賣,做到自己做不到為止。」

既然新香園由爸爸繼承而來,有否想到將餐廳傳給下一代?華哥卻說沒有這個想法,「始終仔女有自己的工作,對新香園的興趣不大。」不過說起年輕人,華哥就想起自己的客人,「我的熟客大部分上了年紀,從來很少年輕人,不是說年輕人不懂欣賞我的食物,而是年輕人根本坐不定,做兩、三年就轉工,相反年紀稍長的很少會轉工,甚至一星期會有四、五天光顧我們,這種感情,可能要有一定的年紀才懂得珍惜。」

後記

華哥很熱情,記者一去到,就已經問是否要飲凍奶茶,起初以為見到天氣熱, 所以提供凍飲,原來凍奶茶是新香園的名物,因為華哥怕客人飲凍奶茶時,會因冰塊慢慢融掉而溝淡奶茶的味道,於是將所有奶茶沖好放入雪櫃,飲凍奶茶時就可以喝到無冰奶茶,不厭其煩做那麼多功夫取悅客人,這就是新香園屹立在鐵行里20年的原因。

華哥表示曾有地產經紀問價,用一千萬引誘賣掉整盤生意,他卻絲毫不動心。

華哥表示曾有地產經紀問價,用一千萬引誘賣掉整盤生意,他卻絲毫不動心。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