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越挫越強(1):「你丟我去沙漠,我都可以返嚟」

By on August 10, 2015

香港近期創業風氣熾熱,成功跑出的Startup備受媒體追棒,失敗的卻黯然退下,教人最心痛的是創辦人之間分裂,被逼離場,放棄一手建立的事業。

No Pain No Gain,撞過板,定過神,便再次發奮,這份堅毅從31歲的余泳峰和24歲的曾慧俊身上看到,二人在創業路上經歷過失敗,汲取教訓後重新上路,走出低山,乍現曙光。

「你現在把我的公司打跨,我會重來,再做一間公司出來,是過去多年失敗的經驗給我的能力,不是第一次創業的人做到。你今天把我丟掉進沙漠,三年後我都可以回來再做一間公司。」創業八次的余泳峰堅定地說。

「我由小到大都渴望創業,不是為錢,做一樣對世界有Impact的東西,這是我的動力,不是追名逐利為去做下一個朱克伯格。」剛在今年年中再創業的曾慧俊說。

成年後的生存訓練

余泳峰現在是遊戲公司Skytree行政總裁,員工有16、7人,他成長於複雜的家庭環境,與後母關係欠佳,18歲的一天,父親突然說,「我不能再供養你」,自此他獨立生活,搬離原有家庭,「但如果没有這個生存的訓練,便没有今時今日的我」。

升讀中文大學的互聯網工程系時,他得想辦法支付學費及宿舍費,之後6年不斷幫人補習,同時有10個學生,補習到半夜,趕尾班火車回中大,行上山返回逸夫宿舍,在45分鐘的行山路程期間,會不斷思考着人生問題。剛巧千禧年代初,《富爸爸.窮爸爸》一書風靡全球,驅使余泳峰萌生創業念頭。

大學一年級,他與朋友創立網頁寄存公司,對方負責找客戶,他負責技術,日子久了,雙方產生分歧,各自認為自己對公司有貢獻,要爭取話事權,關係破裂下,使公司維持一年便結束,這時余泳峰開始領悟到,做科技公司不只靠技術,還有其他因素,例如與伙伴的相處已是複雜的學問

熱衷創業被視為異類

之後他從事軟件服務外判生意,主攻没有IT部門的企業,但20歲出頭的小伙子不知市價多少,「連入支票都不懂」,每月收入只有數千元,僅夠生活支出,合作的同學開始不在乎生意,寧願出外打工。

余泳峰回憶說,「你跟同學說不要到匯豐打工,跟我一起創業吧,人家會覺得你痴線!我跟他們玩唔埋,到現在都没有幾句傾。」

silver 5 aug

余泳峰在18歲替人補習,到19歲時便創業。

為維持生活及再次創業,他大學畢業後去做打工仔,寫過flash game、做過法律系統推銷員,白天為老闆賣力,從中吸收銷售經驗,晚上想辦法令自己再做老闆,邊打工邊創業,一次他瀏覽網絡論壇,驚見自己多年前用網名招募伙伴去創業的文章,反映他無時無刻在想着東山再起。

有人氣無收入

做過嚴肅的技術業務,便試試無聊的玩意,2006年左右,他與中大同學建立一個名為「永恒的情信」的網站,版面以20萬元美金放售,之後在翌年情人節刊登一封情信,那時他相信「越荒謬的東西越容易Hit」,結果吸引到全世界的網民前來,但點擊率没有換來金錢,他便慢慢丟淡這個網站,與拍檔分道揚鑣。但有一天聚會時,他們好奇地查看網頁的電郵信箱,「一打開,甚麼?BBC都找我們訪問!?」原來當時傳媒爭相寄電郵來要求訪問,但機會錯失了,便難以回頭,余泳峰說:「如果BBC真的有報道這件事,可能有人肯用20萬美元買下這個版面。」

他亦試過開設網站讓人買賣二手遊戲,例如PS3與XBOX,跳過信和中心店舖的銷售過程,使玩家以較便宜的價錢購買遊戲,用戶眾多,可惜的是未能找到收入模式,買賣雙方自己交收,當時又未有Google Ads,他不能從中賺取收入,唯有放棄經營。

到2010年,智能手機浪潮湧來,寫Apps公司如雨後春筍,余泳峰便開始摸索做Apps。當時他還是在律商聯訊當法律系統推銷員,一天晚上約朋友在灣仔吃飯,突然撞見知名財經評論員王冠一,他便把握機會衝去王冠一身邊要求合照,「跟王冠一說,我剛在上周看過他的報道,我把內容背誦出來,他便很impressive,他問我做什麼工作,我答我做Apps的。」剛巧王冠一正想找人製作其財經頻道的App,結果王冠一成為他新公司iZENSE第一個客人,簽下訂單後翌日,他便辭去推銷員一職。

余泳峰回想也覺得好笑:「我O左咀, Apps點做我都未知。」App還是一門新技術,他努力學習這門技術去完成王冠一的訂單,最終成功做出人生第一個App。

余泳峰五年前與王冠一的合照,開始了寫手機App的事業。

余泳峰五年前與王冠一的合照,這時開始了寫手機App的事業。(受訪者提供)

被朋友背叛踢出公司

iZENSE自此客戶不斷,余泳峰說當時他除了寫Apps外,亦製造自己產品,他研發了透過超聲波技術去進行室內定位,吸引幾間傳媒邀約訪問。

當時有某間電訊公司接洽他,想投資其超聲波技術,他覺得對方只想套料,不是真心想合作,拍檔卻認為有得搞,雙方意見不合,「覺得我阻礙公司發展,當時他們便想辦法踢走我。有一天,我回到公司,看見他們所有人站住,對我說前一天開了股東大會,說一致投票決定把我踢出董事會,免除我的職務。

余泳峰想不到當初把公司股份送朋友,邀請朋友加入公司,竟然落得如斯下場,「當時是人生最低潮,我有10日没有離家,每天吃杯麵,我不知道未來如何,還可不可以做下去。做iZENSE時,我已把人生最精華的拿出來,包括努力、意念,着我覺得聰明的朋友入來,付出了120%努力都是失敗。」iZENSE幾年後也倒閉,股東們各散東西。

幸得貴人相助東山再起

在人生最低潮,他遇上了Cherrypicks創辦人趙子翹,願意注資與余泳峰創辦Starberry,專做手機應用程式,並承擔所有開支,自己做大股東,余做二股東。公司發明輕觸式櫥窗曾在ICT Awards奪獎,但余泳峰心裡始終想做大老闆,決定把股份及專利投術賣予趙子翹,二人和平分開,至今仍是君子之交。

2013年余泳峰和老朋友Andy用了60萬開設Skytree,主力做手機遊戲,亦會為客戶做App,找到Outblaze創辦人蕭逸做顧問,Skyrtree辦公室設在數碼港,最近投資二百萬做線上對戰類型手機音樂遊戲《Hachi Hachi》,上月中登陸 iOS 平台,反應不俗,遊戲將與杜比音效合作。

問余泳峰如何避免重覆犯錯,他說,「與人創業不要跟對方的股份五五對分,死硬!一定要一方51%,另一方49%,五五對分的情況下,雙方有爭拗,不能投票大多數決定,結果便要拆開。」他堅持股份比例不可以眾人均分,有一個做大股東,其他人便在意識裡知道對方是大老闆,便會追隨其決定,保持發展速度快捷。

訪問期間,余泳峰猛然醒覺Skytree壽命比過去的公司長,「對公司絕對有信心,做手機遊戲是我覺得能在市場中發圍的東西。」

相關文章:越挫越強(2):「創業就是你不認輸就不會輸的遊戲」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