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Game for Change─ ─突破遊戲的傳統界限

By on July 28, 2015

除了高重建和鄭立,在不同的角落,都有愛遊戲的人在努力,設法突破遊戲的傳統定義,釋放遊戲的另類實力。

數碼娛樂是數碼港的強項,問他們的巿場部主管黃碧娥,遊戲可以如何改變世界。她舉了一些例子,如使用遊戲引導小朋友分類垃圾。

她甚至舉了一個另類的例子 — 位於美孚的「黑暗中對話體驗館」,這個標榜利用視覺以外的感官,包括聽覺、觸覺、嗅覺來完成如過馬路、找食物等任務,讓健全人感受失明人世界的項目,在某種意義上,也跟遊戲異曲同工:一趟模擬的實際體驗。

黃碧娥認為香港要有多元化遊戲人才,要由青少年開始培育,並讓他們在大學選擇相關學科。

XNT是黃碧娥認為能突破遊戲傳統界限的例子,創辦人鍾偉梁表示,數碼遊戲可以透過人體和電腦的互動,突破視覺刺激的局限,這模式對老人家、幼童及有特別教育需要(SEN)的人都有幫助。

他又說,「大部分的主流遊戲都不特別關注這些受眾。XNT團隊希望利用虛擬實境、動態三維應用和電腦遊戲的經驗,開發適合這班人的遊戲。」

他舉例,2012年開發的「開心舞獅」,通過Kinect技術讓玩家模彷舞獅動作,既可舒展筋骨、也可以學習傳統武術。這款遊戲為XNT、資深社工、國際舞獅裁判郭文龍及數碼港的合作項目,在東京遊戲展拿過全場最受歡迎的第四名,也獲得香港的ICT Award的「最佳數碼共融獎」。

2012年開發的「開心舞獅」,通過Kinect技術讓玩家模彷舞獅動作,既可舒展筋骨、也可以學習傳統武術。

2012年開發的「開心舞獅」,通過Kinect技術讓玩家模彷舞獅動作,既可舒展筋骨、也可以學習傳統武術。

不需投放太多資源在廣告上

XNT的遊戲集中關注環保、健康、中國文化等議題,主要客戶為老人中心、幼兒院和非政府組織的社區中心。遊戲要有趣又傳遞到意義,鍾偉梁指出,「遊戲的操作要簡單,因複雜會容易讓玩家放棄。另外主題要鮮明,比較容易把信息傳遞。這類遊戲跟主流的不同,這類遊戲不用投放太多資源在廣告上,主要靠口碑。可以維持合理的利潤。」

製作好的遊戲,需要源源不絕的靈感,黃碧娥表示,數碼港除安排學生到大型遊戲公司實習之外,亦會舉辦活動,邀請不同的遊戲開發員作分享,以締造交流平台。例如來自「Games for Change」的巴西分部負責人Gilson Schwartz教授曾應數碼港的邀請,透過視像會議指導香港如何實現透過遊戲來改變社會。

黃碧娥說,「For good cause,本地開發者有一些好的意念,再聽到他人的技術及發展,便可以融入自己的意念中。」

專門培育具社會意義的遊戲「iCare智研德育」去年亦開始與數碼港合作,舉辦手機遊戲創作大賽,協助勝出者的遊戲曝光,例如獲得全球發行合約。遊戲是一個需要不斷適應市場變化的行業,以上支援有助增加年輕遊戲人的存活機率。

鍾偉梁表示數碼遊戲可以透過人體和電腦的互動,突破視覺刺激的局限。

鍾偉梁表示數碼遊戲可以透過人體和電腦的互動,突破視覺刺激的局限。

黃碧娥表示本地開發者有一些好的意念,再聽到他人的技術及發展,便可以融入自己的意念中。

黃碧娥表示本地開發者有一些好的意念,再聽到他人的技術及發展,便可以融入自己的意念中。

延伸閱讀:Game for Change─ ─不離地的本土遊戲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