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促進競爭就是政府應盡之責

By on July 16, 2015

本文作者鍾偉耀為群眾集資產品銷售平台Lifeplus.hk創辦人。於港大畢業後曾任4As廣告公司及香港電台負責公關宣傳工作,2013年聯同3位中學同學創辦Lifeplus.hk – 群眾集資產品銷售平台,豐富港人生活體驗,亦讓消費者擁有真正選擇權。

Uber Instagram照片

Uber Instagram照片

的士業界早前高調抗議Uber搶走大量乘客,直指Uber旗下司機大多屬無牌經營,要求政府嚴厲執法。據各大媒體報道,Uber旗下司機引述該公司在招攬他們加入時,聲稱因為Uber不涉及現金交易,其公司又在外地註冊,因此做法「無問題」。筆者對法律範疇認識有限,無法判斷Uber的觀點是否正確,但可以肯定的是,不論法庭能否將之定罪,有關做法都極之取巧。法例規定任何人要經營載客業務,都必須領有牌照,這事實上是在保障乘客的利益;如果馬路上滿是無法認證身份職業司機,又沒有法定的投訴機制,乘客亦未必受第三者保險保障,這一切都實非眾人之福。不過,是否這就代表政府應該禁制Uber及所有同類公司呢?

暫且撇開法律爭議,Uber作為近年全球最成功的Startup之一,自然必定貫徹Startup最重要的規條:事事以顧客體驗為先。其服務質素之超卓實在是無容置疑,Uber對旗下司機的服務水平有嚴格規定、使用之車輛亦有高要求,加上收費清晰可信,使它雖只登陸香港一段短時間,但已累積極多網絡正評。反觀傳統的士業,多年來鮮有改進,車輛殘舊,除增設難以靜音的廣告電視外,車箱硬件未聞提升。的士司機表現方面,根據政府的交通投訴組2013年年報,的士佔所有交通工具近一半的投訴及建議,達九千多宗;乘客人次與個案比例更高至24.99,即每百萬乘客人次,就有近25宗個案,數字比第二高的專線小巴多出三倍。的士車費更見荒謬,油價升,車費要加;油價跌但輪軚價升,車費要加;經濟好物價升,車費又要加;經濟差致乘客量跌,車費也要加。反映車主回報的牌照價格就一直大幅飆升,的士車行車主協會主席袁揚威於電視節目中表示,的士牌價由五年前的二百萬,升至今年的近七百萬。歸納以上各點,可見核心的問題是,政府應否為保護的士這個合法但表現差劣的行業,而去打擊一個暫不合法但受市民歡迎的潮流。

以上的問題彷彿就是一條經濟左右翼的辯題。支持自由市場的人或許會認為,政府根本應該放手不管,甚至連牌也不用發,但正如本文一開首所述,職業載客司機領牌是保障乘客安全的重要一法。因此在筆者眼中,既然載客行業需要規管,政府就有責任同時確保市場是在有效競爭。特首梁振英在競選時及上任初期,都經常強調「穩中求變,適度有為」。他在一次演講中解釋何謂「適度有為」時說:「自由市場亦非萬能,當市場失效、未能發揮最優功能時,政府便需要適度介入。」

現時,的士業市場明顯受制於牌照擁有權過份集中,令整個行業無法發展;為保障整體社會的最大利益,特首及政策局都應盡力「求變」,滿足大眾期望。最簡單的做法就是額外批出適量的「出租車許可證」,引入包括Uber在內的合法競爭,迫使的士行業急起直追,亦為香港邁向智能城市走前一步。本港自開埠以來,憑藉自由市場及鼓勵競爭,孕育出一代又一代抱擁「獅子山精神」的創業家;隨科技發展及「Disruptive Innovation」的風潮,同類爭議只會愈來愈多,今次港府在Uber一事的處理手法,似會成為將來的「案例」,相信廣大市民,包括眾多Startup,此刻都在注視著政府能否為這城的持續創新及整體利益作出正確的抉擇。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