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Bosh:編程影響我的一生

By on November 8, 2013

(NBA 邁阿密熱火隊球員 Chris Bosh 除了是一名成功籃球運動員,他本身也熱愛和懂得如何編程。下文是他在Wired撰寫的文章)

由於我出生在 1990 年代且父母皆從事科技業,因此我從小就注意到這是個由 1 和 0 所組成的世界,只有傻子才會小看 Coding 的能力。相信未來大部份的職缺都將屬於懂得 coding 的人所有。

我們無論在講電話、上網或購物時都在使用 Code,因此,懂得 Coding 的基本概念令我感到十分安慰。

  • 為何身為運動員還去學 Coding?

對大部分的運動員來說,他們在學生時期就會決定是否以體壇為業。我是在高中時面臨這項抉擇的,一方面我的身體正快速發育,且體育表現十分良好。

但另一方面,身邊的大人卻老是叫我一定要多方嘗試才能發現自己的嗜好,而且要對未來有良好的生涯規劃。對我當時的年紀來說,壓力實在很大。

儘管我的球衣被高掛在林肯高中的體育場中,我還是深深知道,我必須有能力處理那些 1 和 0,才能對未來感到踏實。我很幸運地擁有一對很懂科技的父母,他們老是在測試各種機械裝置,而且十分擅於使用 AutoCAD,因此當我的雙手不是在投藍或蓋別人火鍋時,就是在鍵盤上學習 Coding。

我記得母親曾創立一間叫做 Computer Help 的公司,所以我可以說是跟電腦一起長大的。之後,她開始在 Texas Instruments 上班,而我常在下課後跟母親一起測試與把玩一些新的產品。另外,父親則為不同的公司提供專業的管線、工程以及設計服務。

我覺得自己十分幸運,因為我的父母十分重視我的教育情形。我在高中時曾參加一個名叫 Wizkids 的電腦繪圖社團兩年,在那裡我感到如魚得水、十分自在。在高中時,我則加入了少數族群工程師協會(the Association of Minority Engineers)以及國家黑人工程師協會(NSBE)。

  • 會 Coding 對目前的職涯有什麼幫助?

雖然我大學並沒有畢業,且在 Georgia Tech 只待了一年,但我始終對科技與教育抱有極大的興趣及熱忱。許多職業運動員都會捫心自問:「要是在體壇失敗了怎麼辦?」但我卻一直有教育與科技做我的後盾, 因此若在球壇失利,我想我會去教導年輕孩童電腦科學與 Coding。

儘管此刻我最感興趣的仍是籃球,且我依舊不斷在嘗試與學習。雖然人們可能會說「你的籃球生涯又用不到 Coding」,但我認為無論在場上或是場外,我都從 Coding 學到很多。學習 Coding 不但能瞭解世界是如何運作的,而且也很酷。

  • 為同樣愛好 Coding 的年輕人爭一口氣

儘管我籃球打得很好,但由於當時科技還沒有那麼酷,因此我跟其他喜歡 Coding 的人同樣會遭到別人的嘲諷與欺凌。

雖然有些人看到我近七呎的身高就會自動閃邊,但還是有不少人給了我難堪。幸運的是,由於我體育表現十分優異,因此我一直對自己十分具有信心,勇於大步邁向自己的目標。

這幾年來,我曾在許多不同的影片中看到自己的身影,包括遊戲、音樂 MV、廣告等,但出現在 Code.org 的影片是我最引以為傲的一支。當球迷開始用推特告訴我,他們老師播了一支影片,裡面有我跟一些全球知名的科技巨頭一起出現時,我突然了解到一件事:宅男們終於可以雪恥了。

我在邁阿密熱火隊的球衣上也有一個「1」。對我來說,「勝利(winning)」不只是球賽獲勝,也同時是「01110111 01101001 01101110 01101110 01101001 01101110 01100111」。

(資料來源:Wired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佈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裡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