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港兩平台開闢水陸交通共乘 接載深宵同路人 集合遊客往外島

By on July 11, 2022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StartupBeat創科鬥室

共享經濟形式多種多樣,交通共乘、按需而至(on-demand)的網約交通是重要一環。近月本港先後有兩個共乘平台登場,其中一個以巴士共乘作招徠,透過演算法整合用戶提出的路線,再安排乘客共乘同一輛旅遊巴士,依系統制定走線前往目的地;另一平台針對本地遊市場,讓用戶以「夾船」方式租用快艇,前往偏遠小島遊玩戲水,減省成本。

採訪、撰文:陳子健

網約巴士App主打演唱會散場

演唱會超時經常發生,觀眾盡興過後,要在凌晨時分乘搭班次疏落又車程長的通宵巴士回家,未免有點掃興。近月上架的本地交通資訊程式(App)「搭車EASY」,便以演唱會散場交通作切入點,觀眾只要在程式輸入目的地,系統便會自動配對其他順路的乘客,讓大家共乘同一輛旅遊巴回家。

(左起)徐卓亮、袁洛桁及曾柏堅開發搭車EASY程式,用戶可透過「搭車鳥」功能預約共乘巴士。(黃俊耀攝)

(左起)徐卓亮、袁洛桁及曾柏堅開發搭車EASY程式,用戶可透過「搭車鳥」功能預約共乘巴士。(黃俊耀攝)

開發程式的是本地初創SOCIF,由袁洛桁、曾柏堅及徐卓亮三人創辦,本身主打B2B(企業對企業),為交通營運商提供客流分析等智慧交通方案,曾夥拍香港電訊(06823)及八達通公司,為特區政府「資料一線通」提供專線小巴實時到站資訊。袁洛桁表示,新推出的搭車EASY,除了可搜索乘車資訊及公共交通實時到站時間,當中的巴士共乘預約功能「搭車鳥」為程式一大賣點,相關功能現主要開放予紅館演唱會觀眾使用。

演算法規劃路線 車費預付

用戶登入搭車鳥平台後,首先選擇乘車時段,再決定前往港島、九龍或新界地區,填寫落車地點後,便可確認預約並網上即時付款。到乘車當日,只要向車站工作人員出示車票二維碼便可登車。

徐卓亮補充,系統收到用戶預約後,會整合各人的落車地點,規劃出最順路、車程最短的走線,再把要求轉達予合作的旅遊巴公司。一般而言,車程不會超過75分鐘,但乘客實際落車位置,或跟預約時填寫的地點相隔不多於5分鐘步程。

「搭車鳥」現階段開放予紅館演唱會觀眾使用。 (黃俊耀攝)

「搭車鳥」現階段開放予紅館演唱會觀眾使用,用戶透過平台選擇乘車時段、填寫落車地點和網上即時付款後,便可憑車票二維碼登車。(黃俊耀攝)

談到開發系統的挑戰,曾柏堅坦言,在於把實際條件套用於現有的行程規劃演算法之中,「一般電腦行程規劃工具,都是從私家車角度規劃路線。有些路段晚上經常泊滿車,旅遊巴無法掉頭,但電腦系統未必會考慮這些條件。」

陸續推主題活動發掘需求

首批使用紅館散場共乘服務的,是於上周六至今天(9至11日)出席衛蘭紅館演唱會的觀眾,車費分別為10元(九龍區)及20元(港島及新界),服務公布後約一個多星期,已有300多位演唱會觀眾付款預約。本月25日起舉行的MIRROR紅館演唱會,其散場共乘巴士剛接受預約。袁洛桁提到,紅館演唱會散場是平台共乘服務第一個切入點,往後會陸續推出針對其他主題式活動(如寵物聚會)的共乘巴士。

此外,公司正收集用戶數據,當系統發現路線需求開始超過基本門檻,平台便會發起試搭日,甚至跟旅遊巴公司商討合作。長遠而言,希望像其他網約車平台般,當乘客有乘車需要,均可透過平台網約服務,系統會自動配對巴士及其他順路乘客。

平台為衛蘭紅館演唱會觀眾提供共乘巴士服務,安排順路的乘客於演唱會散場後,乘搭同一輛巴士離開。(受訪者提供圖片)

平台為衛蘭紅館演唱會觀眾提供共乘巴士服務,安排順路的乘客於演唱會散場後,乘搭同一輛巴士離開。(受訪者提供圖片)

翻查資料,多個網約車平台包括滴滴出行、Lyft、Grab及如約商旅,均曾在內地、美國和新加坡等地推出巴士共乘服務。新加坡陸路交通管理局(LTA)於2018年底,亦在多個地區試行按需而至網約巴士,乘客在非繁忙時段,可透過手機程式預約服務。這些巴士的行駛路線並不固定,是按乘客實時需求規劃。然而,無論是網約平台,抑或政府交通部門的網約巴士,服務大多已終止。

曾柏堅認為,按需而至網約巴士的條件是用戶數量必須夠多,「乘客數目不夠的話,很難坐滿一輛巴士,甚至連整合出一條順路的路線都難。現時我們以演唱會等主題活動作切入點,正是希望令不同群體使用搭車鳥這平台,加強乘客基礎。」

延伸閱讀:

山系KOL夾船暢玩偏遠美景

大埔街坊泥鯭巴 法例不容難長做

支持 StartupBeat

如欲投稿、報料,發布新聞稿或採訪通知,按這裏聯絡我們